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610”再没来找我谈话


【明慧网2005年3月14日】一次,州610×副主任及州机关610负责人一起到我的办公室找我谈话。同办公室的其他人都出去了,我想610的个人也是救度对象,就一边倒茶一边发正念,清除她们背后的邪恶。她们说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公务员不得修炼法轮大法等,我告诉她们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况且××党掌握着国家机器,何必怕我这么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女子信仰真善忍呢?何必要把我当敌人呢?何况 “政治”在我的眼里是很肮脏的,我是一个修炼的人。

也许是第一次听说“政治是肮脏的”,×副主任瞪大了惊奇的眼睛看着我。我接着说:你知道吗?今天不同了,历史上什么义和团呀、白莲教呀等都是要在人世间搞一伙人争斗达到什么目的为宗旨的。今天,法轮功不一样了,法轮功是修炼,是要返本归真,回到自己先天善良的本性境界上去的,是不要尘世间名利的,人世间的政治离我们太遥远了!

×副主任拿出文件来宣读第几条如何规定要开除修炼法轮功的公务员……我严正的告诉她:文件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吗?文化大革命时叫你去割张志新的喉管,你也去吗?明明“自焚事件”是假的,栽赃陷害法轮功,你也跟着他们陷害吗?其它地区修炼法轮功的人你看不到,你看看我,看看我们这一地区的炼功人,他们都在按真善忍做好人,用“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来要求自己呢。你应该抱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向上级反映。

她愣住了,说:我也不容易,从很边远的小县来到州级做这份工作。我说“老天安排你做这份工作,不是偶然的,是要看你的良心会怎么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老天爷在看着你呢!古时驸马爷叫韩奇去杀秦香莲,他知道这是昧良心的缺德事,宁愿自杀也不杀人。今天不要你为法轮功舍命,只要你善待一下这些修炼人,别迫害他们,他们真的是很好的人啊。你还有两个女儿,不要等以后让人家指着她们说:她妈妈就是迫害好人法轮功的。”

这番话对她的震动太大了。喝茶时,一根茶叶掉在地上,她捡起来放到嘴里,又发现不对,才扔到垃圾筐里。

我看她善良的本性仍在,只是被埋没了,真为她难过,脱口而出:我真的为你好!当她们走出办公室时,她低着头,不看我。我又说了一遍:我真的为你好。

这件事情对我的震动也很大,念一正,力量这么大!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世人太需要明白真象了!

与功友交流后,大家都很振奋,增强了许多人讲真象的信心。同时自身环境也发生很大变化。当同事有意问起610的领导找你谈话,这次对你有帮助了吧?我告诉他们:我觉得我对他们还是有帮助。他们听了都觉得惊奇。当我把说的一些话告诉他们时,很多人震动了,甚至一位同事竟说他这个党员都是别人强迫他加入的,怕我不相信,连说“真是这样的、真是这样的”。

从那以后610人员再没来找我谈话了。

我想,谁也不配来迫害我,谁也不配来干扰我做三件事。只可能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需要明白真象,与我有缘。

2004年11月一天,愣头局长突然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你信仰哪样信仰?不准信!××党不准信的就不准信,想都不准想!”我说:“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民政部没有立法权来规定公务员不准修炼法轮大法。人大才有立法权,而人大是在先抓人后才出台了一个什么反对邪教规定,而且从没提过法轮功三个字。”他说:“××党不准的就不准。”回来的路上,我想对于局长这样在单位里的老大,唬人唬惯了,对他讲真象不能用柔善的一面讲。我做好人应该理直气壮,“正天正地正众生”(《洪吟〔二〕》)才对呀。

12月的一天,局长把我、两个科长、纪检组长叫到办公室,拿出一张纸来念5个问题要我回答:1、你对法轮功有什么看法?2、法轮功是否参与政治?3、法轮功好在什么地方不好在什么地方……。我说:“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提高道德修养,对单位对国家对任何人都有好处;法轮大法是修炼,能让人返本归真,是要放弃人世间的名利情的,怎么是参与政治呢?……

开始时,心还有点跳,后来我的心情非常平静。局长用食指在桌子上画一个圈说:“你要是觉得单位对你是个约束,你就……”“辞职”两字还没说出来,我就正色指着他说:“我绝不会人为的改变我的命运、主动辞职。你要做什么是你的事情。你也改变不了我的命运。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要为你做的事情负责。法轮大法是修炼,他比我的命都重要。”

会议室里静极了,没有一个人帮他说话。他拿出一个文件来读了很长一段,我说:你读那么多我记不住,复印一份给我。他说:“不行!这是机密。”我大声说:“既然要迫害法轮功,就不要偷偷摸摸的。复印一份给我。”他说:“不复。”其余在场的人都在偷偷笑呢。

最后局长说:今天下午你不要上班了,回去写一份认识交来。我告诉他决不会写的。如果是叫我写点工作总结什么的那没问题,但我的思想你看不见、管制不了。

回来的路上我真有一种“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洪吟〔二〕》)的感慨。才走回办公室的就有同事对我说:别写,不写是对的。这件事情在我们单位一下炸开了,认为法轮功真了不起,敢说真话、敢坚持信仰。有的很关心,说要小心,有的说需要钱就说……。这真是人心所向!

叫司机送我回家的路上,我又跟司机讲了很多真象。才回到家,丈夫早接到单位电话,让多“开导”我,叫我星期一要去上班。我当时觉得局长也挺可怜的,人家把他的官位和我连在一起了。其实是我们有缘,我绝不会人为的跑哪去的,这就是我修炼的环境。

后来人事科长来叫我写认识,说我以前转化过等等,我告诉她:“这正说明你们的残忍,把我戴上手铐,关在拘留所,利用我没修去的怕心、人情心逼我转化,让我生不如死。多残忍!你知道吗,法轮功真是一片净土,当时公安局‘审问’我时都是问‘你为法轮功付出了多少钱?’而不是问‘你从中挣了多少钱’,他们都知道,学法轮功的人就是正,都是义务付出,分文不取的。你今后不要来逼我了,历次运动都是发动群众斗群众,等运动一结束,吃亏的还不是在运动中昧着良心干坏事的群众自己吗?”以后,她再也不听谁的来叫我写认识了。

纪检组长、副局长也分别找我谈话,并有意告诉我所有电话都被监听,他们什么都知道,就算平反也是几十年后的事了,吃亏的是自己,只要我写几句,就保证我的安全等话。

一个个人乃至一个团体,不能以德服人、以理服人,而采用周期性的发脾气乃至国家暴力来强制让人改变,是多么愚蠢!完全与“真善忍”背道而驰。

2005年初,一年一度的公务员考核要定级了,晚上8点,局长又把多位其他领导和我叫到会议室,这一次不提写不写认识的事了,也不问修不修炼法轮功的事了,说要给我最后一次台阶(如果连续两次定为不称职就要开除),只说对法轮功的态度就要定我年度考核称不称职。我笑着对局长说:“谢谢你。我对法轮功根本不存在转化不转化的问题,我按照真善忍做一个与人为善的好人,你叫我往哪里转?”他看着我,愣着回答不出。

我看着他笑:“你们要怎么定我的级是你们的事,但是你们在档案里写明原因是因为我按真善忍做好人而定我不称职,将来你们就面对历史的审判吧。”他们发现什么都不起作用,局长就说我们并不是对你有什么,是上面有文件,有规定。作为局党组书记,明知你的问题还定你称职,上级会说我有问题了。当一位副局长接口说:“人大常委都定了,法轮功是×教”时,我严肃告诉她不要乱说话,“话一出口,罪业即成”。“人大”根本没提法轮功三个字。

我声音虽然不大,她一下停住了,梗在那里再也没说话。其他人静静的,连局长都不帮她的腔。我告诉他们:“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今天对我做了什么都是对你自己做的。我相信按真善忍做人的人一定会有美好的未来的。你看今天我们能坐在这里,是因为我们有缘,我要是不告诉你们真象我真的对不起你们。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人,真能使人返回到先天善良的本性上去,真的很好,你不想回去吗?”最后局长客气的说,需不需要叫辆车送我回去?我说不用,我从不怕走夜路,谢谢你们。

从局长三次和我谈话态度转变的过程,我知道他再不会粗暴简单的认识法轮功了。

当单位将考核表发给我填是否同意单位意见时,他们真的写上“对××同志2004年度考核,在自己总结自评和民主测评的基础上,局党组要求她对‘法轮功’的认识情况作表态时,本人一再坚持李洪志的‘真、善、忍’是她做人的追求,其对‘法轮功’不存在转化不转化的问题。根据她对‘法轮功’的认识态度,并按照×处办发〔2004〕3号××省《关于涉及“法轮功问题人员有关具体政策的补充意见》的实施细则和州委610办《关于州××局报来的××2004年度考核定级的请示复函》以及《××省国家公务员考核实施办法(试行)》,经局党组研究确定为不称职。”迫害的就这么愚蠢,“职称评定”的“不称职”仅仅因为修法轮功学真善忍做人,不为别的!

我就在“被考核人意见”一栏中写上:不同意单位意见。我按照“真善忍”做一个与人为善的好人、对单位、对同事、对国家都有好处的修炼人,叫我往哪里“转”?何况本人在2004年度负责的全州冬春农田水利建设工作中成绩显著,荣获省一等奖。仅因为我按“真善忍”做人,提升自己的道德,就要人为的定我年度考核不合格,未免有失做人的起码良知。请不要用什么“是上面的规定、文件”等来当借口,来掩盖自己分辨善、恶的本性,把自己推到万劫不复的地步。善恶有报是天理,人做了什么都得偿还,不要对一个修炼中的人行恶!救救你们自己的良知吧。

交回表之前,我复印了多张,发给同事朋友看,让人们认清法轮功就是因为教人学真善忍、做好人才被迫害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