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最近才站出来的老学员的心里话

走不出来的教训


【明慧网2005年2月27日】我早于1994年得法,参加了老师在广州9天的传法培训班,一下子象久旱逢甘雨,全身心投入到修炼中来,还担任广州辅导站负责人。为使更多人得法,我利用业余时间在广东、湖南省市、县发展和帮助发展了多个炼功点,一个点由几十人很快发展到几千上万人。五年中,我身心象换了一个人,那种美妙无比的修炼状态简直无法言说。

就在需要提高升华的当口,1999年4月25日以后那种急转直下的修炼环境的突变,正是给真修弟子考验提高的机会,而根本上提高的关键就是看能不能走出来,由初期得法到后期走出来证实法。然而我却在大考验面前败下阵来,愧对师父的苦心教诲和慈悲众生,其教训惨痛、悲哀和深刻。

能不能走出来就是能不能彻底走出常人。面对邪恶的气势汹汹,面对旧势力铺天盖地的干扰,而且来得如此猛烈和突然,自己象断了线的风筝一下子失去了控制和方向。那个心啊象刀子在扎,扎得流血。除了“想不通还是想不通”,心里嘀咕:“政府为什么这样对待老师,对待大法?”当用人的善心,人的观念来看待这场迫害时,其实这时人的忍耐之心、期望之心、被运动整苦了的怕心,这个心那个心全暴露了,认为“看一看,忍一忍、等一等”就过去了。我看到当时不少学员也是我这种心态。由于整体上大面积出现了这种常人心态,学员之间又失去联系和交流,未能依靠集体智慧和力量抵制邪恶,排除干扰,导致邪恶不但没有住手,反而越来越疯狂。

中共投入镇压的人财物之多,各种媒体之口诛笔伐,花样手段之阴险残忍、迫害时间之长久,真乃空前绝后,惨不忍睹,似乎谁也不可抵抗,由于当时我没有从法理上悟到这场劫难的实质是什么,固守着那难去的人心,抱着“好汉不吃眼前亏”那种人的一般认识,于是我主动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下岗,在广州和别人一起开了一家公司,躲一躲以观其变,环境好了再修炼。殊不知这时的我已经从修炼人掉到常人中来了。正如老师指出,人一入常人,就是真正的神也难逃出这个迷中,这个“大染缸”实在可怕,红的蓝的绿的黄的黑的,你哪里分得清。于是,烟也抽起来了,酒也喝上了,常人吃喝玩乐的好事儿全沾边了。没多久,修炼后红光满面,一身轻松的身体一下子旧病复发,一天比一天消瘦苍老,等于师父把修炼前那个身体又还给我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眼看情势未见好转,就在常人中越陷越深而不能自拔。

能不能走出来是真修、假修的试金石。走出来还是走不出来,一念之差,就在人神之间,天壤之别。我似乎明白这一理,但没有深悟到这一念,这一理不光是记在心间,说在嘴上,而是要经过实践和行为的检验、经过考验、经过证明,才能确立这一念这一理是否牢不可破,升华到了神念神理的本质转变,才能证明一个修炼人是真修还是假修。是金子,是沙子,一衡量就知道了。那金子光焰无比自不待说,而那沙子随水而冲,沉于水中,必不能顶风破浪。

我虽然参加了1999年7月20日学员集体上省政府的静坐申诉,但就不象真修弟子那样心胸坦荡、理直气壮;我虽在所写的“交待”材料中,不曾说大法半个不字,更不承认是什么“邪教”,但就不能如实公开的写明法轮大法是正法,而是从人的科学角度,转弯抹角的证明法轮大法的真理性、科学性;我虽然坚决抵制了公安要我当“线人”的利诱,但就不能当场揭露其险恶阴谋和迫害的罪行; 我虽然能够私下对自己熟悉的领导、同事和朋友讲清真象,劝说他们不要受欺骗,不要对大法学员行恶,但就是不能象真修弟子那样敢于走出来,对干扰正法的有关部门直至北京上访申诉。特别是当广大学员遭受关押、酷刑迫害最严重的时候,自己却躲在公司内,一门心思做生意去了。

这就是我前五年的一点经历和后五年走过的弯路。法轮大法是何等的神圣和威严,正法弟子是何等的伟大,而作为掉進常人的修炼者却是何等的渺小、无奈和悲哀。我愿将自己的情况公诸于世,能对正法时期还是不出来的大法学员提供一个警醒。这也是一个不合格的弟子报答师恩教导和救度的一点心意。我劝世人快快醒悟,惟有法轮大法才能拯救宇宙和人类,开创新人类万古美好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