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病危老父起死回生


【明慧网2005年3月11日】我是湖北武汉地区的大法弟子,曾因坚修大法,讲真象屡遭迫害,我父亲支持自己的女儿,明白真象。去年6月中旬,父亲因年迈且长期身患疾病,身体状况紧急,家人为老人准备了后事。但我坚信师父,相信父亲明白真象不会离去。大法展现神奇,老父现恢复正常,每天早上到公园里玩2~3小时,现在能拿20多斤的米油上5楼。使许多人们了解了真象,知道了大法好。

我的父亲今年73岁,去年6月中旬住進医院,因他长期身患多种疾病(45岁前患有肾结石、肺癌开刀18寸长的切口,肺叶切除,肋骨切断2根,后又患胸膜炎,胸积水,胆总管堵塞(里面长满了石头),右腿骨结核,血色素3克,全身疼痛進食困难,住進了医院。)因父亲年岁大病又复杂,查血都困难,只能靠输血后血升上来,才能检查病情,谁知几次,几百CC血输進去不知血跑到哪里去了,检查还是3克,只得怀疑是血里有吸血虫,把输進去的血吃掉了,做骨穿核实,骨穿是较痛苦的,而我的父亲做时医生像扎海绵一样,扎進去了,医生奇怪的问,这病人是怎么来的,妹夫说坐轮椅来的,因为父亲检查病情就只得做骨穿得结果,妹夫问医生说有什么问题,医生说要注意,他的骨头就像一根长年埋在土里的锈木头一样。要好生照料,千万不能跌倒。跌倒那问题太大了。骨穿的结果终于出来了。血里没有吸血虫,医生对父亲年岁大病又复杂,无法诊断,对我弟弟、妹夫说回家吧!将万余元钱花上也是死,当年2位老人退休费只500多元左右,每月除去150元左右房租、水电费,所剩不多,姐、妹、弟5人共10人工作就有8人下岗,无钱救爸爸。只得惭愧无奈的将爸爸接回。

几天后的一天清晨6点多钟,小弟打来电话,说父亲不行了,请来医生说办后事吧,叫我到大弟家里。丈夫问是不是父亲不行了,我当时头脑什么问题都没有,就只有一念,有师在没事。到大弟家,看见来了好多人,甚至农村的亲友都来了。

我一進门只见爸爸睡在一张不要的木板床上,没有枕头,衣服丢在地上,我一边领会到亲人对我的怨恨、不满,心里想是我没修好,使父亲不能得救,但也决不允许邪恶夺走他的生命,他身体里有无数的众生,他能从病魔中活到今天是师父,是大法洪传延长了他的生命,决不允许邪恶夺走众生的生命。

我靠近他耳边大声说:“爸爸你真正的从内心里喊法轮大法好,地狱不敢收你,你知道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从修炼直到99年5次被抓,非法关押9个地方,不论是洗脑班、看守所、少管所、妇教所、劳教所等。不论是三九的天寒地冻,还是火热的高温40度,你都去看我,在公园和世人讲真象,你说我修炼法轮功身体好了,大法教人向善,劝人积德,做好人,没有什么政治目地,说女儿没有罪,师父好!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你讲的,你从内心里喊出法轮大法好!慈悲的师父就在你身边,他会救你。爸爸,师父第二次救你了。”

亲友们让我上楼,开会怎样办理后事,因我是家里的老大,是葬在城里,还是回农村老家,如果回老家农村当晚就要拖走,要我做主。我回答,你们考虑吧!该我怎么做我怎么做。我下楼了,得法的小妹也紧跟下楼,我说商量是他们的事,爸爸不会死的。

我在爸爸的身边坐下来,(因为他那蜡黄的脸,黑紫色已变形了的嘴唇,深猪肝色的舌头又厚又大伸出来了)谁都不敢靠近,看着爸爸这副样子,我心里头很平静,就象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爸爸那微闭的眼睛,好象看着我一样,我说师父总是救你,你知道大法好,怕邪恶迫害你,不敢修炼,你的生命是慈悲的师父一再给你延长的,我见他嘴唇,舌头渐渐的转色,就说爸爸喝点水吧!亲友都用怨怼的眼光瞪我,我拿水喂了2小瓢,后又喂了2小瓢西瓜水,我说不用20分钟他就会起来,亲友们又瞪我一眼。

下午5点左右,果真父亲那僵硬的身体一下站起来,吓得亲友们一叫。我一把抢着抱住正要倒下的父亲,爸爸小便后,又被放在木板床上,又过了半小时吧,他又站起来了,倒下的身体又被抢抱住,几个人将他架抬到厕所里,一到厕所,就象从楼上倒下来一桶水一样轰的一声,拉出一大堆,难以形容的臭。他已是2个多月未吃什么的人。

我说:爸爸,快谢谢师父呀!就这样果真太神了,我们家来的亲友们说我们不信神,电视宣传法轮功不好,不叫人吃药死了多少人,这看来不可信呀,我的二个叔叔打电话给我的丈夫,赞扬说果真太神奇了,大姑娘坐在他爸爸身边20来分钟,说了一些话他果真活了。姑姑打电话给他的儿子。姑姑急忙走到我爸爸身边说哥哥好了一定要炼法轮功呀!家里亲人周围的人都知道他们回来办后事来了,谁知我爸爸晚上和我们来的亲友们同一桌子吃饭。但父亲仍在接下来的20来天不会讲话,脑完全洗了一样,只会笑。再20多天后,父亲完全恢复了正常,每天早上到公园里玩2~3小时,现在能拿20多斤的米油上5楼。

通过这件事情我反省自己,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修这么大的法,众生为法而来,我又在做着救度众生的事,我深感内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别看我被抓,大法的三件事也在做,可是真正的基点,是不是在法上,是不是真正对照大法修正自己几多执著和自己的一言一行,是不是把大法的美好展现给世人了?我们这一门就开在常人中修,我今天的一言一行归正了自己没有,配不配给后人留下来。配不配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和肩负的责任。

师父在《致2005年欧洲法会》中说“人类的历史不是为了当人为最终目地的,人类的历史也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人类的历史是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