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边同修证实大法的小故事


【明慧网2005年3月14日】在这场从未有过的邪恶流氓集团的迫害中,我们大法弟子将走过正法修炼的六个春秋。我们虽遭受过无人性的迫害和折磨,但在这几年中有师父的呵护和指引,我们逐渐更成熟了,历经曲折而走出了一条真正光明的路,在正法的道路上我们也真正明白了来人世间的使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里向大家讲的是我身边的几位同修证实大法的小故事。

*一对年轻夫妻

东邻有对年轻的夫妻,父母因病去世的比较早。夫妻俩有幸在表哥那里得了大法后,学法炼功很是认真,精進修炼。7.20的邪恶镇压大法,他俩進京上访想说句公道话,被抓,回来就被送進了看守所。然后被抄家、罚款,被开除公职。但夫妻俩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讲真象,救渡众生。他俩把爸妈留下的仅有的住房匆匆卖掉,把钱全部用到证实法上。

*小花的故事

夫妻俩讲了他们的小姨妹、一位乡下没有什么文化农村妇女小花的故事。小花上有公婆、中有丈夫,下有两个孩子。小花她没有文化,邪恶未镇压大法之前她家曾有一个学法炼功点。

7.20后,小花進京上访被恶警抓回,送進看守所。黑帮爪牙将她全家押到看守所-公公婆婆还有常年带病的丈夫抱着一个不满两岁的孩子站在铁窗外,孩子被吓得大哭,想要妈妈,警头儿诱骗她道“是要法轮功还是要孩子和这个家?” 小花坚强的说都要,直气得警头用下流的动作猥亵她,并当着亲人的面打她,但她仍不向邪恶妥协。

小花出狱后全家没有生活收入来源,公公婆婆又年老体弱,丈夫病重没钱就医,全家只靠她卖点地瓜、青菜度日。但恶警和村子里的治保还是三天两头的去抄她的“家”。有一天,突然闯進她家里看见桌子上放着10元钱,有个恶警上去就抢。年老的公公苦苦哀求是全家两天的饭钱,恶警不但不放下还破口大骂他们怎么还不断气?她丈夫实在忍无可忍,便从床上咬紧牙关强撑着爬起来要和他们拼命。才把恶警吓走。小花为讲真象救众生,多年来风里来雨里走,雷打不动。去年因印资料需要钱,她把结婚时的首饰全部当掉,300元钱,虽不多,却十分感人。

*70旬老夫妇:“抓紧,时间不等人”

我老表和表嫂年70有余,是市里的退休干部。几十年的工作劳累,年迈体衰一身病,通过修大法身体得到了康复。在单位威信本来就很高,因为他们为人正直、厚道,但流氓邪恶镇压法轮功以后,610多次到他的单位检查,命令单位不许发放他俩的退休金,并说对法轮功学员要坚决采取“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折磨、精神上搞垮”的一切手段。然而,为了讲真象救度世人,表嫂夫妇把自己一生积蓄全拿出来用到洪法上。他们买机器、印资料,用实际行动讲真象,不分白天黑夜,节日假日。他经常说的一句话也是“抓紧,时间不等人”。这里的610的恶警听到他的名字都头痛。610为了让他转化,绞尽了脑汁使尽了招数也没能改变他们。

*小弟子:“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你打不死我的!”

我弟弟的女儿纯纯,5岁就跟着弟妹炼功,几年过去了,现已是“老弟子”了,修炼使小侄女真同她的名字一样纯净得象块白玉。每天除了学习,都跟着她妈妈一起发资料救众生。

她妈妈曾经被恶警抓过,现在,再发资料时小纯纯都是给妈妈做掩护,每份资料都是她亲手放到叔叔阿姨的手上。恶警几次抄她的家,那时她太小,看见他们象土匪一样又翻又砸,她心里害怕。夜里做了个梦:一个恶警拿着枪对着她说:你要再炼法轮功就开枪打死你。纯纯没有怕,说“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你打不死我的!”恶警便被法轮打倒不见了。

弟弟的家境很贫穷,已是中国的“三无人员”即农转非户口。1、没有土地(土地被村子里干部收回卖掉),2、国家不负责安排工作,3、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金因为他们炼法轮功被无理断绝。全家只依靠弟弟打些短工来维持生活。就这样的条件纯纯的学习在班级总是前几名。老师们都非常喜欢她,夸她聪明懂事,她经常在学校给同学讲法轮大法好。今年过年她把叔叔阿姨给她的200多元压岁钱都拿出来捐给了制作真象资料的我们。她悄悄的对我说,也想用这钱买些漂亮的头花、漂亮的衣服穿着上学。可是又想到更应该象大人一样用实际行动救度众生。

*大法弟子张姐:“一生最大的幸福是得到了大法!”

西邻张姐和她的丈夫,几次進京上访和发放真象资料被恶警抓捕。张姐被判三年劳教,同时她丈夫也被恶警重刑拷打,折磨得使其全身受伤,逼他说出我们的资料点,他没有向邪恶势力低头。眼看他生命垂危,恶警才将他放出,出狱不到一周就含冤离开了人世。

张姐在狱中用正念走出黑窝,回家后才知道丈夫已离开人世。可她没有被失去亲人的痛苦所打倒,她擦干泪水,又投入到救渡世人的洪流中。她的足迹踏遍每个市心角落,不管是城市、乡村、大街、小巷,把每份资料送给有缘人,死亡的威胁仍挡不住她那坚定正念的心。

有一次我去串门看她,居住的这么近见到她真是不容易,她太忙。这次看到她和几年前有些不一样了,在狱中几年的折磨和失去丈夫的痛苦,使她头发虽然都白了,但还是那样的有精神。她为了自己的信仰,早已把自己的楼房卖掉,住進了不到6个平方米的简陋的棚子里,还是两人合租,那天正是大雪封顶的冬夜,棚子里又湿又冷,除了睡觉的小床,屋里就只有一个小得可怜的炉子,用来做饭。我去时正好赶上张姐吃饭,冻干了的馒头切开泡在水里,和着自己淹的咸菜。饭尽管粗劣她并不觉得不好吃。同棚的人告诉我,亲戚送给她的油和鸡蛋她不舍得吃全部卖掉后把钱都用到讲真象中了。

看到这些,我眼睛模糊了(我也是在黑暗时期失去妻子的人)。我问她苦不苦?她却说感觉苦的时候想想密勒日巴修炼的故事,也就不觉得苦了,反而感到一生最大的幸福是得到了大法!她还告诉我,有时也想她的丈夫,回想和他一起走过的路程,感到很幸福,每到这时师父的话:“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路》)就在耳边响起,她说“我就放下不想他了,干我该干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