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谁在犯法——河北省第四监狱“转化”内幕


【明慧网2005年3月1日】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平时严格要求自己,从未违犯法律。监狱是法律的执行机关,特别在宪法规定信仰自由,2004年又把人权写入宪法的今天,江氏集团利用手中权力,无视法律,一手遮天,拿着人民血汗钱而迫害自己同胞却不手软,更有甚者为了邀功请赏,掩盖事实真象,逼迫大法弟子说假话、写所谓“四书”。河北省第四监狱(即石家庄北郊监狱)专门派最邪恶的刑事犯“保护”我们,连下楼打水都要限制。

由于看管我们的犯人搬弄是非,致使三名大法弟子被无故关禁闭,大法弟子集体绝食请愿,要求监狱处理此事,意外的是狱里的教育科到医院叫来大夫为大法弟子“治思想病”,强行野蛮灌食。四中队大法学员雷中富绝食期间先后被灌食三次,他们故意将胃管反复插进拨出,进行折磨。当雷中富刚刚开始吃饭就又被扭送到特管楼进行“转化”。所谓“转化”就是被逼坐在小凳子上,二十四小时不让合眼,由三个最邪恶的犯人看管。罪犯李林、李向阳对雷大打出手,稍一闭眼就打嘴巴,打耳光(挨打不下上百下),几天后雷中富便熬得头晕目眩,一闭眼就天旋地转,昏昏沉沉,二凶犯各拿一块长一尺半左右,宽二、三寸的铁板条打雷的头部帮雷醒盹。雷不堪折磨,用头去撞墙,二犯大怒,用脚猛踢雷的腰部,造成半月后仍疼痛难忍。值班队长恶警赵军(狱政治处主任)哄骗他打坐,不让下来,就这样一直折磨九天九夜不让睡觉。

自2004年10月下旬至今,五大队集体抗议而无端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有:夏兴民、张之泉、刘焕杰、郭志江、雷中富,时间长达一个月。期间,大法弟子夏兴民等多次要求面见狱长肖峰,要求查证大法弟子在狱内被迫害的事实,依法惩处打人凶手。然而作为执法机关、法律维护者的监狱狱长却做贼心虚,不敢出面,反而残忍的指使狱教育处邪恶干警汪国宾、李立科、张忠林、明涛、赵军等在狱特管楼三楼设立“转化班”,利用凶残的罪犯对大法弟子残酷的折磨,手段残忍,罪恶罄竹难书。

同期,在“转化班”被迫害的还有大法弟子王炎、葛振林、王胜彪等。其中曾是河北满城监狱狱医的大法弟子王炎为抗议非法、强制的残酷迫害而绝食90多天。大法弟子葛振林经历残酷的折磨迫害依然金刚不动,极大的震慑了邪恶,恶警也怕得无可奈何,四监狱哪个大队都心怯不愿接收他,至今仍在入监队。

作为人民警察,以减刑为诱饵唆使犯人殴打大法弟子以达其目地,善良百姓负屈含冤,投诉无门,我们一定让其大白于天下,谁是谁非自有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