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教养院的强制转化:烧焦的皮肉散发出呛人的气味

【明慧网2005年3月10日】我叫刘万利,今年40岁,辽宁绥中县秋子沟乡西山村法轮功学员。在教养院期间,我亲身经历了2002年11月份葫芦岛教养院建院以来对大法弟子最邪恶的一次“强制转化”。下面是对我强制转化的全过程。

我因为2002年5月1日到北京上访,被北京市天安门派出所劫持,转交“葫芦岛公安局驻京办事处”,遭受毒打后又转交绥中县公安局政保科,被非法判劳教三年。

2002年11月份,在葫芦岛教养院,一天晚7时许,恶警刘国华把我带到它们准备好的迫害大法学员的房间里;我一进屋,看到十几名恶警和两个普教站成两排,旁边的床上放着一堆电棍,不知有多少根。一见这阵势,我就知道它们要下狠手。

首先,恶警丁文学出场,要我转化,写出不修炼三书。我说:大法能使人类道德回升,我炼法轮功是为了做好人,要我转化,你要我往哪里转化。说到这里,恶警丁文学凶相毕露,叫两个普教把我按在地上,他们就用多根电棍同时分别电击我身体的隐私部位,并加狼牙棒抽打,一边打一边叫喊说:不写保证就别想出这房间。当时我想,我是一个大法弟子,是师父传大法救了我,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存在价值,我不能听恶人们的,想到这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

他们见我喊,就更加灭绝人性的把电棒塞进我的嘴里、头上、脸部等处同时电击,一边电一边说:中央有文件“打死算自杀”。他们打得我口鼻出血,见我还是没有配合,就更加猖狂的对我使用更加恶毒的手段。我身上烧焦的皮肉散发出呛人的气味,身体多处严重变形,脸部变形得整个象个大馒头。

就是这样,他们还是没有任何收手的意思。直到几个回合之后,在他们残酷的毒打下,逼迫我写下违心的话。

共产党如此的转化手段真是令人发指,多少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遭受到这样的暴虐。我今天要揭露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丑恶变态的嘴脸,为起诉恶人提供又一铁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