坚定的维护大法是真修弟子的神圣职责

兼谈必须放下有求之心和为私的基点


【明慧网2005年2月2日】我们这个地区是大型国有企业,分布较广,单位甚多,大法弟子也为数众多。大多数弟子都能够按照师尊的要求,走出来证实法、讲真象、反迫害、救度众生,起到了大法弟子的作用。许多同修确实做得很好,去北京天安门护法,从劳教所、拘留所、洗脑班堂堂正正的闯了出来,不惧邪恶的高压,不畏苦、不畏难,努力开创环境,全力以赴的讲清真象,救度众生,有许多感人的可歌可泣的事迹。还有很多同修对大法有很高的认识,默默的修着自己,尽心尽力的做好三件事,在各方面对自己要求都非常严格,走出了自己的正法修炼之路,坚定的维护了大法。但是近期暴露出的一些问题,反映出的一些现象,说明我们对法的认识还有许多不足,很值得我们深思。

前一段时间邪恶比较猖獗,多位同修被绑架、抄家、送洗脑班、劳教所,有的同修表现很好,正念很强,绝食抗议,不承认任何迫害,不向邪恶妥协,堂堂正正的闯了出来,体现了大法弟子应有的风范,树立了威德;有的表现就差一些,邪恶一欺骗,就迷糊了,动摇了,正念不足,被邪恶钻了空子,作了妥协;有的表现根本就不是一个修炼人,为了保全自己,不惜出卖同修,颠三倒四、胡说八道。害怕被劳教,他就不怕下地狱!根本原因还是不相信有地狱,不相信大法。结果又怎样呢?正念强的同修闯了出来,能够为同修负责的也放了回来,害怕被劳教而出卖同修却被判了劳教,说的越多判的越重。

我们这里还有一个人,已修了多年,表现出学法也很积极,平时其它表现好象也很好,在同修中还有一定的影响和市场。99年7.20一打压,怕心很重,不敢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后来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形势的缓和,也出来了,也做一些讲真象的事情。前不久去北京,也没做什么事情,住在旅馆里被服务生发现带有大法资料,暴露了身份,人家还没告发她,她就害怕了,好象大祸临头了,完全失去了理智,又哭又闹。一回来就不修了,和邪悟的搅在一起,听不進同修们的苦心救劝,还四处活动,直接影响了周围的一些人,干扰了正法,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这样的人做大法的事是出于新宇宙要求的无私的、为他的基点吗?还是抱着人心、私心不放却想通过表面上做一些事来达到自己有求的目地、证实自己呢?修炼是脚踏实地的,大法不看表面,只看人心。要真修,就要从心性上下功夫,修炼不是做给别人看的。

另外,师父早就告诫我们:“心一定要正。”(《转法轮》)不要求常人中的东西。很多学员没有静下心来理解法,结果出现了问题,长期过不去。

比如近期很多同修身体出现病业反应,有的还很严重。有的同修虽然很坚定,做证实法的事也很积极,但还有执著没去,求身体舒服,求治病的心没去,因此造成病业的假象持续很长时间。有的同修对法本身就认识不足,病业来了又不能正念对待,心里老犯嘀咕,“我怎么这么难受?”“是黑手干扰还是病业呀?”“怎么发正念也不管用呀?”人心全起来了,求心、动摇心、执著病的心都出来了,难越来越大,身体越来越不舒服,精神负担越来越重,振作不起来。

我个人认为,现在法的要求是相当的高,师父讲人修炼方方面面都要得到提高,都要达到标准(不是原话),在一个问题上你的认识达不到法的要求都会给你造成很大障碍。前段时间我也出现了病业反应,很难受,持续了好几天。躺在床上我就在想:“这是干扰”,“为什么能干扰了我呢?”“还是自己哪方面有漏?”我就挖执著的根。我找到了两个根,一个是我炼功有追求感觉的心,舒服就高兴,不舒服就别扭,现在虽然淡了,但根还未挖去;另一方面我执著病的根还未彻底挖去。后来我想,你干扰我不是动摇我修大法嘛!我对大法的信念坚如磐石,你干扰不了我。有师在,有法在,你爱让我怎么难受我绝不动心,是干扰我就铲除你,该我承受的我承受,天塌地陷我也心不动。我越想越轻松,心里亮堂极了,一点负担也没有,禁不住笑了,我真的觉得自己变高大了,那个难小得啥也不是,一迈腿就过去了。后来我美美的睡着了。以后我该干什么干什么,照样去证实法,根本就不管它,也不想它。

师父在《法轮大法义解》中引用道家的一句话:“不管修多高,为什么这么难受?只因为在常人中。”在回答学员提问“很多学员对周围环境、病气、黑气都极其敏感,是怎么回事?”时,师父讲:“你过分的害怕也是一种执著心,不要管它,一切都看做必然,随其自然好了。”(《法轮大法义解》)

近来邪悟者、犹大们也活动频繁。它们三五成群,纠缠一些同修,散布一些邪悟理论和自心生魔的鬼话。大多数同修都给予了坚决抵制,没有受到干扰,但也有些人受到了迷惑,理智不清、神神叨叨……

这种种纷纭复杂的现象,纠缠在一起,在部分学法修炼不扎实的同修中造成了很大的波动,直接干扰了正法,影响了救度众生。虽然事情发生在个别人身上,其实对每个同修都是考验,怎么去认识这些现象,怎么去对待这些现象,心如何动。

我个人认为,在这阶段这些现象比较集中的反映出来,不是偶然的。一方面是说明我们有漏,修得还不扎实,被邪恶钻了空子;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法正人间前,邪恶即将被解体前的疯狂,它们现在是竭尽全力的干扰,千方百计的想把学法不深的同修拖下去。但是我们很多同修为什么那么轻易就被干扰了呢!有的怕心出来了,有的传些小道消息,有的不敢象以前那样做事了,这难道不是对法不坚定的表现吗?师父讲:“在你没开悟之前,都一直存在着对法能不能坚定的这样一种观念,在哪一门都是这样的。在本质上的东西你还不能坚定,那你还修什么?”(《法轮大法义解》)我个人认为,我们修来修去,不就是修一个“信”吗?由似信非信、小信、深信一直到坚信吗?如果我们对师父、对大法的信念真的坚如磐石,能够轻易的被这些表象迷惑而波动吗?邪恶能够动得了你吗?如果不能扎扎实实的学法,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不在实践中真正的磨炼自己,又怎么能够达到坚如磐石呢?

我深深的体会到,我们的修炼是非常严肃的,我们的修炼是直指人心,什么心也掩藏不住,哪一颗心不去都危险,哪怕有一念不符合大法,不同化大法都不行。不能从法上认识法是非常危险的。

我认识一位同修,得法已经八九年了。7.20前学法炼功也很积极、主动,但由于不能从本质上认识法,怕心很重,又受了邪恶造谣宣传的影响,7.20一打压就退缩了。后来又出来做证实法的事,而且讲真象很积极,不辞辛苦,附近几个县的很多偏僻村庄他都去了,他自己就制作、张贴了一百多米的不干胶标语,撒发了大量的真象传单。虽然做了很多事情,而且大法的神迹在这位同修身上有很多展现,他原来烟瘾很大,一天抽三包,看书一天就戒掉了,他以前天目经常能看到法轮,身体多个部位感觉法轮转,睡觉时还曾经飘起来过。按理说体会这么深,对法应该很坚定,但是他一直没能在法上得到提高,对大法也就谈不上坚定,人心和怕心很重,受共产党邪恶的毒害较深。媒体上《九评》一出来,他就紧张害怕了,认为又要出现什么社会动向,害怕了,不敢炼了,家里的真象资料也烧了,还在同修中到处去说,完全没有了真修弟子的正念。结果黑手抓住他的人心和执著下死手迫害,很快他身上出现了很多病业,哪儿都不舒服,饭吃不下,觉睡不着,他更紧张了。师父慈悲,一再点悟他,一再加持他,给他机会,同修也尽最大努力帮助他,终于把他从悬崖边上拖了回来。摔了这么大个跟头,真的很危险。修了这么多年,做了这么多事情,一直走到今天,差点就这样毁掉,太可怕了。这次教训太深刻了。

我还和很多同修接触、切磋过,感觉到很多同修对法的认识还有迷惑之处,认识和体会都不够深,最突出的表现是遇到什么问题都不能用法去衡量,在法上去认识。师父讲:“你们不想改变人的状态,从理性上也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你们就将失去机会。”(《精進要旨》“警言”)特别是7.20后没有经过严酷考验,近期随着正法之势又出来的同修,如果不能扎扎实实的学法,如果不能坚定正念,就很危险,说不定在哪个问题上就障碍住了,或者邪恶一施压又不修了。很多人不是连小小的洗脑班都过不去,还谈什么放下生死!师父讲:“修炼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为谁而修》)我们一定要做真金,不能做沙子。

回首我自己的修炼历程,得法也很不容易。我是个不争气的弟子,魔性大,做过很多错事。但是师父慈悲,一再给我机会,点化我,催我振作,促我精進。原来我名利心很重,身体很差,有很多不良习惯,而且自以为是,观念很多,障碍很大。有很多次突然从内心一股力量让我放弃大法,动摇我,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受,甚至比邪恶考验过关还难,那只是外在的有形的压力,这是从内在、从根本上摧毁你的信念,考验你能不能从本质上认识法,能不能坚定,能不能真正升华到理性认识。但是好在我能够冷静、理智的去思考分析,能够从历史、从文化、从宗教、从科学、从社会现象、从自身的修炼体会等多个角度去思考判断,每一次我都能够坚定下来,每一次我都能够得出正确结论,这个法是千真万确的,师父讲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理。每过这么一关,都破了一层壳,对法的认识都加深了很多,都能够生出对大法无比坚定的信仰之心。就这样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

1999年7.20后,我曾去天安门打过横幅,被邪恶毒打后关在看守所里。这顿毒打把我打醒了,使我彻底抛掉了对共产党的最后一点幻想。我第一次跳出共产党灌输的思想框框,严肃的从法上思考共产党问题,我真的想明白了,切身认识到了共产党的邪恶和可怕。躺在看守所里我不停的想,我想了很多很深,有时睁着眼想到天亮,我想了共产党的产生、共产党的历史、共产党的整人手法、共产党的统治手段、共产党的宣传伎俩,越想越可怕;我设身处地的想到那些在历史上被共产党迫害的那些人的遭遇,那种生不如死、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暗无天日的生活;我想了中国人现在的处境,我把我们现在的社会状况和历史和其它国家進行了纵向的横向的比较,深深的感到中国人活得太可怜了、太可悲了,被毒害太深了。那时候我已经从法上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教本质,我从心里面说:“共产党,我已经看穿了你的五脏六腑,我再也不会受你迷惑,我不会再相信你的一个字。”

虽然我们每个人走过的路不同,对法的认识感受也不完全一样。但能够走到今天,应该对法都有很深的认识。回首走过的路,我们身体的净化,本体的转变是不是真真切切的;我们心性的提高,各种欲望、执著心,不良习惯的去掉是不是真真切切的;我们对法上每一点认识的提高,思想和境界的升华是不是真真切切的;师父对我们每个人的点悟是不是真真切切的;如果我们达到了法的要求,那么各方面的变化是不是真真切切的;相反,我们没有达到法的要求,有过的教训是不是真真切切的;当我们静心学法时,那种溶于法中,身体的轻松,精神的愉悦,思想的清晰、冷静、理智、智慧的扩大是不是真真切切的。我们不信师父信谁!我们不信自己信谁!我们不信大法信什么!虽然我什么也看不见,但是随着学法的深入,从法中看到的内涵(包括正法的内涵)越看越多,宇宙的法理真的向我层层展现;虽然我什么也看不见,但我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法的存在和威力,我真的相信师父讲的每一句话,我真的感受到人类社会一切现象都是假象,真的感受到了另外空间那种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我常常对着师父的法像莫名的垂泪,为师父的无量慈悲和浩荡佛恩而感动得泪流满面。

最近同修中又在传小道消息,说上面又有什么政策,邪恶又将搞什么行动,形势又会有什么变化,等等。这是颗什么心,这消息哪来的?确实吗?你证实了吗?不负责任的、不顾影响的传这些小道消息,这是不是干扰。于是,人心又浮动起来,有些人怕心出来了,有的人在琢磨怎么保全自己,有的人在考虑自己的安全,有的人又在观望,看政治风向,就是没有想到怎样为法负责。师父给我们讲过法正人间即将来到、邪恶即将灭尽的法,这些心是不是对师父对法的不信?江魔头手执党政军大权,做梦都想置所有大法弟子于死地,妄想把大法弟子斩草除根,它办到了吗?它能够为所欲为吗?正法到了今天,其他人又能翻什么风浪。师父给我们讲过人类社会一切现象都是假象的法,也给我们讲过随心而化的法,大家思想这么波动,想着这件事,是不是一种强大的求心,其实很多现象都是我们自己的心造成的。师父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我们修炼不就是修一念吗?任何问题上都能够正念对待吗?人和神的区别不就是一念之差吗?如果你经常用正念想问题,你的思维都会变,都是神念。即使正法途中还有什么波折,大法弟子首先想到的难道不应该是法的安全、同修的安全、怎样为法负责吗?怎样去证实法、讲清真象、战胜邪恶、铲除邪恶、救度众生吗?难道还应该去考虑自己的安危?师父讲:“到关键的时候那才是他真实的体现。”(《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们这样想,对吗?师父还给我们讲过修到罗汉果位产生欢喜心、害怕心而掉下来的法,到法正人间前,我们很多同修还抱着这么一颗心,抱着这一念,都可能使你半途而废!行百里者半九十,越到最后越关键,越应该用法的标准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

想说的话实在太多了,因为层次和水平有限,很多感受和体会写不出来,写出来的自己也感觉很肤浅,有的认识不一定对,本着对法负责、对同修负责的想法,把自己的一些看法和同修们切磋、交流,希望和同修们共同精進,整体提高,更好的救度众生,更好的完成历史赋予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