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救孩子 是孩子在救我

一位公安局610人员的醒悟

【明慧网2005年2月20日】(明慧记者肖妍报道)一个年仅6岁的孩子在两个月前突然被诊断为肾功能衰竭(尿毒症晚期),无力的闭着双目躺在床上。去了几家有名的大医院,都说只能靠透析和换肾来维持,没有逆转的可能。医生的诊断犹如晴天霹雳,牵动着家里所有人的心。

然而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已经和健康孩子一样的玩耍了。

孩子的病因何在,又是如何康复的,这与法轮功及在中国发生的迫害有什么关系呢?为此记者走访了身居海外的孩子的姑姑。

* 共产党迫害法轮功 也害了我们

孩子的姑姑介绍说:弟弟(孩子的爸爸)原本在大陆某公安局信访办工作,1999年中共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开始,他就调到610办公室工作。据他说,他虽然没有打骂法轮功学员,但还是例行公事做了一些拦截法轮功学员上访、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工作等。

孩子的姑父也曾建议弟弟不要再做这个工作,他说:“共产党一贯采用做错事后找替罪羊的做法。”弟弟也知不好,但是割舍不下这个国家公务员的铁饭碗。

孩子的姑姑说,五年多来孩子的个子长得很慢、很矮,体质虚弱,身体消瘦,胃也不好,经常呕吐,营养不良、贫血。两个月前孩子不明原因的不愿吃饭,脸色苍白,呼吸困难,去了多家有名的医院就诊,最后确诊为肾功能衰竭。中西医都看了,所有的大夫看了化验单都直摇头,都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靠透析、换肾来维持,不可能逆转。

孩子的姑姑说:在这件事发生之前我就看过一遍法轮功的书(《转法轮》),觉得书上写的挺好的。以前看到有宣传说法轮功有病不让吃药、不让去医院。可是我看到法轮功的书中说的是炼功人不给别人治病,而共产党却说成有病不让看病。我就打电话告诉弟弟(孩子的父亲)。弟弟滔滔不绝的给我讲了早已背得滚瓜烂熟的中共宣传的那一套,并说“你千万别沾法轮功的边,他们不要家庭,扔下孩子就去上访。法轮功是×教。”我说:“不管法轮功是好还是坏,得说事实呀,不能颠倒是非。”我当时并不了解法轮功,但是我说,“我看到书中写的很好,如果照着去做,肯定是正的,决不会象宣传的那样。”

深入接触法轮功是在这个孩子得病之后。突如其来的灾难震惊了家里的每一个人,这孩子是我父母唯一的孙子、我弟弟唯一的儿子,我意识到灾难来临了,我弟弟要倾家荡产了。那段时间我心情极其不好,经常发脾气,几乎要崩溃了。我每天花大量的时间上网查询,都快成肾病专家了,我意识到靠透析、换肾来维持,不仅要花高昂的费用,拖垮整个家庭,而且孩子的性命也不一定能挽救回来。

在这个过程中弟弟也意识到是因为自己在“610”工作,参与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因此而遭恶报,非常痛苦的说:“为什么要报在孩子身上啊,要报就报在我身上吧!”并且深刻认识到:“共产党迫害法轮功,也害了我们(参与迫害的人)。”

* 大法慈悲 给所有人机会

孩子的姑姑兴奋的描述:一天早上,突然感到一股力量从后面推了我一下,顿时眼前一亮,闪着耀眼的光芒。马上有一念头闪过:孩子有救了,有法轮功!以前看到报纸上介绍炼法轮功后白血病都好了,现在看来医学上已没有办法,只有求助法轮功了。

与此同时,在中国,家人带着孩子四处奔波,去了多家医院,找了非常有名的专家都无法确诊。最后来到某市一家血液病医院,一位年轻的医生看了一下带去的化验单,说可能是肾病,并做了进一步的检查,确诊为肾功能衰竭。当时孩子大量出血,血色素只剩下正常人的1/3。于是孩子住進了当地的儿童医院。

说来也巧,孩子姑姑的婆家正好住在这个城市,一家几口人就暂住在姑姑的婆家。

孩子的姑姑回忆说:那时我每天都给他们打电话,想到法轮功后就打去电话说,“医学上就这样了,没有办法,咱们炼法轮功吧。”婆婆听后很赞同,并说邻居就有炼法轮功的,原来有很多种病,都炼好了,还常建议她炼。接着婆婆就找来了那位法轮功学员。听弟弟说,是一位非常慈祥的老太太,至今想起还感到那样的亲切,给了他们很多书和磁带。

* 我知道大法是正法

弟弟告诉我:当见到那位慈祥、亲切的法轮功学员时,他脱口而出“我知道大法是正法”。全家人也都确信只有法轮功能救这孩子了。

弟妹把书带到医院,趁没外人的时候读给孩子听。开始认为没有故事情节,6岁孩子不会愿意听,读了一会儿,以为孩子睡着了,就停了下来,孩子马上睁开眼睛让继续读,直到他睡着。孩子非常愿意听,每天都主动的听,而且听得非常入神。孩子很快学会了五套功法的动作,而且每天都是主动炼,身体状况有非常大的改善。血色素上升,酸中毒得到纠正,只有一个指标还比临界值稍高。大概十几天时间就出院了。全身症状都消失了。家里的大人不放心,还在四处寻医找药。孩子自己却说:“我好了,没有病。就是有时有点难受,那是师父给我消业呢。”孩子还说他看到师父的法身和法轮了。

* 大法让全家人受益

孩子的姑姑介绍说:由于孩子的变化,全家人都走進了大法,而且心性都有明显的提高。看书后我意识到自己以前对婆婆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主动打电话向婆婆道歉,婆婆也反过来向我表示她以后也会做得更好。无神论的妈妈在事实面前也改变了。全家人都开始看书、炼功。

受益最大的是弟弟,由于他深知电话通话的不安全性,所以不便多说。他只是概括的说:“在我的内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由反对、迫害法轮功到已经开始学法、炼功,并且找机会离开了“610”的工作。他感慨的说:“不是我在救孩子,而是孩子在救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