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应该永远记住的事实(图)(一)

迫害导致法轮功学员终身残疾和严重精神损害的综合报道

【明慧网2005年2月22日】(明慧网记者晓勤综合报道)提到残疾人,人们自然会想到那些天生残障或因意外事故致残的人们。而本文中的法轮功修炼人,他们原本都是心智健全、身体健康的好人,仅仅因为坚持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拒绝接受中共江集团的谎言洗脑, 而被中共当局用酷刑、精神病药物等手段摧残折磨致残、致疯。其中有不少人在被迫害致残、致疯后失去了生命。

“就是要把你们整得生不如死”,这是中共警察在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时所说的话,五年多来,在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一贯采取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下,中共公安警察的残暴劣性被毫无限制的膨胀,在肆无忌惮的暴虐下,各种酷刑折磨、性摧残、巨额罚款、滥用精神病药物、强制洗脑,以及剥夺工作、居住、就学权利等肉体和精神迫害遍及全国各省、市、自治区。本文所列举的事例仅是五年多来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

本文内容:

一、残酷迫害导致终身残疾
二、强制洗脑导致精神失常

一、残酷迫害导致终身残疾

中共掌权五十多来,一贯以血性残忍的手段对老百姓进行精神控制,在迫害法轮功运动中更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写所谓的不修炼的保证,各种酷刑摧残,无所不用其极,导致大量法轮功学员终生残疾,有的被迫截肢,或四肢变形丧失功能;有的双目失明;有的双耳失聪;有的全身瘫痪;有的面容被毁……并且遭遇这种不幸的法轮功学员还在继续增加。

* 山东济南法轮功学员徐法月脚趾因冻伤被截肢

山东济南大法弟子徐法月遭受迫害,被截肢的脚趾

2001年元月12日晚,济南法轮功学员徐法月(山东矿院九七届学生)和其他五名法轮功学员在居住地点被济南市公安局政保处及市中分局六里山派出所在无任何理由、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强行非法带走,途中因徐法月不配合警察的非法要求被背绑且遭到三四名便衣的殴打。

在六里山派出所,徐法月先是被背铐,被迫赤脚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市中区公安分局的“头头”们到达后,伙同六里山派出所所长及恶警一道用毛巾蒙住其双眼,然后是一阵狠命的乱踢,导致徐法月的双眼两侧、嘴、额头等多处流血,鲜血染红了毛巾。非法审讯未果,又将其戴上钢盔,用绳子和手铐将其固定在椅子上,左手被反扣紧捆在椅子背上,令其既无法直腰,也无法弯腰,痛苦不堪。并将其弄到零下十几度的房间里派两人看守,不让其闭眼、休息。第二天上午八点左右,在徐法月痛苦呕吐的情况下,才将其左手松了松绑。在这期间,有一五十多岁的老恶警,对徐法月不停地侮骂,下流话不堪入耳,并对徐法月一阵凶狠的乱踢,嘴里还不停地狂叫着“弄死你,掐死你!”。

十三日下午徐法月和其他五名功友均被非法送至刘长山看守所,他们绝食抗议非法拘留。五天后徐法月被绑在龙床上遭强行灌食。灌食时,令其几乎窒息。在“龙床”上,徐法月被紧铐成“大字”形,身上只盖了一床薄被,手和脚裸露在外边,大小便一律在床上,小便时都湿透了内外裤及褥子也没人管,在零下十几度的监号里光着脚冲着大开的号门,刺骨的寒风令其裸露在外的手脚失去了知觉……,就这样承受着非人的折磨。上“龙床”五天后,手肿得象馒头一样,呈紫黑色,脚无知觉,无温度。右脚趾一、三、五均变为黑色,狱医、狱警怕担责任,赶紧将其送至警官总医院(又称劳改局医院),鉴定为左足、右手为两度冻伤、右足三度冻伤,一三五脚趾坏死,发出浓烈的恶臭。虽然经过近一个月的所谓治疗,最终大脚趾被部分切除,三脚趾彻底切除,小脚趾部分切除,造成终生残疾。三个月后,仍不能正常行走。

* 29岁的王新春被迫害致残,双脚脱落

王新春,29岁,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家在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丰茂林场。


王新春被迫害致残,双脚脱落

2002年1月8日,王新春骑自行车去山上林场发法轮功真象传单,被派出所恶警所长王维和恶警A发现。王新春抵制迫害,想办法挣脱。但恶警王守民、敏长春连夜追到天亮。王新春因地形不熟,双脚不慎趟到河里,从脚到膝盖全是冰。恶警把山包围,两天后被所长王维和恶警A(不知名)抓住。恶警A在王维和公安局长崔玉中指使下,从火炉上拿起热水壶往洗脸盆倒烫水,然后把王新春冻成冰的双脚放入烫水中(按照常识,这样做是绝对不行的,会造成严重的冻伤、肢体残废)。就这样在热水中把鞋强行拖下,肉与冰还相连着。那些恶警还邪恶的说:“我们公安多好,象侍候儿女一样侍候你。”真是残忍至极。而王新春在山上被他们抓捕时还能自己走路,脚还没有完全冻伤,是恶警用热水烫才使事情恶化。

中午,其他恶警出去吃饭,叫恶警A看守。恶警A抓住王新春的胸襟前拥后拽,打耳光折磨他。王新春的脚不断的肿,冻伤的脚起泡,伤脚上面小腿也起泡了,显然是用烫水浸泡造成的,到晚上5点王新春才被送回家。

后来金山屯区公安、610、政府部门三次拿着摄像机非法闯進王新春家里摄像,并到处散布谎言,说:“王新春自己走到山上脚冻了,自己走回家,自己用热水化冰才致残的。”

后来,王新春的双脚溃烂脱落,这场邪恶的迫害给他造成了终生残疾。

* 黑龙江双城市付丽被万家劳教所迫害得双手残疾

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付丽,女,41岁,2000年被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折磨得双手残疾,全身疮疤。

图为被迫害者付丽本人展示的真实图片

1999年10月,付丽第二次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前被武警非法抓捕,后被双城市610押回,非法关押在双城市第二看守所。11月中旬,双城市公安局又把付丽劫持到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

在万家劳教所里,付丽受尽折磨。她被恶警用绳子捆绑两个大拇指,再将人吊起,大拇指承受着全身的重量,致使付丽双手残疾,生活不能自理。

由于万家劳教所室内潮湿,加上种种肉体摧残,付丽和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多数全身长满疥疮。

图为他人演示被迫害情景

* 大庆法轮功学员臧玉霞遭迫害脸部变形

2002年4月的一天,大庆市数名恶警闯入法轮功学员臧玉霞的家,在无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搜家,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又强行将臧玉霞绑架,四、五个恶警连鞋都没让她穿,就强行把她塞进警车。同时还绑架了她回家过周末的孩子(不炼功)。随后就对其进行肆意迫害,仅一个月的时间,就将一个健康人迫害得脸部变形、长时间昏迷不醒,高烧四十多度。


从这两张照片就可以看出当时迫害的程度。(注:此照片为臧昏迷时所拍,拍摄时间为五月十九日)

* 河北石家庄法轮功学员李慧琪被残害得全身瘫痪

李慧琪,女,1967年生,原河北石家庄油漆厂职工。2001年12月2日在油漆厂附近讲真象时遭恶人举报,被石家庄维明街派出所(原名“兴华街派出所”,谋杀大法弟子左志刚的犯罪单位)绑架,非法关进石家庄第一看守所2个月。2002年2月2日送至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二中队非法劳教一年。李慧琪在被非法劳教期间,身体被摧残的几次出现危急,家属曾数次强烈要求见人,并要求劳教所给予办理保外就医,均遭劳教所蛮横拒绝。


在痛苦中煎熬的李慧琪

2002年4月9日,李慧琪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才被送至河北省人民医院抢救。至此家属方得以见,而此时的李慧琪已经皮包着骨头,生命垂危。李慧琪最后被诊断为“格林巴利综合症”,后转至河北省第三医院治疗。期间曾多次出现生命危险,家属曾三次买好为其送终的衣服。李慧琪现在全身瘫痪,经常呈昏迷状态。泌尿系统感染(4++++),肺部严重感染,气管被切开,靠插管维持呼吸,全身不时出现抽搐。

2002年12月3日,在上述情况下,劳教所四大队队长和恶警周益林竟然把李慧琪扔在医院,以“到期解教”为由,不再过问,将这样一个被迫害至全身瘫痪的人强行推给家人。家属找劳教所所长赵金龙,多次交涉,赵金龙却百般推脱,不得已家属只有把人接回家。

* 甘肃翟凤慈在劳教所被折磨后,双膝变形、手变形

大法弟子翟凤慈,女,现年50岁,甘肃省天水市星火机床厂职工。


翟凤慈在劳教所经历了两年零两个月的折磨后,腿双膝变形、手变形

她在修炼前,身体有各种疾病,主要是心脏不好。修炼后,身体上各种疾病一股脑没了,多年的近视眼也好了。面对邪恶的迫害,她先后两次进京请愿。

翟凤慈在劳教所遭到“蹲背式”酷刑折磨。她被强迫双腿跪蹲在高低床的下层地面上,下层床面(加上被褥子)高度距地面60--70公分,恶警把翟凤慈的胳膊背到身后,再分别从左右两侧的床头空格处拉进去,胳膊之间的间距约三尺左右,将两手腕对铐在一起后,再将两手放置床面。这样造成她无法直腰、仰头,脚不能着地,只能靠脚尖的一点力量支撑全身。当时感觉肩膀就象被人掰断一样剧疼,全身不管哪儿一动,手铐就越扎进肉里,7天7夜,剧烈的疼痛几乎使她窒息。她被折磨得呕吐、气息奄奄,双脚半截鞋磨开花,脚趾变形。

在劳教所经历了两年零两个月的折磨,翟凤慈的双腿膝关节已严重变形肿大,双手变形,生活不能自理。在她遭受痛苦折磨的同时,她的女儿翟荣炫也因为和她一起到北京上访而被大学开除,流落在外,年迈70岁的哥哥因上访遭毒打,罚款数万元,姐姐被非法关押、拷打、罚款数千元。

* 广州市东山区恶警将王海燕殴打致右眼失明

2002年11月,王海燕被送来广州市槎头劳教所三大队,她被两个人搀扶着,双眼看不清任何东西,其中右眼球完全凹陷,眼珠萎缩,连黑色瞳孔都完全消失翻白,看上去连走路都很费力,生活不能自理。


2002年以前的王海燕

现在的王海燕

王海燕于2002年6月13日下午在广州东山区王府井百货公司附近讲真象派资料被恶人跟踪举报。王海燕被警察和610便衣拖到一个隐蔽的楼道里,接着摔倒在水沟里。后来她被绑架到广州东山区农林下路派出所,当时衣服被雨水和血水浸透,头部、眼睛、全身上下都受重伤。她曾要求去医院检查和治疗,不但没送她去反而将她扔进一个小黑房,任凭她在房间呕吐、饥渴,冻得全身抽筋,痛得死去活来,后来口吐白沫,晕倒在地上。

王海燕后来被送到医院抢救,终于醒过来,但警察威胁不让她将实情告诉医生。一位医生告诉她:眼睛球壁组织和视神经受了伤,而脑部多处瘀伤,左耳膜受伤,一只耳朵没听力,全身上下青红紫绿、血迹斑斑,多处软组织挫伤,医生想了解她的受伤情况,可是医生们被警察拖走了。

医生们建议即刻办理住院手续,610警察不但不办反而命令医生拔掉输液针管,即刻办理出院手续。造成王海燕伤情恶化,她每天头痛、眼痛,全身经常痛得抽筋、彻夜不眠,右眼完全失明了,左眼视力也直线下降。 她曾多次要求去检查治疗,但这些合法权利一再遭到拒绝。

* 遭沈阳龙山教养院电击7小时 高蓉蓉被毁容

36岁的女法轮功学员高蓉蓉遭受辽宁省沈阳龙山劳动教养院恶警电击近7小时,面部被严重毁容。


图一 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


图二 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酷刑折磨,脸上是电烧灼伤。照片是受伤10天后拍摄的。

高蓉蓉,在辽宁省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工作。高蓉蓉于2003年7月被当局劫持到龙山劳动教养院。2004年5月7日,被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队长姜兆华等叫到值班室,铐在暖气管上摧残折磨。唐玉宝、姜兆华连续电击高蓉蓉6-7小时,从下午3点至晚上9点多钟。当时高蓉蓉的面部严重毁容,面目皆非,肿大变形,满是水泡,烧焦的皮肤与头发脓血粘在一起,面部肿胀后眼睛只剩一条缝,嘴肿得很高变形,连朝夕相处的普犯都认不出她来了。图二显示的是水泡干后和烧焦糊的自然状态。有的地方焦糊结痂很厚,可以看出电伤的严重程度。因为许多处是被反复电击,所以水泡、焦糊处多是重叠的。出于医学上的考虑,脸上未涂一点药、未做任何处理,以防将来色素沉淀太重。

高蓉蓉被劫持龙山劳教院后,身体被迫害得损伤很严重,肝痛,腹痛,干呕,吃不下饭,断断续续发烧,她的一只耳朵曾被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打耳光失聪。一大队大队长岳军让劳教人员对高蓉蓉進行人格侮辱,将她的头顶部位的头发剪成短到挨头皮。图三显示的是头发已经长出一些的状态。


图三 高蓉蓉遭受人格侮辱,头顶头发被强行剪短。

* 大连港理货员曲辉被劳教院折磨致高位截瘫已四年

大连市中山区法轮功学员曲辉因坚持信仰,被非法投入大连市劳教院惨遭折磨,生殖器被电击溃烂,颈椎骨折,高位截瘫至今已四年。

曲辉,今年35岁,家住大连市中山区怡和街41号。原大连港的理货员。2000年1月与妻子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殴打后,被带回大连后遭非法罚款9700元,开除公职,关进大连港看守所,一个月后被关进普兰店市精神病院继续迫害,2000年4月13日被关入了大连市劳动教养院。在劳教所里遭受苦役、洗脑、酷刑,生殖器被电击折磨溃烂,颈椎骨折,高位截瘫,最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用担架抬出了教养院。近四年来,曲辉每天只能躺在床上,自己不能翻身,大便一直都是妻子用手掏的。

以下两幅照片,建议未成年读者不要点击:

被折磨残废的脚 | 被长时间电击而溃烂的生殖器 | 血尿

2001年3月19日下午大连教养院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组织了大批警察和刑具,救护车也载着氧气袋开进了教养院。法轮功学员被逐个带到一个房间里,逼着学员说不炼功,在“转化书”上签字,强迫学员用污秽的语言骂自己最尊敬的师父与大法。如果不从,就用灭绝人性的酷刑折磨。惨叫声和警察的咒骂声充满了整个楼,被摧残的学员横七竖八地倒在走廊里,有的口吐白沫,有的痛苦的呻吟,惨不忍睹。

晚上九点曲辉也被拖到那个阴森恐怖的房间里,恶警对曲辉的折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八点。电棍不知换了多少根,橡皮棍把他身上多处打伤,臀部肌肉被打烂,膝盖打肿,颈椎被打断,口吐鲜血,并多次昏迷。 有次醒来后听一个名叫韩琼的医生检查后说:“没事,还可以打。”此人现在是大连教养院医院的院长,他曾经对曲辉妻子说:“曲辉最好是死掉。”一个名叫乔威的恶警一边打曲辉一边狞笑着对旁边的人说:“多少年没这么过瘾了。”

第二天上午教养院看到要出人命,才把曲辉送到市中心医院。由于得不到及时的治疗护理,病情恶化,生命垂危。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曲辉妻子被从教养院保释出来照顾曲辉(2000年10月曲辉妻子因上访被判劳教三年,关押在大连教养院)。

当妻子见到曲辉时候,曲辉在医院里已经躺了20天,身体衰竭心率达160/分,肺功能衰竭不能呼吸,气管切开插呼吸机,肾功能衰竭插导尿管、重度腹泻,只能靠输液维持,全身多处褥疮,其中臀部褥疮最重,深达骨盆将近10厘米,骨头脊椎露在外面呈黑色,散发着恶臭。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曲辉被迫害前的全家福

* 邹砚杰被迫害失去双脚

邹砚杰,男,三十岁,家住吉林省农安县哈拉海镇车站铁路家属住宅,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由一个身强体壮的青年被迫害成了一个失去双脚的残疾人!


吉林农安县邹砚杰遭迫害双腿截肢

2001年阴历12月20晚八点多钟派出所警察又来砸门,邹砚杰说这么晚了有事明天再来,没给开门。恶警就从邻居家跳墙进院,派出所王世权、张恩峰、瞿××非法闯进屋里,把屋里的东西翻的乱七八糟。恶警们强行把邹砚杰及其母亲,妻子绑架到派出所。由于邹砚杰被劳教过一次,深知劳教所那里的所谓的“春风化雨”般的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真实内幕,因惧怕再被关进那“人间地狱”,邹砚杰跑出了派出所。惊慌中不知跑了多长时间,在跑进了一片大树林子里后迷失了方向,由于害怕再被恶警抓到,就想暂时在树林子里躲避两天,时值寒冬季节再加上几天未吃未喝。后再想从林中走出已丧失能力了,导致他双手和双脚严重冻伤。饥寒交迫的邹砚杰就这样极其痛苦的在林带里煎熬了十八天后被人发现救出。此时的邹砚杰身体极度的虚弱骨瘦如柴,连他的姐姐都认不出他了。由于他已丧失了劳动能力(妻子因迫害而放弃了修炼,并已与他离婚)只能由父母照料。现在他与父母相依为命,为躲避迫害一家人只能漂泊在外……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