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追求、迷惑找回自我

我的退党声明


【明慧网2005年3月14日】

1、曾对共产党的追求

我是“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的,学得第一首歌就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第一个所谓远大的理想就是当一名“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为此,我从少先队而共青团而共产党,加入了全套的中共组织。我曾经坚定地认为共产党是神圣的,甚至连别人随便说句党员不好的话,我都会表示反感,因为我一直还认为党员都是用特殊材料造就的,不会有任何缺点。每当我看到中央有红头文件下达:先党内干部,再党员,再到群众积极分子,最后到群众时,我就非常羡慕。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我终于也成为了一名“共产主义战士”,并决心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一生,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党的需要就是我的意愿,党叫干啥我就干啥,党叫到哪里去我就去哪里……”

2、迷惑的开始

大跃进,亩产万斤粮,没有达到;大炼钢铁,老百姓的铁锅、铁铲、门锁都用来炼钢,群众们可以不睡觉、不吃饭,没日没夜地大干着,可是怎么烧出的焦炭像豆腐渣呢,怎么炼出的钢也不是好钢呢?我带着迷惑回家问父母,回答是:“那是瞎说、胡闹……你年轻,经历少,不懂、不知道就是了……”

紧接着就是三年自然灾害,那是自然灾害吗?实际上就是觉察失误造成的。反右倾时,为一句实话就被打成右派,搞得很惨。我不解,难道不是党叫群众帮助提意见的吗?

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我们的祖国又倒退了多少?从开始左中右站队,到没有中间路可走;从个人、家庭到集体,人人过关,导致夫妻对立、父子反目、两派群体斗争,有的家庭妻离子散,国家混乱不堪。善良的人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被抓起来了,大家一时都在喊着“打倒”,可是把人折磨死后又来个平反,这种行为只能让群众目瞪口呆、不了了之。多少人没完没了地批斗、打倒,最后只是不该判刑的判刑了,不该打倒的打倒了,死了无数无辜的生命。改造的、调离的就更多。这场灾难究竟是谁的错,到底是怎样造成的,连个总结教训都没有,掀过去就算完了,这就是所谓的“群众运动”吗?由少数人就能够挑起这种群众斗群众的行为,这样的党还能依赖吗?党章的有关叙述,如:批评与自我批评是党的法宝,这么大的党内怎么没有承担责任的呢?因为他们把这个法宝只用在一般人群中,而对于上层却从来不用。这不是草菅人命吗?运动多,人们的经历也就多了,谁还敢“犯上”呢?中庸吧,消极吧,都成了明哲保身、但求无过的顺民。除了做顺民,群众又还能做什么呢?

3、找到自己的真心,选对该走的路

1996年,我得到了法轮大法,我的人生从此改变。我从学法中知道了人生的真谛,而且不长时间以后,自己原有的病状全都消失了,感觉非常舒服,真正的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滋味。我下定决心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决心遵守真善忍,净化心灵、多做贡献、少麻烦别人。从大法中我还明白了修心性比什么都重要,也比什么都实际,只要心性提高上来,自身的一切都会发生变化。在短短的几年中,法轮大法人传人、心传心,仅中国大陆就有一亿人在学,并且迅速向世界各地传播。我们每一个知道大法好的人都会说:这是中国的骄傲,对国家、对社会、对个人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我常常想,到哪里去寻找这样的根本大法呢?法轮功在人间的洪传始于中国,这是全中国人民的福分呀。然而妒嫉心极强的邪党之首江××,丧心病狂地喊出“共产党要战胜法轮功”的口号,一定要将立志做好人的大法弟子置于死地,并倾尽国家的财力、物力、人力,从军权到政权再到地方,妄图用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党的一贯作风就是扣帽子,不讲实际,造成恶首江××就能代表法律,就能代表权力,他得以集中全国的党政军大权于一身,所以他就敢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样做就怎样做……什么民主、自由、信仰平等,什么实事求是、人权、宗教团结,这一切谎言在恶首一人妒嫉心驱使的镇压下,更是原形毕露了。这场对中国大地上最善良坚忍人们的镇压,让多少好人心中淌血。

我坚信,真善忍的法轮大法不会被压下去,因为他是天法,是宇宙大法。镇压5年多来,中国的真修弟子一个都没少,而且在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了炼法轮功的身影。邪终不能胜正,恶首江××已经在全球被公审,阴霾总会驱散,光明终将到来。我,作为一个法轮大法弟子,中国的公民,华夏的子孙,绝不愿意再做愚昧的顺民,浑浑噩噩的追随邪党。我是一个修炼的人,我只要老师安排的路,我只信奉真善忍。

参加的运动也多了,实感太累。我已年近70,退休10多年,现在也已经8个月未交党费,按党章规定,超过半年不交,我已经算是自动退党了。我已经郑重发表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及其一切相关组织。也愿同修和世人都能明白真象,看清恶党本质,选对自己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