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九江市枉法院长恶报入监

【明慧网2005年2月28日】

  • 江西省九江市枉法院长恶报入监

  • 陷害大法弟子遭恶报

  • 敲诈没成功 一命呜呼已告终

  • 撕毁大法真象资料,双脚错位

  • 原黑龙江肇东市正阳派出所所长的教训

  • 辽宁省朝阳市恶警恶报

  • 重庆江津市付家镇镇长古正芳和副镇长付开义遭恶报

  • 河北省兴隆县兴隆镇居民遭恶报

  • 江西省九江市枉法院长恶报入监

    江西省九江市浔阳区前法院院长陈平贵因受贿、包二奶事发,2004年底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在其任院长期间,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囚禁。此番陈平贵入监看似人治,实则天惩。


    陷害大法弟子遭恶报

    自从我们村有人修炼法轮大法起,村里有对老夫妻对大法说三道四。99年7.20开始监视大法弟子,每天暗地里看大法弟子去哪里,偷偷汇报。由于他们的举报致使派出所一伙人到大法弟子家抄家,抄走了大法书籍,有的被抓被拘留,给大法弟子家人造成恐惧感。事隔不久,这对老夫妻男的患了糖尿病,一条腿不好使。今年夏天他的独生子因去酒店的路上遭车祸,造成脑部淤血,送到医院做开颅手术,总算保住了性命。


    敲诈没成功 一命呜呼已告终

    任阳贞,男,50多岁,四川攀枝花市仁和区务本乡盐边林业局职工,与他家一墙相邻的是一位法轮功修炼者。在2000年6月份,任阳贞的女儿任晓芳跟邻居说,我现在也在炼功,好想读老师的书,就给邻居借了《精进要旨》,手抄本《洪吟》,一盒炼功带。3、4个月后,任阳贞和妻子,不知是什么原因,开始挑拨这位大法弟子的家庭关系,后来就辱骂师父和大法。这位大法弟子总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从不与邻居吵闹。在2002年11月份的时候,任阳贞突然心生邪念(也正好是中共十六大召开的时间),找另一位大法弟子给邻居带信,要邻居给现金一千元,若不给,就要去举报,邻居没给,任阳贞再次给邻居带信要求给伍佰元,否则,要如何如何,这位大法弟子仍然不给,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在2002年12月份,任晓芬的儿子在学校用手打了同校的一个小女孩,手指甲把小女孩的脸上划了一个小口,小女孩的家人要求任晓芬赔偿营养损失费一千元,为了不赔偿这一千元,任晓芬就重新搬家。

    2003年腊月27日早晨,任阳贞非常高兴的到务本集贸市场买了一只大公鸡,准备第二天一家人吃团圆饭。就在第二天清早,任阳贞已死在家中的床上,尸体已僵硬了。


    撕毁大法真象资料,双脚错位

    李树婷,女,59岁,从河北省平山县农业局退休后又到县城中山居委会挣第二份钱。因受江氏诽谤大法的毒害,仇视大法,教唆居委会其他工作人员撕毁大法真象资料。其他工作人员大部分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江泽民在造谣诬陷法轮功。因此,无人去干这伤天害理之事,他们也相信因果报应的天理。李说:你们不敢撕,我去。她经常去撕毁大法真象资料。

    2004年夏天,她挺奇巧的双脚脖子扭错了位,好长时间痛得不能走路。知道此事的人都说:李树婷因撕毁大法资料遭报应了。


    原黑龙江肇东市正阳派出所所长的教训

    宋世杰,原黑龙江肇东市正阳派出所所长,自江氏一伙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以来,,此人在当地迫害大法弟子十分卖力。大法弟子多次向其讲真象,邮真象材料。但他仍一味想借迫害几个大法弟子作为他升官的手段。在2004年7月份,其管区发生一场工人纠纷案件,宋世杰因处理不当,马上由派出所所长位置降到一名普通警员。想借迫害大法升官,结果反遭降职。遭到了报应。


    辽宁省朝阳市恶警恶报

    曾经参与迫害死辽宁省朝阳市大法弟子于秀玲的三个恶警之一的孙旭遭恶报。孙旭与交警队一人员打仗被朝阳市龙城区公安局开除,现在保安公司做临时工。


    重庆江津市付家镇镇长古正芳和副镇长付开义遭恶报

    古正芳和付开义在当镇长期间,积极推行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人性政策,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镇压,经常带着恶人到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真象资料并强行将人带走,送去劳教。

    迫害善良,天理难容。在2002年底,古正芳因贪污案而锒铛入狱。副镇长付开义于2003年腊月开车到江津接其父亲回家途中遇车祸,一死一伤,其父当场死亡。他本人被撞成重伤,至今还未完全恢复,由于他积极配合江氏集团的镇压,不仅害了他本人,还害死其父亲和伤及妻子。他的妻子周身生满了硬疙瘩。

    奉劝还在追随江氏集团的人,赶快清醒,用自己实际行动弥补给大法和大法弟子造成的严重损失。


    河北省兴隆县兴隆镇居民遭恶报

    河北省兴隆县兴隆镇居民李俊义,阻挠大法弟子讲真象,诽谤大法师父,横遭恶报,痛苦死去,死状恐怖。

    2001年暑假第一天正午,兴隆县大法弟子向路人讲真象,发传单,李俊义上前蛮横阻挠,诬蔑大法及创始人,并将路人手中的传单强行夺去,撕毁。

    事隔不久,李俊义惨死于家中数日后才被发现,死因不明,衣服被他自己撕成碎布条,上身裸露,前胸被自己抓挠的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可见死亡时所经受的痛苦异常。

    李俊义受江××之流毒害,无知的追随江××迫害法轮功,沦为牺牲品,下场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