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蒙阴县旧寨乡恶人恶行及遭报应的实例

【明慧网2005年2月28日】刘长坤,旧寨乡副书记(现调土地局),分管迫害法轮功。99年7.20后,忠实执行上边的犯罪指示,对進京上访的大法弟子及“重点”人员多次残酷折磨、罚款,特别是2000年春季在乡里办的洗脑班上多次带领手下毒打大法弟子。不久感冒用药过敏,治疗无效果,浑身脱了一层皮,休假20多天,之后作恶才有所收敛。

李太和,旧寨乡原武装部长,多次训斥大法弟子,并在洗脑班期间多次无偿让大法弟子为其劳动。洗脑班结束不久,在乡政府前面的公路上遭遇车祸,断了三根肋骨,差点儿丧命,后来李太和回岱崮老家堵截了经过他家族墓地的小路,调理风水。

马康山,旧寨乡农科站人员,2000年大年初六,乡政府人员开始上班,当喝完节酒后,开始对進京的10名大法弟子疯狂发淫威,狠毒的打,到了发狂的地步。马康山认为表现的机会来了,对女教师张德珍大打出手,对小腹处、阴处乱踢。后来马连遭车祸,膝盖骨粉碎性骨折,至今钢钉还在里面。

张波(小),乡政府工作人员,作恶多端,打人凶狠,在前几年搞计划生育时就以打人凶残而著称。在2000年邪恶的洗脑班期间更是肆无忌惮,多次毒打、谩骂、侮辱大法弟子。有一天晚上,醉成烂泥,恶毒折磨旧寨中学女教师杨君慧,让其“蹲马步”,用英语数次数,并要杨慧用英语喊他“爹爹”,耍尽流氓手段。结果现在遭恶报得了绝症——尿毒症。还向全乡公职人员募捐,难道就不想一想是自己作恶太多而遭报应吗?

李明国,旧寨乡副乡长,2000年农历新年后,多次在值班时迫害進京大法弟子,将粪桶扣到赵尊池、公丕敬等人头上,用铁锨拍打粪桶,致使赵尊池十多天不省人事,六个多月没说话。被打者现在身体强健,而李明国几次大脑毛细血管出血住院。不管请几个神汉、巫婆、风水先生也救不了他。用乡政府人员的说法是“头里鼓了管子”。敬告李明国,只有改变态度,转变观念,善待大法,才可能有希望被救,否则更大的恶报还在后头。

孙昌儒,文化站站长,在洗脑班期间,满腹坏水,净出馊主意,多次训斥、刁难大法弟子,一次中午饭后,醉得满口胡言,用烟头烧师尊相,辱骂师父,在下午回家路上骑自行车摔倒,脑袋开了花,缝了六针,还不知悟。

赵洪国,乡临时人员,在洗脑班期间打人积极、凶狠。后来他家桃树被砍,其父活活气死,他的工作也被辞退。

“大义灭亲”的鞠鹏

旧寨乡后来也设立了邪恶昭著的610办公室,以鞠朋、熊贵绎为小头目,他们好似捞到了一顶小乌纱,作恶到了失去理智的程度。2003年国庆节前夕,鞠朋带领一帮恶徒,到水泉峪村他的亲叔伯姨妈家抢劫。鞠朋的姨妈原来一身疾病,失去了劳动能力。通过修炼法轮功,所有疾病不知不觉消失了,现在走起路来像年轻人。而鞠朋以查法轮功为由,将其5500余元的存单连同400余元现金抢走,并逼迫信贷员王炳德将钱强行提出。更荒唐的是邻居家的1200元借据也不放过,硬逼邻居还了款一同抢走。钱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他们只要发现一点钱的线索,就像黄鼠狼见到鸡一样,死也不松口。这一次共抢走现款7000余元。当匪徒们撬箱破锁進行抢劫时,由鞠朋亲自看住他姨妈,他姨急了,说:“外甥哎,你不认得我吗?”他却恶狠狠的说:“我看的就是你。”鞠朋这是“大义”灭亲呢,还是人性全丧?

2003年农历腊月十五,年关切近,人们正忙年呢,鞠朋带领恶徒又将水泉峪村王敬玲家抢劫。因王敬玲从摩托车摔下,住了很长时间的医院,刚刚恢复健康,匪徒们将她家的20斤花生油、近10斤兔毛、16斤弹过的新棉花,连同亲友看望王敬玲送去的好点心一同抢走,像豆奶粉之类的东西用刀全割开,致使无法再用。最后又将抽屉撬开,近400元钱被抢走。以上物品装了满满三轮自行车,拉到公路,连三轮车一同抢走。这就是“依法治国”、“以德治国”、“依法行政”、“政治文明”在旧寨乡的具体体现。

2003年农历腊月十五,熊贵绎带一帮恶徒到旧寨乡尹家洼村小学教师鞠佃兴家抢劫。鞠佃兴除自己的几百元现金被抢外,他保管的学校刚收的学生书费几千元钱差一点被抢走,多亏中心小学刘校长和尹家洼联小鞠校长好话说尽,反复解释,才勉强留下。鞠老师的爱人还被绑架到邪恶至极的610,勒索10000元现款后才于农历新年放人。雪后天冷路滑,鞠老师由于精神上受到了严重打击,在骑摩托车接爱人时一不留神摔倒,造成膝盖骨折。

熊贵绎在2000年春节旧寨乡举办的洗脑班上,更是邪恶至极,打人凶狠,坏事做绝。

最后,再一次奉劝那些现在还不转变观念,仍在作恶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们,等待你们的是最最可怕的、被历史淘汰的可悲下场。若能转变观念,弥补过失,还有可能被原谅,这是大法弟子诚心诚意对你们的劝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28/963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