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同修的去世看修炼的严肃


【明慧网2005年2月25日】回想身边的一位学员自从出现病状到去世,经历了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特别是后二十天,主意识一直处于清醒与不清醒之间。这期间涉及了许多常人,如他的亲人、同学、医生、同病房的患者等。后期的状态嘴上说胡话,给这些常人造成了对大法的误解、偏见。通过这件事,我们经过反思,觉得有以下几点警示。

一、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

该学员去世前曾经反思自己说:1999年邪恶迫害大法时,他曾经迫于压力,采取人的狡猾心理,采用文字游戏的方法,写过保证书和决裂书。在教养院被残酷迫害时也违心的写过保证书等,除了教养院写的保证书外,前面几次都没有写严正声明以纠正,改过。2004年12月10日晚写的严正声明,也是在求身体好起来的情况下,有求而写的,后来他意识到正法修炼是不能蒙混过关的。必须严肃对待。

主意识一定要清醒,要分清是邪恶干扰,还是自己的主念。这要分两方面来讲:一是身边同修开始对于该学员,把他所有的言语都当成他本人的意思。后来看到了明慧同修的交流文章,才清醒认识到要分清哪些是他本人清醒的言行,哪些是被邪魔干扰。从而不被假象迷惑。

另一方面,该学员后期也处于主意识清醒和迷糊之间,有许多是邪恶的干扰。而有时该学员也把邪恶的干扰当成自己的思想,而认同它。以致后来真的被邪恶所控制,主意识根本不起作用了,完全是一种精神病人的状态。

二、全面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

在对待该学员的问题上,同修有的认为他是被邪恶迫害死的,因为自己不精進,被邪恶钻了空子而加重迫害。另一部分认为该学员可能与旧势力有约。这次就是以这种形式来破坏正法的。由于一些指标都正常,医生也找不到该学员病的根本原因,很明显是旧势力的安排。

有同修几次让他与旧势力决裂,他说“我不敢,我害怕”;同修说:“你不要怕,你只要坚定在法上,师父为你做主,谁也动不了你。”后来该学员学着说“我是大法弟子某某某,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坚决跟师父走”一会儿又说“我不信了,你们好好修吧,不要管我了”。真想不到,平时我们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在此时想说出来是如此之难,都快没命了,还不敢跟师父走。

然而,不管如何,我们悟到不管旧势力过去对该学员是怎么安排的,我们都要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包括旧势力本身。我们都要以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走正自己的路,做好三件事,相互配合好,这才是最重要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