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问候艰难环境下坚持修炼的同修

同世得法,共济互成


【明慧网2005年2月25日】时逢岁末年初,为表面安慰在押人员,狱方通常让学员给家里写信。实际上在他们认为的“敏感”时刻是不让狱中人打电话或接见的,于此呼吁高墙外有人身自由的同修抓住契机,以亲戚、朋友、老乡、恋人、同学等身份寄语问候,这对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对这个特殊环境,旧势力黑窝和邪恶之徒有镇邪、灭乱的法力。应理智、智慧的写,使用一语双关的词,否则他们不会及时转交本人看的。字不在好坏,但有能量啊!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国外同修的电话不是唤醒了很多迷中人吗?尤其在邪恶环境中仍然坚持修炼的同修,对他们而言,寄来的不仅是问候,一定环境下,一句温暖的话,能救一条生命,有起死回生之力,囹圄之中能乐观、能否定迫害。寄来的诚挚问候既可坚定修炼者的正念,又可唤起周围生命善良的人性。

我亲身经历的一小段经历证明了这一点。

记得2002年春,石家庄劳教所百八十号人利用了三个月对我攻坚,24小时不让睡觉,熬夜上铐。在送省“法制中心”当天,家里七旬婆婆领着九岁孩子,带着病重丈夫来看我。婆婆老泪纵横对队长说:“我儿媳太好了……,救救我们一家老弱病残吧!”尽管老人念头不算纯正,但一定意义上制止了邪恶之徒,唤起人们的同情心。

我于入所三天写了“严正声明”,交给大队部,清除自身污点。当时他们破口大骂并威胁:“谁敢蹦出来,这是强制机关!”我心态平静,得大法了,还怕啥呢?之后几年一直被隔离、关禁闭。同时我利用常人法律针对《劳教决定书》写了“复议书”,揭露当地机关刑讯逼供、肉体折磨等非法行为,要求无条件释放。寄回本地后,当时不明真象的人说我是对着干。我认为是邪恶怕曝光,制止邪恶可震慑眼前邪恶之徒不法言行而救度他们,这是大善之举。每当岁末年关,我就从岳飞等历史名人言论中摘录一些,写信给亲人,颂古讽今,以示失去自由的苦衷。

七月某天,有位家乡异县小伙子(不修炼)特地来石所看我,很使队长纳闷,问他与我什么关系,小伙子幽默回答:“同父异母”,留下一字条和100元钱走了。我如实告诉队长:不是亲属是陌路,是世人明白了大法真象,千古奇冤,好人被关。此善人的行动令队长震惊、折服了。我马上按地址写去感谢信,对他的行为表示赞赏。这使队长更加信任我的人品。最后他们说:“你坐监狱还有人送钱,比我们还强呢!”“是啊!我只是一时被关,而你们要一世画地为牢,另一种关法!”我回应说。

之后,某队长对我说:你可以有自己的信仰,我们不转化你了。并时常与我探讨什么是“法正人间”、“圆满”等。而我更加用法严格要求自己。我发正念,背法、炼功,帮助其他人,开辟出了好的环境。派来监控我的常人得法后,帮我传送经文,证实大法,就这样度过了一个个难眠之夜。试想在残酷形势下,常人都能帮忙,除了缘份,更多是勇敢、正义和良知啊!

的确,也许历史上我们曾是一家人,兄弟姐妹,导致今日我们以各种因缘同吃同住在肮脏的人间地狱。缘从何时生,都从大法解。幸运同一师父,同世得法,同沐佛光。感恩师尊啊!呵护儿女,清除邪恶。让我们拿起笔来,正念清除所有阻碍正法进程的邪恶,叫醒身边人,助师世间行!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