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除干扰 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道路


【明慧网2005年3月10日】读了《明慧周刊》156期“写给以禅宗为借口走入邪悟的人”一文,想谈一谈自己在这方面的体悟。因为我也曾在这方面深深邪悟过,教训惨痛,交流出来,希望对同修能有帮助。

为了得法,为了今天能在这里同化大法,我们等了不知有多么久远了。师父没在人间传法、正法之前,谁也不知道师父会如何做。在万古久远的等待中,在人世间千百年的转生过程中,我们也被旧势力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这些东西在我们的后天观念中都留下一些烙印,包括那些所有的古老的修副元神的方法,在今天都在干扰着我们对师父的正信、对大法的正悟、对师父正法与救度众生的正确认识。

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我告诉大家,历史上不管来了多少神、来了多少觉者,他们真正的使命是给大法奠定必需的修炼和正信的文化;(鼓掌)谁也没有度了人,哪一个人也没上了天国,是因为过去的修炼方式是在给今天真正能够度得了人的大法在奠定基础。”师父已经讲得再明白不过了,悟一下,释迦牟尼、老子、耶稣等是不是也是历史上来的神呢?他们包不包括在师父所讲的“历史上不管来了多少神、来了多少觉者”中呢?如果我们在人间等了有千万年之久,是不是思想中、身体上也会被烙上修炼副元神的修炼方法的印迹呢?

在今天的正法修炼过程中,我时时感到它的干扰。从表面上看自己这一生没皈依过佛教、没信过天主、没进过教堂……但在过去的转生中有没有呢?甚至在97年刚得法的时候,修炼的念头刚一出,马上各种过去修炼的方法、念头纷至沓来,时时在思想中冒出师父是不是释迦牟尼呀、是不是弥勒呀、是不是转轮圣王呀等等念头。这种思想干扰看似平常,其实在严重干扰着我们对师父的正信!但是当真正在法中精進、真正按师父的要求修炼时,“师父到底是谁”的思想干扰念头是不会出现的。

可是今天我越来越体悟到师父讲的“如果历史上的那些神度的都是人的副元神而不是人的主体本身,那么大家想一想,这种度人的方式针对今天的大法弟子修炼能管用吗?大法弟子、包括世人的主体都在表面,那么它们干的是对的吗?能行吗?完全对不上号,所以才说它们是在干扰。”(《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师父今天度的是我们的主元神呀!

随着不断在法中精進,主意识也越来越清醒,不断的清理自己不符合法的一切时,主意识也越来越明白。我悟到的是,历史上任何正信,都是为我们今天能够理解师父正法而奠定基础,但却不是大法弟子修炼的榜样,更不是我们要去的方向,只有听师父的话,按师父要求的做好,才是真正的正信正悟。

任何不正的念头都是走向邪悟的危险的开端,有一段时间由于自己曾受密宗的影响,“我就是佛了,我就是道了,我就是……了”的念头严重的干扰了我,被旧势力导入邪悟,胡言乱语,被送入精神病院(已写严正声明),当时造成的负面影响非常大。

这是我当时不能专一修炼法轮大法的惨痛教训,自己修炼道路上的耻辱。师恩浩荡,消除了我变异的思想,使我能够从新返回正法修炼,但毕竟走了一大段弯路。

写到这里,我想提醒同修的就是说,一定要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师父在《法轮佛法(大圆满法)》书后有四个附录,在以前的学法中我曾背下来过,建议有能力的同修也背一背。其中“法轮大法弟子传法传功规定”中第一条:“一切法轮大法弟子在传法时,只能用“李洪志师父讲……”,或者是“李洪志师父说……”。绝对不得用自己的感觉、所见、所知和其他法门的东西当作李洪志的大法,否则传的就不是法轮大法,一律视为破坏法轮大法。”当时自己刚刚从邪悟状态开始醒悟,与一名学员交流,她就一直跟我讲“心一定要正”。当时我并没在意,但随后在一天夜间,我在梦中惊醒,顿觉四周邪魔向我压来,我家住六楼,当时我浑身都在发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心里反复念着“心一定要正”,想着师父在《转法轮》里的讲法,可是没有办法使自己安静下来,可是突然我神的一面起作用了,说了一句:“李洪志师父讲:心一定要正”,周围的一切干扰瞬间消失。

虽然在修炼的道路上有时走得磕磕绊绊,但经常能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时时看护着我。我是半开着修的,一次学法中突然悟到自己是师父一定要要的大法弟子,在炼第五套功法时,师父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一个升华过程:一只无形的手从我身体内揪出一具白骨(恶鬼),我当时心中一惊,但不害怕,说了一个灭字,它消失了,紧接着我穿过地狱,经过人间,继续往上升华时看到许多佛的世界,升华没有停止……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精進,让我看到这些。对师父的无量慈悲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只有修好,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去圆容大法,正念正行,用自己所有的一切去证实大法。

个人体会,写出来希望对同修有帮助,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