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勃利县公安局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2月2日】1997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我的身心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多年的痼疾一扫而光。通过学习《转法轮》,我明白了生命存在的真实意义,人为什么要修炼,如何修炼,如何做一个好人,做一个超越常人的好人,如何能做到凡是为他人着想、最终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看着我身心的变化,我丈夫、婆婆、公公和7岁的女儿都加入了修炼的行列。我们全家人用自己的亲身修炼实践证实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常年以针药为伴的公公、丈夫的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每个人都身体健康、心胸豁达,整个家庭充满了宁静祥和。

1999年7.20后,随着江××一手发动的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我们就象中国大陆数以亿计的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受着史无前例的迫害。我是一名中学教师,由于不放弃修炼,于1999年11月4日被非法拘留56天。在狱中恶警利用开除公职、劳教、判刑,甚至酷刑来威胁我,用体罚、谩骂凌辱我。这一切都不能磨灭我对“真、善、忍”的正信。最后我开始用绝食来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后来姐姐交了四千元“罚款”才被释放出狱。

在江××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邪恶命令下,2002年6月19日晚,在七台河市公安局政保科的指挥下,在勃利县公安局政保科和勃利县铁西街派出所的全力配合下,出动五部警车,20多名干警,以我家出资购买速印机印发法轮功真象传单为由,对我家大肆非法抄家搜捕。当时,我和丈夫正在医院护理我父亲,不在家。晚上9点多钟,所有警察到我家后一拥而入,進门后不容分说将我公公打倒在地,铐上手铐就往警车上抬。我公公一边拼命的挣扎一边喊:“你们警察凭什么打人,凭什么抓好人”。我婆婆听到院里的喊声,急忙出来使劲喊不许打人。这时冲过来两名警察,随即响亮的耳光打在我婆婆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婆婆被打得双眼昏花,无力的瘫倒在地。10岁的女儿从梦中警醒,赶到院子里抱着奶奶放声大哭。顷刻之间,我家的庭院和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被翻了个遍,所有家具和生活用品无一幸免散落一地。当时抢走现金四千余元、工资存折四个、录音录放机三台、《转法轮》两本、炼功带两盘,甚至连小刀、手电筒也不放过。大约翻了两个多小时,他们留下了3名警察住在我家,继续守候,准备抓捕我和我丈夫,其余人押着我公公消失在黑夜中。半夜,留下的警察饿了,就派一个去买啤酒和罐头回来吃。我婆婆担心他们夜里喝酒吃凉东西生病,就放下正在整理的散乱物品,去厨房炒了两个热菜端上去,告诉他们说:我是一个修炼的人,我不怪你们,你们也是在执行江××的命令,你们都别介意,慢慢吃,多吃点。接下来讲述了我家每个人得法后的身心变化和一些法轮功真象。在场的警察都被婆婆的大善大忍所震撼,都觉得今天晚上的所作所为是完全错误的。

第二天早上,我和丈夫从外面回来的路上遇到好心的邻居,告诉了我家所发生的一切。听到这不幸的消息,我的心都要碎了,满脸流泪,一步一回头的被迫离开家乡,从此开始了颠沛流离、朝不保夕的凄惨生活。后来听说公公的处境更为悲惨,他被恶警绑在老虎凳上,不让睡觉、不给水喝、不给饭吃,用电棍、三角带全方位毒打了三天三夜。打得老人浑身青紫、口鼻流血。接下来给老人“上绳”,把手臂用手铐背铐上再大头朝下吊起来,吊得老人呕吐不止,喘不过气来,憋得满脸青紫昏死过去,再用凉水泼醒,反复折磨。最后扒光衣服,用刺骨的凉水往身上泼,直到昏死过去为止。年已70的老人,被七台河市第二看守所和勃利县公安局宋国良、江冬春、白玉刚、陈世春等恶警惨无人道的折磨了八十六天,最终老人生命垂危,奄奄一息。后来由我丈夫的姐姐将人抬回家,准备后事。回家后不久,公公没有经过任何医治,竟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当片警听说我公公竟然没有死,想再次绑架时,无奈之下,公婆也被逼离家出走,两位老人漂泊在外已两年有余,至今杳无音信,家中只留下我孤苦伶仃的女儿。

颠沛流离的逃亡生活可想而知。由于我们的身份证早被铁西街派出所非法扣押,住店和找工作都非常艰难,又不能去亲朋好友家求救。常常忍饥挨饿,露宿街头。我们曾拣过垃圾,送过水,卖过报纸。最后终于在一家洗衣店落下了脚。白天我们在洗衣店任劳任怨的干活,晚上又去老板家为他女儿免费辅导英语。随着时间的推移,老板一家都觉得我们是难得的好人,我们相处亲如一家。可是随着江××对法轮功迫害的升级,2003年农历新年前夕,七台河市开始全市大搜捕,挨家挨户的清查外来人口,重点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并让居委会口头传达通知,谁敢收留、雇佣法轮功学员将判以重刑、没收全部家产。当天夜里,洗衣店的全家人含泪为我们送别。此时已是寒冬腊月,室外滴水成冰。我们硬是顶着刺骨的寒风,在市郊的建筑工地熬过了漫漫长夜。紧接着忍饥挨饿、流落街头的日子又开始了。我们在随时被盘问、随时被抓捕的风险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度过。每当我看见孩子和父母在一起玩耍时,我就会想起自己的女儿;每当我看见街上年迈的老人,就会想起我的公公婆婆;天冷的时候,常想我的女儿会不会盖好被子,上学会不会多加衣服,我的公婆会不会也露宿街头;每当逢年过节、合家团圆的时候,就会算着几年没回家了,何时才能回家?在我们被迫害得如此凄惨之时,又突闻噩耗,我的父亲自我流离失所以来,病情一直恶化。常常看着我的照片,泪流满面,喃喃自语:“这年头为什么做好人都不让。”最后父亲的眼泪流干了,双目失明,在极度的痛苦和绝望中离开了人世。

我们的经历只是千千万万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的一例,我要以我亲身经历的血泪事实来控诉这场江××为一己之私发动的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参与迫害者名单:

黑龙江省勃利县公安局治保科科长:姜东春
电话:0464-8538677(宅)
   0464-8521739(办)
黑龙江省勃利县铁西派出所所长:李建德
电话:0464-8522871(宅)
   13069847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