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赵致真和曹源:请不要以科学和真理的名义(三)


【明慧网2005年2月5日】

“新闻自由”

有一则笑话:一个中国人和一个美国人讨论两国人民的自由。美国人说:“我们可以骂美国总统!”那个中国人说:“这有什么了不起,我们也可以骂美国总统!”

这只是一则笑话,我深信绝大多数中国人不会这么说。在赵致真的文章里,却屡次出现比这更为低级的“笑话”,可是赵致真不是为了博人一笑,而是为了误导读者。赵致真在文章中写道“当尼克松的水门事件可以揭露,克林顿的失检行为可以曝光,布什总统无奈于《华氏911》的获奖”,这时如果赵致真还有起码的良知,他应该接下来反问:“为什么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不可以报导?”

可是他却故作委屈的反问为什么自己不能“质疑”李洪志先生。人家美国记者揭露的是位高权重的一国总统,赵致真“质疑”的是被中共当局剥夺了所有发言权的一介平民。在别人被剥夺了发言权的情况下你去继续“质疑”,这难道不是构陷吗?一个背靠官府、欺压平民的镇关西硬是把自己描绘成不畏权贵、铁面无私的包青天,这种角色的错位太离谱了。

赵致真派人采访对法轮功怀恨在心的人,之后这个采访被中央电视台反复播出煽动仇恨,而法轮功学员却被关进监狱、劳教所和遍布各地的转化班,被野蛮的折磨,被以熬鹰的方式洗脑,被灌输的一个主要内容就是这个电视片。这还不够,赵致真和没有任何学术成果的何祚庥“院士”还结成了一个批斗教人向善的法轮功的“反邪教协会”,这个“邪会”往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累累伤痕上再撒一把盐。

《华尔街日报》记者伊安-约翰逊因为对法轮功的报导获得普利策奖。其中一篇报导描述了山东潍坊的陈子秀老人因为拒绝表态放弃信仰而被残杀的前后经过。当赵致真在行使“新闻自由”时,这样的报导却无法在大陆见到天日。相反,毕业于清华大学的褚彤、虞超夫妇只因为告诉民众真象就被判处9年、11年的冤狱;胡锦涛的清华校友张孟业讲师只因为向民众揭露事实就被抓到转化班遭受洗脑折磨。

赵致真宣称自己是在行使“新闻自由”,这就如同纳粹德国的记者在批判犹太人的时候宣称在行使“新闻自由”一样。赵致真的“新闻自由”是煽动仇恨的“一言堂”。但愿法轮功学员对赵致真的起诉能够帮助中国改变“一言堂”的现状,这对每个中国人都有益。

“陪审团”

赵致真还声称:要弄清中央电视台的这部电视片究竟“该当何罪”,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将它拿出来“示众”,让全世界人民都当一回“陪审团”。

其实,在让全世界人民都当一回“陪审团”之前,中央电视台已经逼迫全中国人民当了一回“陪审团”。对法轮功学员来说,1999年那个夏天颇类似于1966年文革发动时的红八月,中央电视台轰炸般的反复向大陆民众灌输这部电视片。可是在全中国人民被迫做“陪审团”的时候,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却被捂上了嘴,抓进了监狱。这和文革时那个“证据确凿”的“内奸、叛徒、工贼”的“铁案”有什么区别呢?请问全世界有过“陪审团”经历的人,你们在法庭上见过被捂住嘴痛打的被告吗?你们见过只听原告一面之词的法官吗?仅凭这一点,全世界人民就应该知道这部电视片究竟“该当何罪”了。

美国大选期间,布什和克里两大阵营为了在电视电台上播放一些时间很短的广告,双方各花费了两亿美元。可是中央电视台却敢于耗费百姓的血汗钱在黄金时间反复向观众灌输这个一面之词的电视片。幸亏美国的电视台不属于赵致真背后的中共当局,不然赵致真和中共又可以让全世界人民经历一遍“内奸、叛徒、工贼”的“证据确凿”的梦魇。

“要为科学而斗争”

赵致真文章中的这个口号非常奇怪。我在美国读书时的导师是一位著名的学者,他从来没有教过我要为科学而斗争。赵致真在别人被捂住嘴的时候批判别人、在别人被毒打的时候成立“邪会”呐喊助威,有这样为科学而斗争的吗?科学在这个时代已经是占据绝对统治地位的主流意识形态,需要你这样为它斗争吗?

赵致真的文章中再次对法轮功进行歪曲和断章取义。他的断章取义可以攻击任何信仰,模仿赵致真的话,可以说:一个叫耶稣的木匠声称自己是上帝的儿子,由处女所生,可以让水变酒,五鱼二饼饱食千人,并在水上行走,他还说所有的人只有信他才能得永生。而且已经有几亿苍生对他匍匐在地、顶礼膜拜,连稚声奶气的孩子都把人生第一课变成了背诵《圣经》……《科技之光》不可能不做出最起码的本能反应!

可是“不可能不做出最起码的本能反应”的赵致真却和中共册封的假主教傅铁山结成了联盟,这就是赵致真的为科学而斗争。

最近,MICHAEL NEWTON博士刚刚出版了他的第三本书。在这个三部曲系列里,NEWTON博士翔实的描述了他使受试者进入催眠入定的状态,重历轮回转世之间的生命状态。NEWTON博士曾经在CABLE TV的“发现”(DISCOVERY)频道被采访,这个节目比赵致真的节目有名望得多。在美国,已经有大量的关于轮回转世等超自然现象的书籍出版,在这个科技昌明的国度,我们看到的是对超自然现象的探索态度,而不是赵致真这样以科学的名义进行“斗争”。

在赵致真为中国存在的“封建迷信”而“怀着深深的职业内疚”的时候,美国却存在大量的信仰宗教的人,包括美国的总统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在赵致真叫喊要为科学而斗争的时候,他忘记了伟大的科学家牛顿、麦克斯韦就是虔诚的宗教信徒。任教于芝加哥大学的吴伟标博士、任教于贝勒医学院的封莉莉博士、台湾的经济学者张清溪、吴惠林等都是法轮功学员,他们不需要赵致真对他们“科普”。法轮功在同为中国文化的台湾广泛传播,和社会良性互动,足以证明其教人向善的感召力。赵致真等人对于精神信仰就如同“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井蛙不可以言海,夏虫不可以语冰”,但是赵致真无权否定晦朔、春秋、大海、寒冰的存在。

如果赵致真真的要为中国科学而斗争,就应该去质疑何祚庥这样的没有学术成果的人为何成了中国科学院的院士?江泽民的儿子为什么成了中国科学院的副院长?中共当局为什么封堵网络,剥夺民众的知情权,钳制民众的思想,不允许民众独立观察和思考?

“真理”被“蒙羞”

赵致真文章的题目是“真理可以被伤害但不会蒙羞”,这个题目令人莫名其妙。法轮功起诉赵致真煽动仇恨,和真理有什么关系呢?难道赵致真是真理的化身吗?

赵致真的文章中打着“真理”的旗号,可是他没有告诉读者以下最基本的事实:在他和女儿团聚的时候,很多法轮功学员的遗孤望着爸爸妈妈的遗像偷偷的流泪。在他派人炮制的一面之词被中央电视台反复播放时,法轮功学员被剥夺了上访、喊冤、说真话的权利,他们被抓进劳教所、洗脑班遭受摧残和虐杀。在他结成联盟批斗法轮功的时候,法轮功学员在监狱、劳教所、转化班中被熬鹰般的灌输他派人炮制的采访。在他为科学而斗争的时候,被斗争的一方被捂住了嘴。在他声称维护人权的时候,法轮功学员的人权被血腥的践踏。

赵致真在文中扮演着温情脉脉的父亲和谈笑风生的学者,可是我们看到的是良知的缺失,使科学和真理蒙羞。

(全文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