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入团入党的


【明慧网2005年2月26日】我想说说我是怎样入团入党的,我认为现在说出来对自己,对自己的修炼和救度众生都是有好处的。

我上高中时由于是文革的尾声,共产邪恶组织造成的干扰没有学好知识。高中毕业后,我见到家中父母很劳累辛苦,当时是1982年改革初期,生活条件很艰难。自己又刚20岁,对社会上的压力和家里的压力承受不住,感到书本上学的和现实脱节,学的那些数理化根本用不上,家长再挖苦几句自己吃不消,精神上受到很大压力和刺激。当时抱着同情家中情况,父母很累也很穷,不再复习,就下决心进行长征到部队去,甚至脑子闪出一念死在战场上也是光荣的。当时改革初期,部队通过考试提干,而一到部队才知道,考试是幌子,得走后门和当官的拉关系后才能进行考试,当时自己幼稚比较单纯,根本不懂送礼那一套,心想要凭自己的能力生存,当然考军校也被别人取而代之成了泡影。

要想入党,必须是团员。我在上初中时别人提过入团的事,当时我不善于言辞,嘴很笨,当时我还没开口,对方说要不入了就算了。在上小学时候发过红领巾,有一次我没带受到老师严厉批评。在小学发红领巾,拿到家中那一天,父亲问我这叫什么,我说这是红旗的一角。当时父亲说到,这叫红旗的一角啊。

在部队,我是给家写信托关系,从初中学校寄来了假入团证明书,给了部队领导算是入了团。在部队的四年生涯中我一直是个汽车兵,当时开汽车是个很让人眼红的事情,自己单纯幼稚不会社会上的应酬和油嘴滑舌,对当官的产生很大敬畏,也谈不拢。所以一直默默无闻的干自己的工作。没有和当官的拉关系送礼,并且对这种不正的行为和领导提过,后来受到打击报复带来很大困境。到最后退伍时,我想只有最后一搏了,当时家属也来到了部队,后来给连长送了一张床单买了两瓶白酒。又到家属住处吃饭,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党表,连长给安排入了党,就是黑箱作业,我当时对这些极其反感的,都是出于无奈。当时直觉感到共产党饿了。

在部队由于自己一心不二,老乡给起了个外号叫一根筋,由于自己姓张,叫张一根,连老乡营长都说:你傻呀。我感到自己一心一意忠心耿耿怎么是傻呢?当时真是把自己单纯的头脑搞昏了,退伍后自己痴痴呆呆真是跟傻了一样,生活现实是那样的可笑和无奈。

直到今天学大法才醒悟了这一切,人算不如天算,人的一生早有安排。我早年的入团入党都是假的,是时代的产物,也注定了其党毁灭的结局。

那些口头上仍高喊着相信共产主义的人们,是不是也回头想一想自己入党是抱着怎样的心理,现在真正又是怎样的心理,快摆脱虚幻,退出共产邪教组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