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明慧网2005年2月9日】2004年对于被关押在女子监狱的大法弟子来讲,仍是黑暗的一年,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鼓吹人性化管理,狱长刘志强在大会上公然宣称:对法轮功弟子不许打骂。实际上,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从未停止。他们经常用的酷刑叫“大上挂”又叫“苏秦背剑”,将人双手一上一下反铐在背后,再将人吊在高处。

2004年4月,七监区大法弟子王法娟、李冬雪、陈云霞、缪晓露等人被上大挂,致使王法娟等人昏死过去。四人身体受损,手腕被吊裂,李冬雪走路需人扶,王法娟在监舍由犯人李杰监控长达几个月。次日,陈云霞因为闭眼睛被副监区长崔艳带回监舍上大挂,吊昏死过去。7月李冬雪、郑红丽、孙桂芝(50多岁)、缪晓露、刘亚芹(50多岁)、陈云霞等人再次被吊,手段极其残忍。两次迫害参与干警吴雪松、康亚珍、崔艳等人,犯人杨淑华等数人。证人:大法弟子闻杰、吴丽君。

一监区是监狱酷刑迫害的典型,仅2004年给大法弟子用酷刑多达五、六次。5月以前被吊过的大法弟子有耿亚芬、于秀英、张丽萍、关淑玲、范国霞 等多人。7月中旬,陈伟君因不参加点名,关红英等几名犯人在监区长崔红梅的指挥下给她上大挂,一监区大法弟子王淑霞、潘华、刘春兰可以作证。

12月21日一监区五楼16名大法弟子七八个月来,一直码坐在小凳上,由犯人严管,每日长达十三、四个小时,不许说话、走动。犯人郝伟制止大法弟子张晓波说话,上去拖她,争执中张晓波脱去囚服抗议监狱及犯人对大法弟子人权及人格、人身的迫害,队长夏凤英大喊大叫。21日下午崔红梅、夏凤英指使犯人将张晓波、关淑玲、张林文、张丽萍上大挂。干警邓羽、卢恒指使犯人陈芳荟、刘影、刘超、白小丽、辛志荣给张林文上大挂约半小时,致使手成紫色,手腕铐出血并红肿。干警周莹、于丽、于红波指使犯人张秀园、胡凤英等人强行张晓波摁手印,犯人打她,还骑在身上,并强行穿囚服,之后被上大挂,周莹宣称“上大挂是经过审批的,不怕告”。放下后张晓波身体麻木并休克,狱医商晓梅为其量血压、听心脏,并吃了救心丸,当晚出现头痛、呕吐、胸闷、心律过快。

张丽萍吊昏过去后,打针并吃救心丸抢救,醒过来后继续被上大挂,拳打脚踢,日夜铐站在地上,不许睡觉。关淑玲也是同样手段进行折磨,上大挂昏死过去后,犯人用事先准备好的长针扎入人中,打迷魂药,打完后关淑玲恶心、呕吐、走路摇摆,之后继续上大挂,没等掉到高处,人又休克过去。四人手腕均有伤,目击证人有:范国霞、高秀珍、徐景凤。

上完酷刑,他们又开始对大法弟子搜身,大法弟子不配合,恶人又将高桂珍、于秀英、刘学伟戴背吊铐,刘学伟铐了四天,多次挨打,昏倒在厕所后,又被铐住双手。晚上点名时,大法弟子向狱政干部反映情况,干部置之不理,还将揭露她们的丑行的于秀英背靠在监舍,手铐紧贴在肉里。参与殴打的干警有鲁敏,犯人郝伟、王丽颖、刘超、韩建英、刘颖。张晶质问恶警刘晓芳、何宇青为什么给关淑玲打迷魂药、上大挂。她们矢口否认,还指使犯人满运月等一拥而上将张晶拖下床,双手背铐在床边梯子上,21-26日铐在地上,27、28日铐在地上站了两天两夜。晚上不许睡觉,其他大法弟子找干警,干警置之不理。28日陈伟君为此脱囚服,当晚恶警将陈伟君铐在冰凉的地上。29日下午3时,二监区所有干警带犯人回监舍,又将陈伟君、关淑玲、张晶、张丽萍上大挂,除张晶外,其他三人全昏过去,干警找狱医抢救,放下后张丽萍肩部脱臼,四肢麻木,犯人满运月、王玉梅用胶带将她嘴粘上,将其一人关在屋内大打出手,当晚被打得神志不清。31日又将关淑玲转到后院监舍单独由两犯人“包夹”。

女子监狱干警目无党纪国法,没有人性的行为令人发指。呼吁所有有正义的人行动起来,制止这种迫害,并将迫害行为反映到中央、人大、纪检各部门,反映到省司法、党政、监狱管理局,追究刘志强及参与干警的法律责任。

参与恶警:崔红梅、夏凤荧、于丽、于红波、邓羽、周莹、卢恒、鲁敏、绿翠君、岳秀凤
犯人:刘超、韩建英、刘颖、张秀园、刘超、冯小波、盛巧妹、李艳晶、满运月、孙秀云、李艳平、沈显艳、白小丽、辛志荣、王玉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9/95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