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大法弟子徐明侠两次被岐山看守所迫害至濒死


【明慧网2005年2月24日】2004年4月29日晚,陕西省岐山县徐明侠等三名大法弟子在岐山五里铺五队散发法轮功真象资料时,被恶人罗建平看见并报警,招来岐山县凤鸣镇派出所的警车一路撵来,将正准备去另外一个村子散发真象资料的三名大法弟子拦住,押往岐山县凤鸣镇派出所。

在岐山县凤鸣镇派出所内,恶警对三名大法弟子进行长达十几个小时谩骂,整个过程三名大法弟子善意向施暴者讲述有关法轮功的事实真象,可是恶警仍然失去理智地大骂和讥笑。一直到下午六、七点钟以后,恶警将三名大法弟子劫往陕西省岐山县公安局看守所继续关押。

面对恶警的嘲笑、谩骂和非法拘禁,三名大法弟子不约而同的以绝食的方式抗议暴行,正义提出:修炼“真,善,忍”无罪,说真话无罪,要求立即无罪释放。

在承受着伤痛、饥饿的同时,三名大法弟子尽一切机会向看守所的狱警讲法轮功真象,讲江泽民是如何编造谎言导演天安门“自焚”嫁祸法轮功,如何迫害屠杀法轮功修炼者,如何公然违背践踏宪法,欺压百姓,剥夺中国老百姓的知情权、上访权、言论权、信仰自由等合法权利,以及江泽民是如何卖国,将中国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国土拱手送给俄国,江氏父子是如何挥霍国有资产(老百姓的血汗钱)祸国殃民的滔天罪行。长时间的绝食抗议,使三名大法弟子的身体极度虚弱,可是她们正念正行讲真象的气势始终没有减弱。几天下来,看守所狱警已无人敢与三名法轮功修炼者对质理论。

三名大法弟子在承受着的难以言表的痛苦,有两名分别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虚脱现象。在绝食抗议第八天时,恶警再一次对三名大法弟子施暴,将她们极度虚弱的身体用手铐、两根铁链子捆绑固定在死人床上,唆使犯人用手狠命的按住两名大法弟子的头、肩使其动弹不得,强行灌食。这样野蛮暴行、强行灌食持续了四天。

经过十二天的非法关押拘禁、极度的痛苦和尽力的挣扎,三名法轮功修炼者已经被恶警们折磨得奄奄一息,出现昏迷休克症状。陕西省岐山县公安局看守所匆忙对她们注射急救针,招来家人,匆匆办理完保释手续后,终于释放了三名大法弟子。

三名大法弟子回家后,在家人一个多月的精心照料下,虚弱的身体很快恢复。其间岐山县凤鸣镇派出所恶警不断上门骚扰、威胁,扬言要给徐明侠等大法弟子判重刑。更为邪恶的是凤鸣镇政府驻村办官员轮流值班,对三名大法弟子进行监视,逼得她们有家不能归,在外漂泊数月。

2004年10月8日至秋收大忙,岐山县公安局政保股及凤鸣镇派出所恶警驱车闯入徐明侠家中,发现正在家中劳动的徐明侠,就要将人强行带走,明白法轮功真象的村民们就对恶警讲:“修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他们处处为人着想,怎么会做坏事?怎么会做违法的事?现在正是农忙季节,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下至刚会跑的小娃娃都要下地务农,抢收抢种。你们这样随便抓好人也太缺德了!节气可不等人!你们这样迫害好人会遭报应的……”。村民越聚越多,恶警又调来一辆警车,叫来王少平、陈双林等共计八名恶警及两名村委会人员,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件的情况下强行抓人,并威胁在场的村民“谁要阻拦就抓谁”。就这样徐明侠再一次被抓进陕西省岐山县公安局看守所。当时徐明侠的儿子上前阻拦:“不能带走我妈!”恶警就将徐的儿子绑架上车。在场的群众质问:“小孩犯了什么法?你们太蛮横!”这群恶警真是人性全无。

徐明侠被抓后,在看守所中向凡是能见到的人讲法轮功真象,讲自己为什么要修炼法轮功,为什么要散发大法传单讲真象,讲大法的神奇殊胜,讲自己是如何通过修炼法轮功受益的、又是如何被抓、被迫害的……等。在被抓的当天,徐明侠就开始以绝食抗议,要求无罪释放。在绝食第五天时,岐山县公安局看守所的恶警们就对徐明侠实施灌食迫害,每隔两天灌一次(第五天、第八天、第十一天),其中两次用非常硬的管子直接从鼻腔插入食道强行灌食,每次都对气管、食道造成损伤,出了许多血,非常痛苦。每次灌入的剂量都超出正常量的四倍到五倍。在这里他们还对徐明侠注射两次不明药物,进行过灌肠迫害。

徐明侠在被关押迫害至第十天时,身体已经极度虚弱,不能站立行走。恶警们叫来一名姓孙的大夫对徐明侠注射药物,到第十二天时徐明侠已经极度昏迷。岐山县公安局看守所的恶警们看到徐明侠长时间不省人事,急忙找来一直被拒绝探望徐明侠的家人,用谎言逼着徐明侠的家人在保单上签字,才将已经昏迷的徐明侠抬了出来。家人见她被抬了出来,不知她是死是活,忙上前呼唤。当家人回身要质问岐山县公安局恶警时,发现恶警早已溜走。

以上是岐山县大法弟子徐明侠被迫害的经过。希望这份迫害经过能够为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提供事实证据,尽早将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人一一绳之以法。在这里我们对徐明侠被关押迫害期间,对她给予关注声援、支持与帮助的国内、国外的大法弟子和各界人士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