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师尊救度众生了洪愿


【明慧网2005年2月3日】96年我喜得大法,我生生世世等待的大法终于找到了,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大法的每一本书籍我都孜孜不倦的读啊、读啊,不知不觉中我整个心身相继在发生变化,同事朋友都说我象变了个人似的,那时的我啊,仿佛才真正感觉到世界上什么叫幸福。

公元1999年7月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迫害发生了,当时好像晴天霹雳,我看到邪恶在电视上对师父、对大法的诬蔑,真是心痛如刀绞,我心里流着泪对师父说:师父啊,我不相信邪恶的报道,都是谎言,因为宇宙大法在我心里已深深扎下了根,我心里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坚信自己走的路没有错。

当时,江氏集团铺天盖地的造谣,世人都不理解我们,在单位感到压力极大,社会、家庭的压力一齐而来,监视、逼学员签字、抄家、成了他们重点的工作项目。一天单位里一个小伙子当着我的面,在众人面前说师父、大法如何如何,我当即就严肃的正告他,我说:“你不要看现在国家在迫害我们,请你不要过早的对这件事下结论,是非曲直将来历史会做出公正的回答的,历史上不也曾有人被定为什么的,到最后不也是一一被平反了吗?”

还有一次在汽车上给一位昔日的同学讲大法的真象,我告诉她:电视里放的那些什么不吃药之类的全是假的,我们师父根本就没有说炼了法轮功就不吃药等,电视上对法轮功的报道全是谎言,因为我们修炼真、善、忍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我们是被江泽民迫害的一群好人。因为在国内当时我们还未看到明慧网,师父还没有出来讲法,所以我们只能苦苦的向世人讲述我们是被迫害的,我们在单位都是好人,最后那位同学理解的说:“假如江某某得到天惩,你们平反了我也来炼。”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还不知道什么是个人修炼、什么是正法修炼,只知道不管媒体怎么造谣,都动摇不了我坚定大法的正念,只要在我身边的熟人、朋友、亲人,我都一一把大法被迫害的真象讲给他们,任凭世人怎么嘲笑、讽刺,我坚信大法一如既往。记得那个时候啊,我心里只想把大法被迫害的真象资料送到每一个善良的人手中,大街小巷、楼里楼外,田头农舍,都留下了大法给众生带去的福音。

在证实法的过程中,自己也走过弯路、摔过跟头,但是我不消沉、不气馁,听师父的话爬起来,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自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讲法》要求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至今已过去三年之久了。特别是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讲法》着重指明了大法弟子在正法时期向世人讲清真象的重要性。我们知道自己肩负的历史责任重大,我们应该“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经文《理性》)。下面我谈一下自己在讲清真象、救度世人中的点滴体会:

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讲法》发表出来以后,对我震动很大,以前在讲真象方面我也在做,(面对面)但只局限在身边的熟人,没有全面讲清真象,全面救度世人,“一个大法弟子未来肩负的责任都是很大的。有多少众生需要你们去救度,有多少生命需要你们去挽救,你们自己还要在这个期间圆容、圆满你们自己果位中所需要的一切和无量的众生,你们的威德、神的一切都在其中……” (《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讲法》)是啊,我们大法弟子都是带着历史使命来的,我们曾经在历史的久远年代发下了这洪誓大愿,今生来世间随师正法,而为什么我们又这样浑然不觉呢?只是因为我们的生命在漫长的轮回转生中被历史的尘埃所埋没,甚至在无明的迷中造业。然而伟大的师尊却在无限洪大的慈悲中为我们说法,同时为我们众生所承受的也许是我们永远都无法知道的苦难。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既然您选择了我,我就要尽我最大的努力把三件事做好,兑现自己的诺言。

后来在讲真象中,我就把讲真象的范围扩大,破除一切人的观念,摆脱一切束缚,逐渐从人的壳里跳出来,使许多生命得到救度。下面举例几则:

有一次我对一位正在值白班的护士讲真象,她手里正在打毛衣,我推门進去问她有没有某某药,她说没有。我直接坐下来就问她:“你对法轮功如何看?”她回答说:有一些方面的问题我不理解。我都一一作了解答。最后她说:电视里那样说,你们这样说,我到底信谁的呢?当时我没有直接说要信我说的。我就从历史上古罗马衰败的原因,到法轮大法在人间的出现,又从历史上那些英雄人物抛洒热血、为国捐躯的史话,再谈到时至今日法轮大法弟子他们舍生取义,普度众生的悲壮史歌……。这时我看到她手上的毛衣放下来了,非常认真的听我讲,而且我站起来讲时,她也很礼貌的与我一起站着听,此时的我啊,感觉自己也被自己说出的每一句话所震撼,因为我已经完全溶于法中了。当我看到这位小护士脸上露出微笑时,我知道她已经完全明白了大法的真象,她最后说:我以前很敬佩英雄人物,今天我对你们的师父和你们这些大法弟子更敬佩。这份真象资料和这份小卡片能送我吗?我说:“当然能。”她手捧着大法真象资料,微笑的连连说:谢谢你!我说要谢那就感谢我们师父、感谢大法吧!我从内心为这些明白真象后的众生而感到欣慰。

还有一次,我出去讲真象,我出门时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您别让我与有缘人错过。刚走到一家卖旧家具的门口,脚步就止住了。我看见门口坐着一位中年妇女,我上前和她搭话:“大姐您好,您的生意还好吧?这个柜子卖多少钱?”她回答我之后,我接着向她问起法轮功的事,她说:“听别人说过,但是有些事我不明白”,我就开始与她讲法轮功真象的全过程,最后我说:“与你说白了吧,法轮大法就是修炼,古时的僧人是在庙里修,有老百姓供给茶饭,而我们法轮大法这种修炼形式就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谁知我刚说完这句话她一下子就哭了,我问她为什么哭,她说:“我终于找到了,在你来之前,我总是想:我这一生做了不少坏事,而且又结了婚,也许这一生是修不成了。”现在她才知道自己这些想法原来是在等待着得法呀!

后来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帮助她克服困难。她不识字,我说:不要紧,只要你想修,师父一定会帮你。最后这位中年妇女排除了一些干扰后,很快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有一次,我在讲完真象回家的路上,天正下着小雨,有三个小孩在我前面走,挡住了我的去路,我立即从自行车上跳下来,心想:她们很可能是来让我救度的有缘人,我就主动上前问她们,我说:小朋友请你们哪位把伞借我用一下,好吗?然而她们无人答应。我就接着说:你们知不知道法轮大法呀!她们摇头。我说:“在中国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成千上万的好人被关在牢房里,他们是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他们的孩子不能象你们这样有爸爸妈妈照顾。”这时,有一个女孩说:“你们师父是谁呀?他在哪儿,我想看看你们师父的照片,好吗?我说:当然可以,我一定满足你的愿望。我又说:“李洪志先生是我们的师父,他现在在世界各地讲法普度众生呀!”说完我就开始为孩子们背起了《洪吟》(二)中的‘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大穹法光照……”,这时我的头发、衣服已经被雨淋湿了,其中一个孩子悄悄过来为我打伞,我看着这三位小朋友在雨中争先恐后背法的场景,我更为这些新的生命而感到高兴。

在救度众生、讲真象的过程中,我真切的体会到了众生都在等待着法,等待着我们去救度,从他们那明白真象后的那种溢于言表、喜悦的脸庞上可以看出众生是多么盼望得到救度啊!向众生讲真象,师父要求我们讲一个就要使他明白一个(不是原话)我想我一定能做到这一点。当我看到有的常人不珍惜大法资料时,心里很难受,这都是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的钱辛苦制作出来的,当然这也与我们自身修炼有关系,所以在讲真象中,我采取先把真象讲透后再给他一份真象资料,这样可以使真象资料充分发挥他的作用。如果在路上碰到可讲的人,因时间有限,我就采用标题式的方式来讲,分手时再给他一份真象资料,效果也比较好。

还有一个问题,在讲真象的过程中,不注意的时候也容易产生执著,如果今天真象讲的效果不好,回到家里就垂头丧气,如果效果讲的好,心里就高兴。我猛然间意识到这也是一种很不好的心,也是执著的表现,“别人叫你一声气功师,你高兴得沾沾自喜,美坏了。这不是执著心吗?治不好病时垂头丧气,这不是名利心在起作用吗?”(《转法轮》)当我认识到自己这种人心执著的表现时,救度众生的效果也随之在发生变化,此时我确实感受到师父曾说的:“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精進要旨》。<再认识>),当我从法理上明白后,我再也不去执著什么结果,而且在每一个过程修好自己,心性到位就行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回顾5年来的正法修炼之路,有挫折、有痛苦,也有跌倒后从新崛起的欣慰。我们大法弟子在逐步走向成熟的今天,不管我们做了多少、多大、点点滴滴都无不倾注着师尊对我们的呵护与巨大的承受、操劳。几年来,我们修去了多少人心与执著,我们从业力满身到浊世清莲,从观念转变到修出神念,不断提高升华,这个过程又溶入了师尊多少心血啊!师尊为普度众生承受了太多太多……而我们拿什么去回敬师尊,我想:那只有无条件的去遵从师尊的教诲,在神的路上做好自己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去救度更多的众生,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