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中共江氏集团为什么迫害法轮功


【明慧网2005年2月9日】有一次我和一位给我做工作的领导谈话,我用事实谈法轮功怎么好,这位领导听完了,沉默了一会儿说:“唉!好也不能炼,这是中国的国情决定的。”

迫害初期,我和不少的法轮功学员一样,认为迫害法轮功是因为个别国家领导人对法轮功不了解,我们跟他们讲清了法轮功是怎么回事,迫害就会停止。这也是身在中国却不了解中国的“国情”,才导致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因为“法轮功好”,就可以炼,这种简单的推理,对外国很多领导人都是适用的,但在共产党中国就不灵了。迫害初期,江泽民指使中国媒体用诬蔑、诽谤的手段向全世界撒了个弥天大谎,使世界上很多国家不了解法轮功真象。随着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中不断讲清真象,使越来越多的国家了解了法轮功,使世界上越来越多的民族和人民学炼法轮功。现在法轮大法已在世界六十多个国家中洪传,《转法轮》一书已被译成二十多种文字,使越来越多的有缘人学法修炼,法轮大法和李洪志老师获得世界各国一千多项褒奖。所以说,好就不反对,好就让炼,这种“因为……所以……”的简单逻辑在世界各国都是通用的。在任何正常社会里,不管什么党的领导人,他都必须为自己的国家好、自己的人民好,才能站得住脚。

那么为什么中国就那么特殊呢?这是怎么回事呢?这是由共产党专治统治下的“中国国情”决定的。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共产党对敢说真话的人,特别是对坚持敢说真话的人向来都是采取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直至迫害虐杀的做法。从下边这些实例中,我们就可以看出中国对敢说真话的人是怎么样对待的,也就是怎么样迫害的:

1942年延安整风,2月当时的马列学院的王实味在写了一篇《政治家、艺术家》的杂文,又写了一组总题目为《野百合花》的杂文,批评了一些干部中存在的不良现象,后来又对本单位领导写了提出批评的短文。由于他敢提意见、敢说真话,被打成“托派”和“反革命奸细分子”,于1947年3月被杀害。

1953年--1955年,全国开展了猛烈的反胡风反革命集团运动。胡风是一位耿直刚烈的文艺理论家,早在1933年7月,便在上海任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宣传部长、书记,与鲁迅等共同提出了“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的口号。因为有自己独特的文艺理论,常与文艺界领导人发生冲突,在文艺界整风中自然成了批判的靶子。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又写了《三十万言书》谈了自己的意见,被毛上升为“反党”“反革命”性质,于1955年5月16日被捕入狱,被判有期徒刑14年,而正式出狱是1979年1月15日。另外,由胡风问题又牵连到2000多人被迫害,其中很多人都是敢讲真话、仗义执言的人。

在批判胡风的整风运动中,梁漱溟也遭到了同样的批判。梁漱溟是位德高望重的学者,有很高的社会威望。1953年9月11日,他应领导之邀,在“共商国是”的会议上发言,本着对国家负责的态度,诚恳、直率的谈了自己的意见,招来横祸,成为“资产阶级思想代表人物”,被大规模批判。

1957年的大鸣大放运动中,近六百万各界知识分子,在上级领导反复动员、鼓励的情况下,提出了自己对本单位领导在工作上的意见或建议,结果被打成“猖狂向党进攻”的右派分子,成为“你死我活的敌我矛盾”。

举其中一例:云南省昭通专署机要员李白垓,那一年刚刚16岁。在整风会上,单位领导在会上反复鼓励大家提意见:“不要有什么顾虑。”李白垓诚实的提了一些自己的看法,被定为“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成为右派。经过八年的非人折磨后,又被捕入狱,在被迫害中始终不屈服,招来更激烈的前后长达21年迫害。

1959年夏天庐山会议上,经过调查、了解了最底层民众的疾苦后,彭德怀完全出于对国家、对百姓的一片赤诚而上书直言,立即被打成“反党集团”、“军事俱乐部”,与彭德怀同时受批判的还有所谓“军事俱乐部”成员――张闻天、黄克诚、周小舟等人。在由彭德怀事件引发的全国反右倾运动中,被划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党员干部有365万人。

1966年文革期间,年仅24岁的遇罗克因不同意当时盛行一时的“唯成份论”,写了一篇有见解的文章《出身论》而被抓捕入狱。在审讯中,他又敢于坚持自己的看法,被加上“恶毒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罪名竟被处决。

容国团是为了祖国的体育事业,毅然放弃原来优厚生活待遇,从香港回到大陆的,他为中国争得了体育史上的第一个世界冠军。1968年5月12日,当他被通知要揭发别人的问题时,他只说了一句实话:“他们都是好人,是热爱毛主席的。”就因为这句实话,被诬陷为“颠覆祖国的特务”被揪出来批斗,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后投湖自杀。

张志新是一位普通宣传干部,她对文化大革命的许多做法不赞成,在共产党的组织会议上提出一些疑问和看法,结果被批判为“恶毒攻击”毛泽东和文化大革命,攻击江青等,因此被捕入狱。在审讯中,她坚拒说假话、坚持不承认错误,被判死刑。1975年4月4日,张志新被割断喉管后处死。

朱宇中,宁夏中卫县一中任教,曾是上海著名教师,因为对“有两个司令部”的提法有看法,认为“康生是中国的贝利亚”,1969年4月19日被捕入狱。因坚持自己看法,拒说假话,1970年2月被处死。

以上只是中国在不同时期对敢说真话的人进行最邪恶迫害的几个典型例子而已,而实际受迫害的人数无可计数。刘少奇被打倒后,有一口号很说明问题:“刘少奇不投降,就叫你灭亡”,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只要你刘少奇承认对你的栽赃陷害是真的,就可能留你一条活路,如果你坚持从事实出发,不说假话,那就只能是死路一条。最后刘少奇就真的被迫害致死了。邓小平就以他的狡诈做了“永不翻案”的保证,过了一关,保住了老命。

修炼“真、善、忍”,就是要坚持说真话,这就犯了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国情”的大忌。如此害怕讲真话的人,那么中国的国情实际上是什么呢?中国的事情都有它的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实质的,是客观存在,是不能或不敢让人知道的,不让人说的;另一方面是假象,是要大力宣传的,胡吹胡编出来骗人的,如中国的国家选举或党的选举。本来是几个人策划好了的,可偏又来个全国推举代表,由全国代表大会“隆重选出”,极力宣传什么“人民当家作主”,“投下庄严一票”,以此用假的一面掩盖真的一面。

又如,以前共产党对老百姓广泛进行爱国思想教育:我们是国家的主人,过着幸福生活,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还说那些国家的资本家残酷剥削工人的剩余价值。改革开放以后,真实的一面显露出来了:外国公司厂家蜂拥到中国来投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的劳动力太廉价了,就是说同样一个工种工人,在中国只需要付二千元人民币足矣,而在美国,就要付给工人三千、四千美元甚至更多。假象不攻自破。如果说西方资本家“剥削工人剩余价值”,那中国工人的剩余价值被夺走的就更多了。有人会说,我们是国家的主人,拿走了也是为老百姓谋福利。这是十足的谎言。江泽民买专机、盖大剧院,经常带着庞大的亲信队伍到国外搞高级享受,和哪个“主人”商量过?江泽民动用几千亿的国家资金迫害法轮功和你商量过吗?不要说你那个小老百姓,就是朱镕基等这样的中共领导人也没有过问的余地。

再说现在中国电视、电台天天叫喊着“以法行政”“建立和谐社会”“维护人权”“现在是中国人权最好时期”等等,这些话其实就是让你作如下的正确解释:目前正是在全国各地非法抄家、非法抓人、非法虐杀的情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猖獗的时期,它甚至是每天都在发生着。长期以来,这种当面说的是一套,背后干的又是一套的流氓无赖做法,这种和国际社会极不协调的特殊国情,就决定了它最怕人讲真话的特点。

江泽民流氓集团想模仿毛泽东把法轮功当作刘少奇、彭德怀,当作几百万受尽屈辱的右派,照方抓药,象迫害历史上其他好人那样把法轮功学员全部打压下去,那可是白日做梦了。修炼法轮大法是对真善忍的高尚信仰,人心是暴力永远也无法改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