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监利县六旬大法弟子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5年2月24日】我是湖北省监利县大法弟子,五年来,邪恶之徒经常到我家骚扰我,有时三更半夜拍门、有时白天好几个人上门骚扰,有时打电话骚扰,我儿子在外地工作也受警察的监控、骚扰,使我全家不得安宁。我曾被多次勒索,两次被非法关押,被迫流离失所。

2000年夏天,我去北京证实大法,只走到武昌火车站就被恶警劫回,并被非法关入监利一看守所,关押了75天,和犯人关在一起,过着人间地狱般的生活。警察还抓了60多岁,从不出门的老伴,非法关押他48天,身体备受折磨,又摔了一跤,致使全身不能动弹,一度出现生命危险。放他出时,恶警还勒索交保金4000元,我被放出时也被勒索了4000元,还罚了我单位5000元,单位不愿承担这笔钱,就将这笔钱从我每月工资里扣。

2001年我在儿子家居住,被警察非法抄家,将我家所有物件全部翻了个遍,搜走了我家所有法轮功资料,毁坏了皮箱,拿走了2个收录机,以我收藏法轮功资料定罪,将我和老伴关在派出所两天,又将我们送到惠州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扬言要判我三年劳教,我儿子到处找人求救,暗里不知花了多少钱,明里办取保候审一年,罚保证金各一万元,搞得我儿子倾家荡产才将我二老救出来。

惠州看守所非常邪恶,逼我这个60多岁的老太婆参加劳动,那真是像奴隶一样对待我们,白天仅给吃两碗饭,除此就是做事,每天规定的定额要完成,晚上做到凌晨两、三点钟才许睡。我被折磨得骨瘦如柴。

由于江氏谎言的挑起世人对法轮功学员的仇视。我过去的朋友,有的不敢和我来往了。我被非法关押时,家乡不明真象的亲人,还要我儿子打死我。幸好我儿子是孝子,他耗尽所有钱财从邪恶的虎口里几次把我们二老救出来,并遭受了种种难以承受的打击和迫害。

2003年11月17号下午2点,我刚出门一会儿,县“610”、派出所以及我老两口单位共8人就来我家,要抓我们去洗脑班。当时家里只有我老伴一人在家,他听门声觉得不正常就没开门。恶人们就一直守在门口不走,它们拍门、踹门、叫骂不停,看热闹的人很多,不知道我们家出了什么事,看到警察私闯民宅,骚扰老人,都在默默指责。最后恶人扒开大铁门,从邻居家的凉台上翻入我家,再撬坏小铁门,把我老伴劫持到“洗脑班”。

恶人还要抓我。我在外得知此事就没回家。它们就安排四个人强占我家,住了几天几夜等我回家,每天24小时监控。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却遭无故迫害,难道要我转化做坏人吗?我有家不能归,被迫流离失所。

老伴在灭绝人性的洗脑班,精神受到严重伤害,被强逼写了背离大法的“三保”书。结果仅12天,他的体重一下子减少了20斤。邪恶洗脑班还从老伴单位强要了3000元钱,还从财政提取了3000元。我没去参加洗脑班也同样要罚这么多钱。这个洗脑班贪了单位和国家那么多钱,又逼着好人做坏人,多可恶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