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延边一位大法弟子得法、证实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2月5日】

第一部分 人活着就是为了返本归真

我叫张玉兰,1997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由于当时百病缠身,而且还患有严重的疾病,高血压、冠心病、痔疮(内痔、外痔、混合痔、肛裂),曾去痔疮医院手术也没见效,炼法轮功后七天痔疮就痊愈了,还患有鼻炎、咽喉炎、胆囊炎、风湿病等等很多疾病,修炼三个多月都神奇般好了。我真是高兴极了,原来法轮功这么神奇呀,真是万分感谢师父。

通过学法明白了许许多多法理。师父讲:“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转法轮》)我明白了炼功不只是祛病健身,还能返本归真,谁不想没病呢?谁不想长寿呢?谁又不想永生呢?学这个大法就能做到,当时只恨自己得法太晚了。我高兴又激动,回想起自己从小到现在三次大难没死,就是为了得这个法。师父在《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说“可是我告诉你,你为了得这个法,可相当不容易,也许你前半生吃的苦都是为了得这个法,这是你知道的;还有你不知道的,也许在你前几世甚至更长的时间,都在为得这个法在吃苦、受罪。还有的人为得这个法遭受过更大的痛苦,这是你不知道的。将来你圆满后,你会知道的,也会看到的,很不容易的。”使我真正的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目地就是返本归真,使我明白了《转法轮》是一部宇宙大法,开天辟地都没有传出的宇宙大法。而且还给我们修炼的人下法轮、气机、一切修炼的机制等许许多多,上万而不止都下给我们主元神,让我们自己得功,这也是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事情,我真是太幸运了。通过修炼明白了失与得、有德无德、修炼与不修炼、精進与不精進的利害关系。我想过去我想修还没人教呢,现在连做梦都想不到的好事让我遇上了,所以我能不勇猛精進的修炼吗?我每天都是如饥似渴的学法、修心性。师父在《洪吟-得法》讲“真修大法,唯此为大。同化大法,他年必成。”自从得法修炼我每天都把修炼放在第一位。那时我虽不是辅导员,我却时时用辅导员的标准要求自己。当时由于学法人越来越多,买书的人也越来越多,由于资金不足,买书比较困难(因为还得去外地去买),通过修炼明白了学法修炼是极其重要的,后来我一个人就把资料钱全包下来了(买书、炼功带、讲法带、各种资料)。我深深的知道为大法付出是最值得的,由于以前学法经常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开法会都去辅导员家去学法炼功,她家没有彩电,看录像时就得借人家的彩电,很不方便的。后来我就买一台彩电,还给安了电话,这样就方便多了,为大法付出多少我都是心甘情愿的。因为我们要跟师父真正的回家了。

师父在《洪吟-无存》中讲“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我们活在世上就是为了返本归真,还有什么可执著的呢?师父在《洪吟-圆满功成》讲“修去名利情,圆满上苍穹,慈悲看世界,方从迷中醒。”我们在修炼过程中真正放下名利情时真的并不苦,反而感到非常的轻松。师父每次讲法时总是苦口婆心、不厌其烦的让我们学法、学法、学法,所以我真正体悟到了学法的重要性,所以在学法上是精進的,平时做家务(做饭、洗衣服、打扫室内卫生)时都听法、背《洪吟》,有时间就坐下来学法,使自己的心性和层次都得到了提高,特殊情况外每天都能坚持炼功。师父讲:“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佛性无漏》) 要想修成无私无我,不但自己不失德,也不让别人失德。绝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由于学法逐步深入,对法理明白的越来越多、坚定,深知今生能修大法,是多么大的福份,多么大的缘份,真是万幸中的万幸了。1997年我们地区就开始在外面炼功,后来天气逐渐变凉,炼功的人越来越少,我想人再少为了洪扬大法、为了证实大法的美好也得在外面坚持炼功,1997年冬天我们三个人在寒冷的冬天炼了一冬天,1998年冬天在外面炼功就有几十人了。

第二部分 证实大法,救度世人

正当我们精進实修时,突然遭到了镇压迫害。这么好的功法怎么突然被定为邪教呢?我不能容忍,不能等闲视之。9月21日早,我与几位大法弟子坐火车上省会上访,中途就被公安截回来。那时形势非常的邪恶,真象天都塌下来了似的,电视天天攻击、诽谤法轮功,当地的公安和家里人也跟着邪恶起来。我当时根本不听那些诬陷、诽谤,丈夫一把拽着我的脖领到电视机前让我听,但我非常坚定,坚决不相信也不听,心里反复背法。由于当时家人也挺邪恶,不让学法炼功。当时我们失去了集体修炼的环境,心里非常难过,消沉了几天后,我就明白了应该走出来去证实大法。因此去找同修切磋,但发现有不少同修由于怕心就不敢炼了,有的人已经表态不炼了,看到这些后我很痛心,就跟他们以发自内心的善来进行切磋,后来这些同修可能被这个善感动了,就都陆陆续续的从新走入修炼来。

期间别的同修也在这样的做着,开始向世人讲真象,当时的环境正象师父讲的:“当时那个环境是无法形容的,极其恶劣。但是我们无论国内国外的学员哪,当时都有那个感受,也都看到了那个邪恶在世间上表现出来的那个邪恶的程度,表面上看那只是一种人的表现,而那实质上那种邪恶的因素它在操纵着人。”(《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当时没有师父的新经文和讲法,还不知道是这么回事,给世人讲真象时很费劲,而且很邪恶。世人们很难接受真象,有的劝我,有的人怕我跟他讲真象干脆不搭理我。我心想不管世人态度如何,一定要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世人,把邪恶的丑陋本质一一揭穿和暴露出来,让世人明白真正明白这场邪恶的真实面目。讲清真象过程中很多人明白了,解除了他们头脑中对大法的仇恨心理,并表示支持和同情我们修炼者,由于当时还是比较邪恶,电视、报纸还是经常编造和攻击大法,所以在当时讲清真象阻力很大,有的人跟他讲明白了,过后听电视造谣后又糊涂了,需要我们再从另一个角度讲,就一个人得跟他讲好几次。

为了更好的讲清真象必须在学法上下功夫。看到经文《位置》后,我修大法的心更坚定了。由于有怕心7.20后两个月左右在家没有开创公开学法炼功的环境,丈夫在当地有一定的职位,他也是被谎言蒙蔽了,他就给我规定了好几条,不要让我影响他的工作和孩子的前途。我说我不听你的,就听我师父的,虽然这样说了也没敢公开在家学法炼功,期间与同修切磋中知道了应该堂堂正正开创环境,当晚丈夫知道我与同修接触,他就大发雷霆。第二天丈夫出公差时跟我说:“好自为之吧”,我平静的告诉丈夫,告诉你一个实底我就是炼。当我的决心已下定时儿子反而支持我,说对妈妈身体好就炼吧。等丈夫出公差回来也没说什么,从此以后就不管我学法炼功了。师父说:“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我深深的体会到,什么事做好、做正,都会这样。其实这都是师父帮的。

因为在家有了合法的修炼环境,学法炼功很精进,把能利用的时间都充分的利用起来了。白天出去讲真象。由于正法进程的推进,师父给我们讲的法越多越明,我们也逐渐成熟起来,同修也都陆续的投入进来,一起学法,多时达10人左右,都明白了走出来证实大法的重要性。所以在1999年10月至2000年期间有的去北京证实大法,有的散发传单,有的到处贴真象资料,有的在附近的山上打横幅,有的讲真象。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也都做得非常好,全国有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都涌向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向国家领导、世人讲真象。他们面临着被抓、劳教、判刑,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走出来证实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伟大呀,了不起。

我也很想到北京证实大法,可是78岁的老母亲在我家,而且体弱多病,由于当时正念不足,一旦被抓回来影响多不好(丈夫有一定的职位),会影响很大,所以迟迟没去。在学法中明白了,我也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我也应该去北京证实大法。1999年11月左右,下定决心后,我就和丈夫说我回老家,他同意了并给我一千元钱。第二天就先到表哥家,下午刚到表哥家丈夫来电话怕我去北京,后来我的弟弟妹妹得知消息后就赶到表哥家,嘱托我无论如何也不要去北京。我的决心已定,但我没有正面回答他们,他们就信以为真回去了。晚上我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正当火车差1~2分钟就到时我弟弟的儿子、儿媳匆匆赶到,结果没有去上火车,心里很上火,很难过,在回来的路上心想今天没走成我明天走,后来在学法中明白了师父就看弟子一颗心,“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目前大法弟子正处在正法时期,旧势力的表现构成了对大法弟子最根本最严厉的考验,行与不行,是对大法与每个大法弟子能否对自己负责的实践,能不能在破除邪恶中走出来证实大法成了生与死的见证,成了能否圆满正法弟子的验证,也成了人与神的区别。作为大法弟子来讲,维护法是理所当然的。”(《路》)我深深的理解了师父说的话的真正涵义。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应该坚定的维护法。

2000年是恶势力最猖狂时期,很多大法弟子被抓、判刑、劳教,我地区也先后有十余名同修被绑架。

我认为修炼太重要了,在生死考验时谁也不能掉下去,所以看见同修就鼓励他们上我家看新经文,经常和同修一起学法、切磋。2004年12月份同修把我供出来了,我当时心想抓就抓,死也坚定的修炼大法,什么都可以不要就是修炼大法,在这种有漏之心驱使下被邪恶钻空子,我被绑架了。在绑架的前一天,公安局长告诉丈夫:“明天抓你妻子,因为省里点名抓她、州里点名抓,下命令谁阻拦马上就地免职,并且我地区被抓的都牵扯到她。”丈夫听到这消息后不顾上班时间匆忙赶到家,气势汹汹的说:“我看你真想哭,明天抓你,你赶快写一份保证书,我领你去公安局交书就没事了。”我当时没有任何怕心,我的心越来越坚定。我和丈夫说:“我死也不写,也不背叛师父”,心里想我真正的生命是师父给我的,生为大法生,死为大法死,就是真的死了也跟师父走了。丈夫看我不写保证就威胁说要离婚,我说:“你以离婚吓唬我,我不怕”。儿子看我不写保证就跪下给我磕头哭着喊着求饶,儿媳也跟着哭起来,我知道这是邪恶用情要把我拽下来,我坚定的告诉他们不要哭。后来丈夫又找来几乎所有的亲人来劝我,但我的坚定的心任何人也改变不了,丈夫看我就骂:“你什么东西?太自私了,谁的话也不听,儿子的头都磕出了大包你也不心疼,你妈那么大岁数了你也不管,你孙女你也不管……”,我就跟家人讲真象,我曾经患有乳腺癌晚期,因为修炼大法才好的,难道我为我的恩师说一句公道话也错了吗?家人没有话说了。

师父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去掉最后的执著》)真的是这样,到看守所里没有一丝怕心,警察审问我就讲真象。警察说:“是我审你,还是你审我呢?”我说我不是坏人,问了一天一宿我什么也没说。第二天他们就把州公安人员叫来了。州公安局的人一进屋还没等坐就声嘶力竭的喊:“你仗你有势力吗?”我说没有,当地的警察坐一排,我当时没有一点怕心,并不断的请求师父加持,心里反复默念正法口诀。警察进屋时都是气势汹汹的,经我反复发正念,它们就象霜打的茄子抽巴了,审我的人也只顾坐那玩手机,然后也就不了了之了。它们来时想把我带走,问我带没带衣服,我说就这身呗,我想不就是一死呗,什么也不怕。在看守所的15天,我就和看守所的管教和看守人员讲真象,炼功、发正念,后来给我们四人判了劳教一年。在看守所时经常想过,到劳教所既学不了法也炼不了功,有机会就走。

在车上我给送我们去长春的女警察讲真象,并且劝她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到劳教所里体检,恶警量我的血压是230/120,当时我悟到了这是师父给我演化的假象,因为我头脑非常清醒,一点也不头晕。我心想就算330我也不怕,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恶警准备要送我到公安医院治疗,押金五仟元,我当时正念不足没有想到不住院赶快回家,有一个思想障碍着我,就是不住院回家,会马上被恶警从新带到劳教所的。恶警打电话通知我丈夫送钱,丈夫第二天早上就到了长春,一见面就骂我败家,但我还是没有悟到不应该住院,结果住了院。

在公安医院门诊时我就跟医生、护士讲真象。管教出来问:“决裂了没有。”我严肃的说决裂什么?她态度很生硬的进去后把我安排在过道里,对面就是厕所和开着的窗户,因为是12月份很冷的。师父用医生的嘴点化我说:“我们是负责治疗的,你们只要配合治疗就会回家,再也不进劳教所。”我当时悟到吃药、打针就认为自己有病,这不是维护大法而是对大法不利,所以就不配合,医生就把我手和脚全扣上给我打针。

我在公安医院住了四天就回家了,正象师父说的那样:“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因为它们知道这个人你不叫他死,对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邪恶也只好不管他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邪恶还要迫害,那师父可就不客气了,师父有无数的法身,而且还有无数的帮助我做事的正神也会直接清除邪恶。我以前不是告诉你们了嘛,你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天龙八部护法,都是因为你们做得不够,众神都被旧的宇宙法理限制得干着急没办法。”(《北美巡回讲法》)深深体会到在大是大非面前、魔难面前一定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什么执著都放下,放下生死。只要真正按照师父说的这些话去做,一切关难都会迎刃而解。

刚回来时丈夫被邪恶势力控制得很邪恶,一进家门就骂,说以后看见我炼功、学法就烧,看见磁带就烧。我想这么大关、大难都闯过来了,我不会被这些干扰给绊倒的,等我的心横下来时,丈夫却不再管我炼功了。但我怕丈夫烧书,所以不敢在丈夫面前看书。可能是两个月左右,有一天晚上看书丈夫看见了,丈夫气得够呛说:“让你炼功够宽松了,还看上书了。”我当时也没有害怕,就说不看书怎么修心性,从那以后就不管我了。现在我学法或看明慧也不管。

丈夫去年三月份内退,我就跟丈夫商量早晨8点吃饭,这样我每天早晨炼功后能看一讲《转法轮》,早5、6、7点都发正念,丈夫看我挺忙,就开始做饭已经一年多了,我天天出去讲真象他也不管,有的同修说哪有象你那样的丈夫,天天出去都不管,我说只要自己处处事事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做正了到处都是绿灯。一天,两个人到我家要给我开除党籍,我就跟他俩讲真象,他俩笑呵呵的听着很入心,而且我给他们写我的修炼心得:“我们师父让我做好人中的好人,高境界中的好人,比英雄模范人物还要好的好人,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最后修成完全为别人的人,要象电视说的杀人、自焚,给我多少钱也不炼。”

在现在的正法时期,让世人明白真象是何等的重要,所以7.20以后我就开始向世人讲真象。我认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坚修大法就是最好的证实大法,我的言行符合法的标准也是最好的证实大法。例如我在看守所期间,单位领导及其他人来转化我,很多亲人也来做我的转化工作。我深深知道修的是宇宙大法,这是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事情,师父把我的身体给净化了,还给我许许多多……而且是开天辟地的师父在正大穹,我决不能为了一时的安逸而失去了自己生命的永远,所以我就坚定的和他们说:“就是修炼,永不变心。”

师父在以后的多次讲法中都讲到了要我们大法弟子讲清真象救度世人。“你们的修炼绝不是为了个人简简单单的圆满问题,你们的修炼是在救度着对你们寄托无限希望的与你们对应的天体无数众生,你们的修炼是在救度着每一个庞大的天体大穹中的众生。”(《北美巡回讲法》)

在黑嘴子劳教所释放第二天,我就出去告诉世人我堂堂正正的回来了。我天天都出去讲真象,一开始和家人、朋友、亲属、邻居、认识的人讲,而且讲的过程中不同的人针对不同的方式讲,只要他们能明白就可以。

师父说:“无论做什么事情,大法弟子都得把证实法放在第一位。”(《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所以无论在婚礼上、葬礼上找机会去讲,洗澡时在浴池里讲,在理发店也讲,在大街上、市场里、小卖店、菜店都讲过,经常去个人家里去讲,就连我母亲去世时在火葬场也讲,回老家时和家乡的人讲,坐车时也讲。讲真象的过程中也是非常不容易的,有的相信,有的不相信,有的指责你,但大多数还是相信的,在面对面讲真象过程中真是苦口婆心、不厌其烦、放下自我的讲,让他们尽量的明白,还有的跟他说过多次才明白,刚开始讲真象没有经验很着急,为了让对方明白有时就讲高了,讲高了马上改正。在前三年和世人讲真象,有人不接受,对这样的人也不放弃,有机会还和他讲,有的真的就明白了。有一个告诉别人:“你别搭理她(指我),她会把你们杀了。”我没有生气,心想应该抓紧救度她,正好有一天在街上碰到她,就和她讲真象,经过几次讲真象终于明白了,而且心里总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师父说:“从我让你们讲清真象一直到今天,这段历史过程虽然不长,但是变化已经非常大。我一开始叫你们讲真象的时候,那时还有许许多多的因素在阻挡。现在也有,但是已经很少了。那么也就是说呢,在讲清真象中干扰的因素越来越少了,能够让世人明白的因素越来越多。以前有些时候讲真象中没有能起到很好的效果,是外来邪恶因素在起干扰作用,现在不同了。慈悲嘛,想办法还是把世人救了吧,让更多的世人明白真象。”(《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以前讲真象干扰很大,丈夫听说我在讲真象就训斥我。

邪恶旧势力还在邪恶着指使学员单位领导逼着写五书,没找过我。我丈夫回家也跟我说:“谁谁写五书了,就差你了。”我说:“死也不会写的,你死那颗心吧,我就听我师父的,谁的话都不听。”有时电视在诽谤着,有一部分人跟他讲明白了,等电视的造谣宣传又蒙蔽了,就得反复说才相信了,近一年来,由于正法洪势的推进,大法弟子的发正念也清除了大量的邪恶因素,世人真的在觉醒、明白了,讲真象中真是好讲多了,大量的世人被得救。有时道边坐着的人中有的不认识,其中就有人就先问我说法轮功,我就和他们讲了起来,效果还挺好。现在自己感觉越来越好讲,越来越会讲,世人也越来越愿意听。

要想做好证实大法的事,必须得学好法。师父说:“所以学法是非常重要的。你们的正念,你们所做的一切,都从法中来,所以大家再忙也不要忽视学法。”(《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前两年讲真象中都是天天出去讲,这样学法时间就少了,我从今年改为晚间不出去了,利用这时间多学法。通过五年多来证实大法、学法中我锻炼得越来越纯清,越来越成熟、理智、清醒、坚定,正念也越来越强了。

师父还讲:“大法弟子不止是有了今天这样的无数众生都得不到的机缘,其实未来永永远远生命的荣耀我都给你们准备了。”(《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我是发自自己内心做的,真心真意的、全力以赴的在做着,我悟到时间就是生命,多争取一点时间就能救一个生命,比一天挣一万元都值得,因为我们是未来的伟大觉者,就是救人来了,我感觉如果我要是一天不出去讲就等于白活一天一样,就连写心得体会的时间都舍不得在白天。因为白天还要出去讲真象,利用连续三个晚间的时间到半夜发完正念再睡觉,第二天早上3、4点起来炼功后继续写到8点多出去讲真象,为大法付出多少都是值得的。就是这样我觉得救的还是太少了。我为不能救度更多的生命而哭泣,在讲真象中我为那些救度不了而落泪,由于他们的不相信,不能使他们世界众生得救度。所以讲清真象中相信了让他们告诉自己的亲人、朋友,一再叮咛他们这样做。

我们地区真有一些这样的学员,开始镇压时不炼了,有些学员看到弟子被迫害就吓得不炼了,我曾与这些学员切磋,但无济于事。当看到新经文,有的人被震住了,马上投入进来了。有一次一对老年夫妇放弃修炼,我怎么说也不行,我情不自禁的流泪了,而是痛哭流涕的,因为我实在受不了了,他们不修不就完了吗?只有淘汰,何止她一个人啊,她世界的众生将被淘汰。她一看我哭了,赶快说:“别哭了,我炼,我炼。”现在真的投入进来了,还有一对夫妇也是这种情况,我悟到这是我强大的善起的作用。还有的怎么说也不炼了,我看他们没书,就想方设法给他找书、炼功带,有的没文化看不了书的我就花钱买磁带给他们录讲法带,没录音机给买录音机,有的投入也不精进,我就经常去给他们讲,并给他们念师父的讲法,我经常跟同修讲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大事吧,每天都出去讲真象吧,只从看了师父的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后大法弟子人人都走出来讲真象,而且做的都比较好。

珍惜吧!我们绝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绝不辜负师父赋予我们大法弟子重大的责任和历史使命,努力做好师父赋予我们的三件大事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