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师尊给了我新生


【明慧网2005年2月8日】我称自己感恩,我觉得我该叫这个名字,如此符合我心境的就只有这两个字。

我感谢师父!感谢法轮大法

我从六岁起,就得了一种怪病,刚开始是感觉到小腹不舒服,说不上来的难受,因为也只是偶尔的不舒服,父母也就没太往心里去。接着是我的五个脚趾开始莫名其妙的疼痛,那种疼痛至今想来还是刻骨铭心的,那是一种疼到骨头里的痛。每次疼起来,我都是大叫大嚷的,几乎难以忍受。父母带我去看了医生,可医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以为我大概是被冷水激到了,就让父母用红花油给我擦一擦,头几次擦也是有些效果的,我的疼痛是缓解了不少,但随着年龄的增长,疼痛似乎也跟着长似的,先是整个脚掌,后是膝盖一下,再然后是整条腿,最终发展到胳膊。父母这才慌了神,他们很清楚,我这决不是被冷水激到那么简单。于是他们带着我四处求医,而我这病每次检查都会有着不一样的说法:一会儿说是生长疼;一会儿说是风湿病;一会儿说是脉管炎。每一次都是拎着大包小包的药回来,中药、西药,怪味的、苦味的我都尝遍了,但是我的病就像疯长的藤一样,迅速的蔓延到我的全身,而且还有了新的变化。我的四肢开始有了和当初小腹一样不舒服的感觉,没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发病也越来越频繁,每次都是像万蚁噬骨般令人难以忍受,好多次我都哀求妈妈说:“让我死了吧!”妈妈只能在一旁掉泪却帮不了我。

不单单如此,我的精神上也开始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因为我的病很奇特,是人们见都没见过的,往常没发病的时候我跟健康人无异,而且我的病往往是夜里发作,所以在外人看来,我是在装病!为了我的病,自小学二年级起,我就处于半辍学状态,一个学期总的算起来大概也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是在学校的,所以大多数我父母的朋友,周围的邻居甚至是我的爷爷奶奶、叔叔婶婶,他们大家一致认为我是故意装病以躲避上学。包括后来,连我母亲也开始这样认为——瞧,头天还好好的,怎么一到了星期一开学的时候,你就偏偏又病了呢?母亲凭着这个理由认定了我是在装病!那天,她拎着扫帚把我狠狠的抽了一顿,当时,我连死的心都有了。

身体的疼痛和外界的误解让我濒临崩溃。那天,我流着泪给母亲写了一封长信,好多内容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是,我跟母亲说:“若我真的是装病,我何必要去打那些针吃那些药。若我真的没病,如此岂不露馅了吗?”听说,后来我母亲看完信时,一下子就泪流满面。

打那儿起,母亲和父亲开始一门心思的给我看病,跑了许多的大城市看了许多的大医院,有说我得的是癫痫,于是我就吃了好几年抗癫痫的药物;有说我得的是癔病,那我又吃了几年调节神经的药物,还有的说我得的是神经官能症,结果又吃了好长一段日子的药。可惜,不管我吃什么药都没有用,我的病一天天的恶化,手脚开始了不能自控的剧烈颤抖,并伴有呼吸困难,而且,对外界的声音也开始产生了排斥,稍微一丁点的响动,都能惊扰到我,一旦我受到惊吓,就能立刻把我的病引来,以至于,大家跟我说起话来都是小心翼翼的,母亲再也不肯让我单独上街,我也正式辍学了。

我就这样在家里一天天的熬着。后来实在没有办法了,近乎绝望的母亲把我带到了一个个神婆的家里,希望能借助神婆们的功力治好我的病,但是几乎每个神婆都说,我身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是连他们都没有办法收服的,说我将来也要和他们一样要开坛给人看病的。

这些结论,我的父母当然是不能接受的。我的路似乎被堵死了,所有的人都没有了办法。

这些年,我吃尽了苦头,药没少吃,检查没少做,曾经有一个医生讲一个个接着电流的针扎到我腿部的神经上,通着电的细钢针扎在腿部神经的感觉,比起我犯病时的痛苦感受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说实话,为了我的病,父母几乎是耗尽家财,而我变成了只有小学文化的半个文盲。

有一个时期,我把自己封闭起来,不敢上街,因为大家都鄙视我,甚至有人当面嘲笑我,说我装病不读书,只能充当个二流子。甚至,我的叔叔直接就对我说:“家里还有几亩地,以后你就在家种地吧。”所有的这些都给我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障碍。

我变得自卑又敏感,别人无意间的一句话都能伤害到我。我畏缩不敢见人,每天如行尸走肉般的活着。甚至,有时候我在想:我走在街上让汽车给撞死了才好呢。人情的冷漠让我厌恶透了这个世界,我不跟人交流也不出门,整天浑浑噩噩的活着。

直到九七年的时候,母亲经人介绍修炼起了法轮功,母亲让我跟着她炼,当时我是十二岁,脑海里没有修炼的意识,所以,我是宁肯吃药也不愿意去修炼。

后来,7.20事件的出现,更阻碍了我得法。直到04年,姐姐得了颈椎病,病来得很凶猛,半个身子都麻痹了,母亲劝姐姐修炼起了法轮功,不长时间,姐姐的病居然奇迹般的好了。这时我已经知道大法好,可我总觉得:好就好吧,你们修炼我也不反对,为什么非拉上我不可呢?所以每次她们只要一提让我炼功,我就会发脾气。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是排斥、就是恼火,往往以我发脾气而告终。她们怕再刺激到我犯病也就不再多说。

可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我身上又出现了一件怪事,我突然间不能吃肉了,甚至连葱、姜、韭、蒜都不能吃了,一闻到就恶心反胃。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我以为我又得了肝病,可一检查,我的肝脏很健康。我很是纳闷,母亲却说,要我修炼,我又一次不耐烦的拒绝了,我不知何故就是不愿意。但疼痛却一次比一次重,我又一次的发病了。妈妈拉着我到了她的一个同修的家里。那位同修让我回去后把《转法轮》这本书细看一遍,我答应了。

我当晚便跟着母亲学法炼功,第二天开始读《转法轮》。在书中我渐渐的明白了好多的事情,我知道了我很可能是被附体了,也知道了我为什么对吃肉出现不舒服的问题,明白了我虽没修炼,而师父已经在管我了,我的心灵逐渐的趋于平静。

此后,我跟着母亲学会了五套炼功的动作,又连续看了《洪吟》、《精進要旨》,看了师父在各地讲法的书籍,我也开始觉得我是一名大法弟子了。而困扰我多年的病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我终于跟疾病永别了,我也真正体会到了无病的幸福。重要的是,我以前从来不知道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总觉得人活着只是在混日子,现在我明白了人生中许许多多想弄明白而不得其解的道理,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大法解答了我的一切疑问,师父是来度人的。我悟到了这部法是如何的圣洁,师父是如何的慈悲伟大,我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同时我也明白了在中国的这场迫害是如此的猖狂与肆无忌惮,也知道了所有的大法弟子是怎么样的坚忍不拔。

大法给了我健康,给了我平静,给了我宽容,给了我智慧,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怎能让我不感恩?

可现在还有不少人身在迷惑中,而讲清真象、救度世人是每个大法弟子应尽的责任,我把我的经历写出来,就是想让更多迷中人清醒过来。

我的亲身经历足以证明大法的神奇,师尊的慈悲伟大。最后以师尊的话共勉:

读《疾风劲草》

生在苦难中,
挣扎以求生;
一朝得大法,
回归步别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