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大法弟子2001年北京上访遭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2月8日】2000年12月31日,我作为一名亿万大法弟子中的一份子,踏上了进京证法的征程。尽管路口、车站和车上等处都布下了抓进京的大法弟子的恶警,他们强迫行人骂大法,骂师父,否则就被抓起来,如此邪恶行为到处可见,有目共睹。但是,邪不压正,它们阻挡不住亿万坚持真理,为真理而舍生忘死的大法弟子。

我于2001年1月1日早7点到北京证实大法,到京后发现,这里更是邪恶聚集的地方,大街上每隔一小段距离就有两个警察或便衣,一队队警察不时的来回走。因为是元旦,游人非常多,到处都是警察在盘问行人,叫人骂师父,骂大法和不断的有人被抓,被打,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简直无法相信,这就是和平时期的国家首都—北京。

8点多,在广场转一圈后,我正准备选择地形打横幅,却被警察叫住,此时已有3、4名功友被围住盘问,并逼着让说他们叫说的坏话,谁会相信今天的中国警察,青天白日竟教人骂脏话?!真是中国的耻辱!我们坚决不说,他们就动手打人,这时又从广场南面奔过来几个警察,非让我们到广场左侧几十米处的房子里去,因为当时游人非常多,他们想把我们弄到僻静处再抓走,于是我急忙取腰间的早已准备的两条横幅,还没到我打好,就被一个冲上来的恶警抢去,我立刻连声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李洪志师父好!”一个恶警大喊着向我扑来,并照我的嘴猛击一拳,然后抓住我的衣领,连同另外几名功友被它们连推带拉的整到广场左侧的房子里,此情此景,广场上的游人全看在眼里,还没等我们站稳,抢横幅的恶警一手撩着抢去的横幅,一手点着我恶狠狠的说:“你不如把横幅放在裤裆里。”我和善的对她说:“你做为一名警察,说话应该文明点。”他们不让我们出来,我边向外走边说:“我们炼功人都是好人,为什么抓我们?为什么不敢当着众人面抓?”这时已有一辆挂着帘的白色警车开到跟前,不由分说,把我们推上了车,上车后,我伸手要将车帘拉开,让众人看到好人被抓。恶警见后又气,又骂,不停的骂脏话,我们几人不气,不恼,向他们讲真象,讲善恶终有报的理,他们不但不听,还大骂,邪恶的说:“我都听一万遍了,我宁可下地狱,你们管不着。”

我们被拉出不远,车在人少的地方停下来,只见车上的恶警拿着对讲机一会儿,问:“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人多不多?抓了多少?注意观察!”等等,十多分钟后,把我们送到附近一个派出所,我们一下车,便看见院内已被抓了五、六十名功友,都排队站着,男女各一侧,中间是三队警察。这些人中有七十多岁的老太太,还有一名功友怀中抱着一个刚七个月的小孩儿,还有一名带着一个七岁的小孩儿,怀中的小孩儿冻的直哭,七岁的孩子被恶警踢人打人的情景吓得更是哭声不止,再看功友们个个满脸泪水,高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李洪志师父好!大法弟子是无辜的!”声音洪亮,令邪恶胆寒,令天地震撼。再看看天空,黑沉沉象快要掉下来一样。

同修们被打的轻重不等,一个功友被打得脸和嘴不断的流血,嘴肿起很高,还有两个功友都是一只眼睛被打得又青又肿,无法睁开,尽管如此,她们仍然耐心的向恶人们讲真象,劝他们不要因一时糊涂,为了眼前的利益,断送自己的未来,可是,没有了人性的他们不但不听,还用电棍不停的在这位受伤的功友身上、脸上乱电,另一恶人还把一个受伤的女功友打倒在地,不停的用皮鞋狠踢。尽管他们如此猖狂,我们都是宇宙大法的修炼者,是伟大的佛法赋予我们的一切,护法、正法,救度世人是我们神圣的责任,邪恶奈何不了我们,所以,我们正义的喊声,劝善声没有断。

他们迫不及待的把我们推上大客车,车上有十四个恶警押送,车在开出几百米处停住,只见我们走的这条路的一侧已经有四辆这样押送大法弟子的大客车停在那里。

我们这两辆车共六十多名学员,被送到北京市处的昌平监狱。到了下午大约两点多钟,可能是又要有大批学员被送来,又把我们转送到延青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到达后恶警强迫每个人交30元车费,(比实际要价高1—2倍),另外那辆车此后不知,把我们三十多人关进大铁门的院里后,一会儿照像,一会儿轮番审问,使尽了花样,为了欺骗我们,一个当官的还拿出大法书来,说他们也在学,过去不了解情况,要我们讲出地址,以便向上边汇报,及早解决这一问题。大法遭镇压近两年了,它们对千百万“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任意抓捕,用尽了种种酷刑,从没手软过,而且越来越邪恶,足已见它们骗人的嘴脸。

在邪恶的骗术下,想想师父的教诲,再回顾一下那桩桩件件血的事实,我们能不清醒吗?我们已经承受了邪恶们多次抄家,罚款,有多少个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们还忍心让家人再承受痛苦和折磨吗?为了不给当地政府找麻烦,为捍卫这宇宙大法,我们宁可失去生命也决不配合邪恶,邪恶们让我们在腊月刺骨的寒风中站了一宿后,象对待坏人一样,搜了身,没收了财、物等后,才被关押進牢房。

在冰冷的牢房里,大家心连心,共同学法,切磋,谈体会,深感自己能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有幸得法,而倍感骄傲和自豪。

3号傍晚,我和另一名同修被提出去,逼我们讲地址,我们不讲,他们就打我们耳光,后来只得把我俩和另外号里不讲地址的学员关進好点的房间里,企图转化我们,我们大家绝食抗议,大家每天都背“论语”、“洪吟”,而且声音洪亮,令邪恶震惊。

4号晚上,又关進5名同修,她们每人上身只穿一件秋衣,脚上只穿一双袜子,她们也是不讲地址,是早晨从另外号里,有两三个恶警拖拉一人,从房里强行拖出去的,在刺骨的寒风中,被扒下衣服整整站了一天,与此同时,同一房里还有两名十几岁的小姑娘被剥光衣服后,用电棍全身乱电,简直邪恶至极!为了制止邪恶再次進屋抓人,我们坐在地上,用身体堵住了门,整整一天,到了傍晚穷凶极恶的它们搬来办公桌,打开门上方的窗户,接二连三的跳了進去,并强行将我们堵门的人全部拉开,打开门后蜂拥而進,拉走三名功友,同时,一恶警将一同修手中正学的经文抢去,这位功友奋不顾身的又从恶警手中抢回,此时,六、七个,恶人将这名功友围住,踢、打、电,并向门外拉,大家喊着“不许抓打好人”,边从他们手中往回拉功友,可还是被恶人拉出门外,立刻这名功友就被一群恶警用皮鞋踢倒在地,昏了过去,可他们还不停的在身上一个劲的猛踢,乱电。此时,我和另几名功友拼命的拉门,可门外用桌子顶着八、九个人围着,想想地上躺着昏死的同修,我们用生命喊“还大法公道!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弟子公道!”我们当时没有一丝的怕,只有一念我是个神,一定要出去,所以我使劲把门拉开一条缝,侧身使劲向外挤,门外的恶警用电棍象雨点一样的在我脸上乱电,企图把我电回去,没有大法哪有我这条命,我坚决用生命捍卫这伟大的佛法,所以我拼命的冲了出来,立刻被5、6个恶人围住乱踢、乱打、乱电,我想起蒙冤的师父,数千万被迫害的同修,从心底大声高喊:“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弟子公道!”直到把我打倒我仍不停的大喊着,他们把我打趴在地后,捆住了双脚和双手,此时仍有人不停的冲着我左腰狠踢,尽管我的左肋骨被踢断,鞋被打飞,纽扣被抓掉,可我的喊声一直没停,它们用脏东西堵住我的嘴,还有一个邪恶之徒让弄点大便来,堵住我的嘴,经过一番毒打后,我和另外4名被同时打的同修被拉進洗澡堂,扔在有水的地上,他们见我们被折磨的不象样,非让我们吃东西,讲地址,我们不肯,后来就强行给我们灌食,先后将我们5人反背手捆长条木椅上,从晚上6点—9点多。

灌食人:男,姓陈,四十岁左右,另一名女恶警三十岁左右,戴一付白眼镜,非常狠毒,不停的说:“多加凉水,多多灌。”功友拔管,她大喊:“打的轻,狠狠的打。”我们被灌了三个多小时,个个被折磨的没有人样,才被拉進牢房。

由于屋里冷,而且还有一扇窗没有玻璃,功友们都脱下自己的棉衣等厚衣物,给我和另一名重伤的功友铺上、盖上,在这数九寒冬,是非颠倒的时候,充分体现了伟大的佛法教导下的整体粒子先人后己的崇高精神。我和另一名功友不能动,她被打的浑身上下,全是红一块、紫一块,满脸都是电痕,一只眼和嘴被打的铁黑,肿的象扣个烂苹果,长头发被抓掉很多,连大呼吸都不能,这一夜功友们守坐在我俩身边一宿,帮我们翻身等。

6号这天,他们象热锅上的蚂蚁,使尽了花招,下午他们又急又怕,生怕我俩重伤的出意外,因此把我俩和另一名伤轻的功友一起放走,他们怕世人知道我们被折磨的真象,不敢用公安局车拉人,雇佣了一辆人力三轮车,告诉车主说:“他们是从北京来的,拉向北京方向,以此企图推卸他们一系列的作恶罪责,可是他们的作恶行为,岂能逃过天理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