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怒已化刀剑悬 光阴莫作等闲度


【明慧网2005年3月12日】正法洪势的推进所带来的天象,体现在人类社会中是以退党为主要内容的急剧变化。目前,每日上网退党(团)人数已达到一万六千之众。但在我看来,尚有忧虑。

为什么呢?因为正确看待这个数字递增的前提条件,是当前整体退党(团)的人数与当日退党(团)人数的比值,是在增高呢?还是持平、或有所起落和降低呢?相对前一阶段,仍然是十比一。也就是说:即使每个人都在不停救人,也只收到了百分之十的效果。冷静想想,这个数据就算整个都是国内的,也并不乐观。

如果很多人都是只图自救,不愿救人——不愿把这个福音往下传。那么这个人数就显示了其中的大法弟子所面临的压力之大、和付出的艰巨!以及人的不可救要。许多人包括很多学员在内跟不上来,他们以为:会这么快吗?这句话里当然有许多说得出和说不出的缘由在内。却不知包括对常人在内来说,这里的每一个缘由都是专门针对他们严密安排出来的。为什么对常人也这么讲呢?是因为旧势力就想要淘汰他们看不上的人——有常人,也有炼功人。

由于旧势力的刻意安排,许多人在历史上没走正,旧势力对他们“法外施恩”,他们也习惯了这一套,导致了他们今天在自己造成的败坏环境的假象中心存侥幸的封闭状态。他们悟不到、去不掉和旧势力的约定,先是影响学员提高,继而影响到洪法、最后表现为阻碍正法进程——在造成大法不同程度的损失的同时,也定下了许多世人走向面临淘汰、不能得度的危险局面。最让他们想不到的是:在这种局面中的生命出于绝望,反过来也死死的咬住他们不放。

讲到这儿顺便提一下,师父为什么允许世人念“法轮大法好”就好病呢?我个人理解,针对当前那些打上兽记的人们而言,就是为了让其相信,好在最后的生死关头能够闯过去、从而免于淘汰!如此的苦心救度,有人还是不行!

师父永远是慈悲的,但又从来都是非常严肃的——而且有些话其实说得是很重的、非常重的!只是这些人一直如在梦中,真让人觉得既可怜、又可悲。修炼为什么这么难?是因为法对宇宙众生的严肃要求。法的标准金刚不动,才能衡量一切不正,从而正法。也正因为如此,正法洪势挥手即过,毫无通融。这些师父在讲法中已经多次提到过了。只是很多人没感受到其中的份量,过后也没细想想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老是不以为然,要么就是想当然。胡不胡闹那是人的事,大法可从没跟人开过玩笑,什么时候也没用常人的标准看过事情。而且正法的基点根本就不在人中!

写到这里,我真不忍心再谈下去——其实许多人原来的位置早都失去了,只是真象没显,他心里不知道,还感觉自己不错呢!等到真明白过来的时候,他何止是追悔莫及呀!那也没办法,今天该你做的你就不做,或者不理智的把事情做坏,结果最后都推在别人身上、都压在别人身上了……。

再提两点。一个是《圣经》里讲“神大怒的酒”,前些天笔者感到,这个“大怒的酒”已经从上到下贯穿下来,摆在另外空间中人的面前了。大致的讲,那“纯一不杂”的感觉是清正、沉穆的。具体很难描述,那个“怒”冲着谁来的?可能就包括那些不做该做的事的人!抹不掉兽记的不用说了,就算你抹掉了,也容易有大麻烦的——那么多生命因为你而毁掉,你对待正法的态度全宇宙看得明明白白、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师父也无法为你善解!是你自己不争气啊。

第二个是,最近的天气真出奇,寒流一个接着一个。其实大家都知道,是在向后推。但是其中有差异。我个人的看法:开始时应该是上面的原因多一些;而现在则和退党的人数关系很大,一半以上的原因是人类通过自己的行动求来的。也就是说,是人自身的正念、善念造成了时间的延续——但也是很有限的。不是讲“稍纵即逝”吗?由于人类自身既定因素的干扰,这个时间的截止可能是非常突然的。其实单就气候本身的忽冷忽热、剧烈起伏来讲,就已经是相当凶险莫测的了。

最后一句:光阴莫作等闲度,佛恩莫作等闲看。有些人是得立即好好想一想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