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放下人心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2005年3月14日】我今年45岁,是一个残疾人,依靠双拐行走。我在2岁时不幸染上了小儿麻痹症,后来又得了糖尿病、心脏病、盆腔积血、颈椎变形等多种要命的病,生活不能自理。家中上有老、下有小、里里外外全靠丈夫操劳。几十年来,四面八方,寻医问药,花钱无数,也不见效。丈夫的工资是家中的唯一经济来源。身体的病痛、精神的苦恼、经济上负担,使我感到生不如死,在痛苦中煎熬。

99年3月底,我有幸得大法,开始我根本不懂什么是修炼,目地就是想治病。没想到仅一个月,我的身体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能干家务,全身轻松。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们全家无不感谢师尊的洪大慈悲,称颂大法的神奇。

通过学法使我明白了,法轮大法是佛家修炼法门,要求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提高心性,时时处处做好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懂得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我发自内心想修炼,并决心一修到底。为了大家共同提高,我请同修到家里集体学法。回忆那段时间。我每天清晨去炼功点,和大家集体炼功。晚上与同修在家中集体学法,心性提高的很快。身心沐浴在师尊的佛光里,无比的愉快、祥和、幸福。

99年7.20,江丑与中共邪灵勾结,迫害法轮功。我身为大法的受益者,怎能视大法蒙冤而不见?眼看世人被谎言欺骗带入罪恶的深渊而不管?我先后三次去北京上访,说真话。前两次中途就被抓回(99年底、2000年10月1日罚款500元)。第三次,2000年10月4日,我终于站在天安门广场,喊出了我的心里话“法轮大法好”!我被警察抓到驻京办事处,遣送回当地,被非法关入秦皇岛市第二看守所拘留了33天。2002年十六大期间,我在家中,被张庄派出所恶警安士刚等再次绑架到第二看守所,我绝食抗议10天,第13天被释放。2003年1月29日(腊月27),我于家中被恶警安士刚、张鹏骗到派出所,企图逼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我不配合邪恶的要求,第三次被关入秦皇岛市第二看守所。我绝食10天,全身长满了疥疮被释放。

回家后,我全身浮肿、嘴斜眼歪、尿血。经过学法、炼功,疥疮好了、嘴眼恢复正常,停止了尿血。但浮肿时重时轻,持续到2003年3月底,我的视力急剧下降,视物模糊,住入了医院,花了4000多元无效,双目失明。时至今日,全身浮肿,涨、痒、痛,四肢无力,翻身起坐困难,生活不能自理,长期处于魔难之中。

通过学法我认识到了自己走的是旧势力安排的路。根本原因是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一)没做到静心学。虽然每天都在学,可是没入心,流于了形式。因此,对法的认识不足,不能在法上认识法,用人心理解。表现在身体哪一不舒服,出现和自己以前同样的症状时,就怀疑是病。進而认为自己原来是“危重病人”,怀疑师父是否管自己了,在法中找借口掩盖自己的执著。挖其根源有隐藏很深的根本执著(治病)没去掉。求在世间的安逸。心性与行为存在问题,遇事不按法的标准衡量对照自己,不把自己当作修炼人。表现为一难受就“哎呀,妈呀”的,梦中过关“喊自己的家人帮忙”却不想自己是修炼人,也想不起师父。这是实修基础差的表现。

(二)对讲真象用心不够,掺有人心。对方接受就高兴,不接受就认为不可救要,而不向内找自己的原因,并把身体的病态当成了讲不了真象的借口,默认了邪恶的迫害。

(三)不能静心发正念,思想、身体的干扰严重。执著自己身体变化、感觉。心随感觉而动,好点就高兴,不好就认为不起作用。同修帮助一起发正念也是时好时坏,找不到正念,和同修切磋交流时明白过后又糊涂。被人心观念所障碍,妒嫉心、争斗心、自卑心、依赖心、求安逸心、怕心、疑心、有求之心与固有的观念,被旧势力放大加强,从而加重迫害。

回顾自己所走的路,发现了自己对病的根本执著,是旧势力迫害最大借口。同时自己对法认识的不足和各种执著不去,也是它们能长期钻空子的原因。我5次被抓,3次被关押闯出看守所后,都没有将其邪恶曝光,认为我又没挨打,从而对这场迫害的实质认识不清,没有站在法的基点看问题,而是以自我为中心,将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认为自己能闯出来,就是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并为此而高兴,实质是变相承认了迫害,没有全盘否定。这场迫害根本就不应该发生,谁也不配考验大法和大法弟子。只有师父给安排的路,才是大法弟子要走的路。

我要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彻底和旧势力决裂。即使在历史上有什么签约我也不承认,那不是我的本愿。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是我唯一的选择。不管我以前做的如何,从今天开始我就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放下人心做好三件事。在救度众生中,修正自己。正念正行走好最后的路,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