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王村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2005年2月24日】山东王村劳教所是邪恶势力的黑窝,大法学员李德善、邹松涛等人就是在这里被迫害致死的,还有多人被折磨成精神病,给社会、给家庭带来了无限的痛苦。这里只是把我所知道的王村劳教所的邪恶行径揭露出来,让世人知道它们的邪恶,也希望受到它们迫害的大法学员都来揭露它们的罪恶。

王村劳教所在邪恶最猖狂的时候关押大法学员近两千人,分十二个专管大队,它们迫害大法学员的手段各不相同,但是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可以说集人间邪恶之大全。九大队是最邪恶的地方,这里干警五毒俱全。

1、“严管凳”

十大队恶警单业伟、梁俊岭发明了一种刑具,用铁丝编制成一种“严管凳”,这种刑具坐上去几分钟就痛苦难忍,恶徒强制学员坐在上面不能动弹。

九大队大队长靖绪盛凶狠恶毒,迫害大法学员的常用手段是不让学员睡觉,由邪悟的叛徒帮凶换班监管,让学员坐在严管凳上,一天要坐23个小时以上,按固定姿势坐好,不让动弹,动就拳打脚踢,等到学员困倦坐不住凳子时,它们就用冷水给学员洗脸,然后两个人架着大法学员在走廊里走来走去,等学员清醒过来后再让学员坐在管凳上,有的几个月不让学员睡觉,长的有半年不让睡觉。最后把学员困得睁不开眼,不知白天还是黑夜,把脸盆放在地上洗脸找不到脸盆、用手摸;穿衣服时,分不清是被子还是衣服,穿了半天竟然是拿着被子的一角往上穿。邪悟的犹大帮凶看到这种景象还哈哈大笑,把其当作笑料到处说。最后恶徒把学员熬得神志不清。

2、“吊挂”

如果这种手段还不能让学员屈服,它们就会对学员使用酷刑。最常用的手段就是把学员上衣扒光,双手吊起(用它们的话说:挂起来)只让脚尖着地,然后由两个邪恶之徒撬学员的肋骨,用它们的话说“这种方法能让死人开口”。

法轮功学员被它们折磨得死去活来,惨叫声撕裂心肺,即使冬天学员也会痛得出一身冷汗。王桂伟、穆祖广、卜庆金等等许多大法学员被它们用这种酷刑折磨过。后来恶警害怕它们的罪恶让别人知道,它们再用这种酷刑折磨大法学员时,用宽胶带把学员嘴封住,不让发出声音。

恶魔靖绪盛,迫害大法学员出了名,被江氏邪恶集团召到北京开表彰大会,它们在一起交流迫害大法学员手法时,靖绪盛又把这种酷刑传给了其它劳教所的小鬼,说这种方法好,看不出外伤、又检查不出内伤,就是叫人受不了。

3、“铁钳掰肉”

恶警们使用的另一种酷刑是用扒车带用的铁钳,夹住学员腿上的肌肉,然后用螺丝紧固后,使劲用力掰,使肉与骨头分离,学员当场晕死过去。庄奇等许多大法学员被它们用这种酷刑迫害过。

4、“带天线”

恶警们对绝食抗议的大法学员迫害更厉害,由几个帮凶把学员绑在椅子上,然后捏住学员的鼻子不让呼吸,用铁器撬牙齿,有的牙齿被撬掉。如果这一招不管用,恶徒们就用插管灌食迫害,它们称“带天线”:就是用管子从鼻孔插入,然后灌食,灌食后把管子用胶带固定在头上。恶警们还把灌食迫害的学员关进严管室,双手用手铐铐在铁椅子上,坐在严管凳上,不让动弹,痛苦万分。

5、电棍

恶警还经常用电棍迫害大法学员,采用的手法是把学员双手铐住,然后由一个恶警把学员一脚踹倒,然后由几个恶警分别拿着电棍在学员身上电击。济南铁路局马家林曾遭受九根电棍同时击电,时间长达几个小时,恶徒使用12万伏电棍电击学员,由于电击时间长,满屋都是烧焦人肉味。马家林被电击后关入小号,由于承受不住极度痛苦而邪悟。

恶警刘国伟、王新江、王力曾多次用电棍对学员施暴。说起这三个恶徒与社会流氓痞子没有什么两样,它们除了毒打大法学员外,还对大法和大法学员恶毒攻击。诬蔑大法学员:“学了法轮功家也不要了,妻子也不要了”。它们经常问学员:“炼法轮功后还和老婆一起睡觉吧。”其卑鄙无耻溢于言表。

除了以上方式迫害大法学员外,它们还不让学员大小便,有的拉到裤子里。

6、利用犹大强制洗脑

九大队犹大帮凶宋伟中,退伍军人,退伍后在荣城交通局工作。它用在部队学的流氓打人的一套本领,在劳教所疯狂迫害大法学员,它经常说新兵不听话,找几个人拉去狠揍一顿,回来就老老实实,哪有做什么思想工作。为了找出哪些是“假转化”的学员,它们专门编出了一套谩骂师父和大法的考题,每题向学员提问。为了早早出去,宋伟中还把妻子从老家叫来,在大会上诬蔑大法。其人在当初学法时心术不正,说从家里拿了两千元钱一路吃住所谓“洪法”到了云南历时1个多月,在云南开法会,然后坐飞机从云南飞回,回来后数一数自己兜里的钱还比原来多了几百,其人已遭恶报,整天做噩梦,浑身疼痛难忍,牙齿脱落,未老先衰。王奉晓、郭洪梁也是打人凶手。郭洪梁学过中医,知道人体穴位,它毒打大法学员时专往穴位上打,使大法学员痛苦万分。王奉晓受恶警指使,曾把一个大法学员的脚趾盖跺掉,鲜血直流,痛苦万分。后来王奉晓受大法学员感化已认识到自己被恶警利用的可怕后果,已改过自新,从新走上正法之路。

7、大法学员李德善被“严管凳”迫害致死

十大队恶警单业伟、梁俊岭迫害大法学员更有恶招。除了采取不让学员睡觉、电棍电击、灌食等迫害手法之外,还发明了一种刑具,用铁丝编制成一种“严管凳”,这种刑具坐上去几分钟就痛苦难忍。大法学员李德善就是被这种刑具迫害致死的。

恶警强制李德善长期坐在刑具上,并长期不让睡觉,由叛徒犹大轮换监管,稍有姿势变动便遭毒打。除了对李德善肉体摧残外,恶徒们对李德善的精神迫害更为严重,长期不让李德善睡觉,在李德善长期不睡觉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恶警把事先编好的诬蔑大法的话让李德善学念,并用录音机录下来,然后让他睡觉,等李德善清醒过来后,当众播放让他听。李德善不承认,恶警又重复不让睡觉,在其神志不清时再让其学念,再录音,再当众播放……。在肉体和精神的双重迫害下,精神失常,在极度痛苦中在劳教所含泪死去。家中撇下了年迈的双亲、孤独的妻子和未成年的孩子,这都是江氏集团造下的罪恶。

在对李德善迫害过程中,犹大帮凶李丛林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向恶警会报李德善的情况,针对李德善的弱点,不断变换迫害手段。为了能早点走出劳教所,李丛林还把自己的妻子(大法学员)骗来强制洗脑,欺骗其妻子说出了自己印制大法资料的事。当地610把她接回,没有遵守它们的虚假诺言“把她送回家,给其安排工作”,而是非法把她判了9年劳改,把她送进了监狱。李丛林听到这个消息后,大呼上当,精神一下子垮了,大骂610不守信用。

8、恶警王新江、赵永明、张波、王因平等杀人不见血

早期十一大队对大法学员的迫害主要是强制劳动,每天要完成一定的劳动定额,否则不让睡觉,有的完不成定额,要加班到夜里十一二点。一般人一天要劳动14─16个小时,后来在恶警王新江调到大队后,情况有了很大的变化。除了强制学员完成越来越多的劳动量之外,还强制洗脑。恶警王新江随时找学员提问题,如学员回答不符合它的要求,马上严管,用电棍电,关小号。对绝食抗议的学员强行灌食,恶警王新江阴险狡猾,经常在夜里毒打大法学员,惨叫声时常把学员惊醒。它还经常登陆大法网站,了解动向,研究如何对付大法学员,其罪如山、如天。

十二大队恶警赵永明、张波、王因平等恶贯满盈,阴险狠毒,是一伙杀人不见血的恶魔。除了直接毒打、电击大法学员外,还背后指使犹大帮凶充当打手。除了利用长期不让学员睡觉来迫害大法学员外,它们还经常用电棍、关小号、强行灌食等手段迫害大法学员。与众不同的是,赵永明一伙对金钱尤为贪婪。它们吃饭刷碗用的白猫洗洁净(每瓶市场价3元左右)还要从学员中收取,每个班轮流出钱给它们买。

赵永明还向德州老板索贿,致使货主把加工费压的很低,学员从早晨5点起床一直干到晚上11点多,每个人的劳动额才0.6元。其后恶警因得不到实惠怨声载道,在学员面前也在骂赵永明不是东西。赵永明还指使彭刚(干警)到学员餐厅偷肉、豆腐、鸡蛋等食物,拿到大队部加工后分而食之。赵永明迫害大法学员在全国出了名,多次受到江氏集团“嘉奖”,曾多次到北京开会,把它的毒计传给其它同类,还曾多次率邪悟者去女所做转化工作,并对坚修大法的女大法学员进行威胁、辱骂。

恶警对学员的经济剥夺也很严重,克扣学员生活费用,自己占有。它们自己吃的鸡蛋5角钱2个,而学员买一个鸡蛋要7角5分(0.75元)打电话每分钟1.5元,而外面电话超市内长途0.2元/分。

邪恶的王村劳教所还建有水牢,在生活区外面西南部位,养鸡场后面。为了掩盖某某党的罪恶,水牢的顶盖已被拆除,但深深的水池还在,水池上方一排排吊人的钩子令人想起当年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