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劳教所内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2005年2月3日】上海女子劳教所位于青浦青东农场(又称为上海青松女子劳教所,正式名称是上海女子劳教所),是上海第一个成立的强制对大法学员迫害和洗脑的基地。邪恶势力为了达到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进行了有预谋,有步骤的迫害。一般情况下,新入监的学员先被分到各个生产大队,对大法学员强制超强的生产劳动,然后分到而五大队专管队,专门负责强行灌输诽谤大法的音像和资料的精神方面的迫害。如果以上不能奏效,就扯下遮羞布,栽赃陷害,罗织各种罪名,进行赤裸裸的迫害,给它们的迫害蒙上合法的名义。

五大队是位于4号楼的顶层,共有9个房间和一个禁闭室组成。每个房间平均住18到达20人不等。五大队专管队是“转化大队”,早期为了达到邪恶目的,上海的警察专门从北京劳教所把那些邪悟的犹大“请”到上海,来传播黑色的业力和邪悟的思想。后来每个房间只放1个或者2个坚定的大法学员,其它都是邪悟的人和警察的打手。它们的目地是让坚定的大法学员处于所谓的包围之中。为了强迫坚定的大法学员洗脑并接受它们的理论,它们让学员长期生活在全封闭式压抑和恐惧之中,每天不停强行收看诽谤大法资料和音像,并写思想感受,坚修大法学员不得讲话,不得写字,坚修大法学员之间连互相对视也不允许。剥夺了一切人应有的最基本的人权。

为了在思想上挑起学员之间的矛盾,以及所谓“靠拢政府”的好处,邪恶让坚定的大法学员干多出“转化”者5倍的活,多数坚定的大法学员被强迫干活到深夜也不能休息。活做不完就被分配给其它“转化”的人。“转化”的人人心比较重,确实有的人上了邪恶的当,在人心的驱使下,干了许多令邪恶高兴的事情。

如果以上不能奏效,那么接下来就应该是罚静坐,静立,关严管,关禁闭,上铐子,加刑期了。但是我们坚定大法学员面对这些压力仍然做到了不配合邪恶,不看资料,不写思想汇报,不遵守所谓的纪律。严管每天5点开始静坐或静立,一直到晚上11点才让休息。禁闭室只有3个平方米,一个小窗,没有玻璃,冬天象个冰箱,夏天就象是个火炉。整天被大太阳灯给照着并有两个监视器一直观察一举一动,只定时给放大小便,给的食物也很少,还要把自己的大帐食物给收走,致使大法学员身体虚弱同时再强行加强精神压力。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信仰并转化。

再接下来的就是把你调离了。把你调到生产大队进行肆无忌惮的迫害,直至它们希望的精神垮掉。每天要让大法学员劳动15到16小时,几乎没有休息天,每天还有两个看管的社会懒散人员来监视大法学员,不给大法学员和任何一个人接触。这里最后也会不只是让你干活就算了,也会最后走上暴力,刑具加身。一般情况下,由于国外大法学员的声援,专管队是不敢赤裸裸的邪恶的。即使要干,也会给你罗织罪名,或者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干。不是专管队就是赤裸裸的邪恶。连它们自己也承认就是不择手段。

以下是被迫害的一些实例:

大法学员管龙妹,50岁,家住杨浦和平公园附近,在2001年讲象时被非法劳教2年。在劳教期间因受邪恶的误导后转化,不长时间明白后严正声明自己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原则的言行作废,不久就被五大队大队长反手吊起双脚离地,吊的时候把臭袜子塞在她嘴里。晚上睡觉也被铐在床上,致使她很长一段时间双手不能动。后不被转送到二大队进行精神和身体上的双重迫害。

大法学员廖晓敏,23岁左右,同济大学毕业。因2001年在上海闵行地区做真象工作被非法抓紧捕后劳教2年,在前看守所期间廖晓敏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1个月,送往劳教所后直接送到五大队专管队,在专管队期间邪恶经常不让她睡觉,每天让她面壁静坐或静立,强迫她跟邪悟者交流,并让她干活到深更半夜,在长期的精神压迫下她开始精神恍惚眼光发呆,但她自始至终都不配合邪恶,后被转送到大队进行精神和身体上的双重迫害。最终2003年9月份闯出女子劳教所。

大法学员范国平,50岁左右,被非法判处劳教2年。在五大队专管队时被长期罚静坐静立,并关禁闭,在被关禁闭的同时她还被上铐子,因范国平不屈服邪恶后被转送到三大队进行繁重的体力活,条件极其艰苦,邪恶之徒也不让洗澡,到最后浑身长满了恶疮。

大法学员陈博英,约43岁左右。家住上海闵行区。因2001年到北京上访而被遣送回上海劳教2年。在北京期间遭到北京恶警残酷的刑罚。北京的恶警使用了一种铁的环形大夹子,据说这种刑具一上,人的大便都能给夹出来。陈博英被夹断了3根肋骨。陈博英是被抬入上海女子劳教所的。就是在这种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还被分到一大队,逼迫她从事繁重的劳动。她经常在工场间晕倒。但是我们陈博英并没有放弃自己对真理的维护,依然坚定自己的正念。后来于2003年正念闯出劳教所。

大法学员傅小红,女,约35岁。家住上海普陀新村路。大学文化,上海农学院毕业。2001年5月份被非法抓捕,劳教1年6个月。同时被捕的还有她的丈夫杜挺,后来被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被非法判刑8年。在劳教期间,傅小红一直不配合邪恶,整个劳教期间都是在严管小组度过。后来正念闯出劳教所。

大法学员张英,女,约35岁。家住上海康健新村。于2001年在闵行被非法抓捕,判劳教2年6个月。在她被捕之前,她的丈夫蓝兵刚刚被捕后来被非法判刑10年,现在上海提篮桥监狱服刑。张英在看守所期间不配合邪恶绝食,被恶警用铁铐铐在铁窗上长达17天。放下来铐子还铐在身上直到送到劳教所。在劳教所期间经历过上铐,关禁闭等迫害。后正念闯出劳教所。

大法学员陈静芳,女,约34岁左右,家住上海嘉定。2001年在嘉定讲真象时被捕,被非法劳教2年。在开讲评会的时候,高声怒斥邪恶: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大法不是XX!你们这是造谣和诬蔑!经历种种压力,后来成功正念闯出劳教所。

大法学员钱华,女,年龄约27岁。硕士学位。2001年在上海宝山区发放真象资料时被捕,后被非法劳教2年。在女子劳教所五大队被上铐,关禁闭。恶警们未经本人允许,在大庭广众下读她丈夫写来的家信,当众讽刺挖苦。最后罗织罪名给钱华加刑3个月。但是钱华不为所动,03年正念闯出劳教所。

上海是一个国际性的大都市,中共一直把上海作为展示其所谓文明开放的窗口。然而就是在这所谓的“窗口”也同样发生了残酷的迫害善良的大法学员的恶劣事件。我们所披露的这仅仅是冰山一角。仅仅在上海女子劳教所就发生了这么多的迫害人权的事件。其中到底有多少人次在这个所谓“春风化雨”的劳教所里被禁闭、被上铐、被殴打、被强制洗脑、被高强度的劳动所压迫,几乎每个大法学员都有相同的经历。

我们同时看到,海外的大法学员所做的努力及海外善良人士的正义呼吁,使邪恶不敢过于猖狂,即使行恶也要找所谓的借口。但是正是如此发生在上海的迫害也就更隐蔽和邪恶。让我们擦亮双眼,看清邪恶的真正本质及其丑恶伎俩。

根据最新消息,在2004年4月,陈博英再次被捕,情况下落不明。大法学员陈博英,约43岁左右。家住上海闵行区。

陈静芳在2004年11月再次被捕。

大法学员陈静芳,女,约34岁左右,家住上海嘉定。

我们提醒上海的大法学员在做好3件事的同时注意安全,不要让邪恶钻空子。珍惜自己,救度更广大的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