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活明白了


【明慧网2005年3月16日】有许多人在欺骗和谎言中终其一生也没有明白真象。无辜的跟随着邪党,造下了不可饶恕的罪业,还以为自己活得有价值,是为人类的什么事业贡献了自己的一切,实在是可怜可悲!读了《九评共产党》之后,我一下子清除了多年来的迷惑,认清了我不断深受其害的共产党的真实面目。我庆幸我到了人生的晚年总算是活明白了。

一、长在“红旗”下,认贼为母

我从小接受党文化的污染,非常“热爱共产党”。“爹亲娘亲没有共产党亲”,我把党当成了我的亲妈。上小学时我加入了少先队,并担任少先队中队长,还积极要求加入共青团,结果我不满15周岁就入团了。接着我初中、高中阶段连续6年担任团支部书记,文化大革命时又加入红卫兵并担任其总部的一个成员。这期间我又积极申请加入共产党。我一心一意的相信共产党,党叫我参加文化大革命,我就放弃学业、放弃工作的机会积极参加这场大革命;党叫我上山下乡,我打起背包就出发——爱党所爱,恨党所恨,立场坚定,旗帜鲜明——这都是党文化的要求。

经过了20多年的不懈申请,在我对共产党失去了信心的时候,我被吸收入党。此时我已没有了欣喜,心里想还不如不批准的好,但怕成为共产党的异己分子受到打击而违心的默认了。我做梦都没想到,这一切竟成为我生命史上的可耻的污点。虽然我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已被恶党开除出党,但是我还是要在这里庄重声明:我同这一切彻底决裂,清除党文化的所有流毒,还一个清白纯真的我。

二、诸多疑惑,不敢深思

其实在共产党“伟光正”的光影下,我耳闻目睹与亲身感受的并不是它所宣传的那样,疑惑多多,却不敢多想,因为反党的罪名令人不寒而栗。

被共产党从所谓“万恶的旧社会”救出来的贫雇农经常给学生或群众进行“忆苦思甜”教育,可是令人哭笑皆非的是,他们往往说漏了嘴:在地主家当长工总算能吃上一顿饱饭了。于是听众交头接耳:这人怎么敢瞎说实话呀!

解放初共产党征兵很难,在农村采用了“烙饼”的办法,即把坐满适龄青年的火炕烧得滚烫还在不停的烧,只要哪个人热得受不了一晃悠,就算他“自愿”要求当兵,拉出去就敲锣打鼓戴大红花“光荣”入伍了。

我的远房亲戚到我家来,看见毛泽东的像,点着它说:“你杀了多少人!”我马上警惕起来:这人这么反动!后来得知,她老伴就是土改时被活活打死的,而他们的家业完全是靠自己的辛勤劳动积累起来的。

我的奶奶精明能干,带领全家人辛苦操劳一辈子,才盖了房子置买了土地;我的大伯父好赌博,把家业给败了,一家人都恨他,骂他是败家子。可是土改后,全家人都感谢我大伯父,因为家里贫困被划为贫农受到优待而不至于遭殃。

外祖父家被划为中农。农业合作化时,外祖父眼瞅着人家牵走他的牲口,拉走他的车,扛走他的农具,他百思不解:为什么白白拿走我的家产?这是我的劳动所得呀!可是他什么也不敢说,一股火卧床不起,直到临终他也没有想明白这个道理。

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我积极参加,处处按着党的十六条(关于进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政策)办事,未做任何越格的事情,可是因为对立派争取到了解放军的支持而成为革命组织,我就变成了被打击的对象。我的同学有的被戴高帽挂大牌游街,有的被揪斗,有的被打伤打残,有的被扣上反革命帽子遣送下乡,我还算幸运,只写了上万字的检查。下乡后,我接到一份平反通知书,说是本没有把我打成反革命,为怕我担心,所以发此信。我不禁愤慨,但是多年来接受“要相信党”的教育,我不敢有所怀疑。

一个目不识丁的农村老太太用报纸糊墙,误把写着“共产党”“毛泽东”字样的报纸贴倒了,于是她被抓入狱;一个刚学会写字的小孩误把“王八蛋”三个字写在原有的“共产党”三个字旁边,这孩子和他家长一起被揪斗;一个高中生怀着对毛主席的无限热爱,用钢板刻毛泽东像,被指责把毛的脸分割成了无数小块,又误把像贴在打倒某某的后面而惨遭逮捕。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毛的一声令下,我们初、高中六届学生统统被赶到乡下,升学就业的机会全都没有了,造就了一大批没有知识的知识青年。当年备受“恩宠”的“革命小将”有的至今还在新疆受苦,而这批人现在都已经五六十岁了,看来他们得终生接受“再教育”了。

文革中刘邓陶(刘少奇、邓小平、陶铸)“罪行滔天”,须打倒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可是文革后他们摇身一变又都成了“革命伟人”,是昨非今是呢?还是昨是而今非呢?还有什么反右斗争,三反五反等等,许多事情都叫人无法理解,只好战战兢兢保平安吧。

一九八九年六月初,中央电视台令人振奋的报道青年学生忧国忧民的壮举,可忽然有一天又说学生闹事、烧死了解放军,于是全国上下追查与此事件有关的人,正赶上那几天出差去北京的人都受到审查。后来听说开枪杀学生,坦克压学生,觉得太恐怖了,暗自庆幸自己没与此事沾边。

当党决定让大批工人下岗的时候,同时给公安部门下文件:打击闹事者。人人都有饭吃的社会主义怎么了?不是工人当家作主吗?

在党领导革命的艰苦年月里,井冈山、沂蒙山区等老根据地的人民养育了共产党的军队,他们是为了将来能过上好日子。可是有的记者很沉痛的报道:他们至今还非常贫穷,使人不能不想到党是愚弄欺骗了那些纯朴的农民。

令人感到疑惑的事情太多了,但在党文化中浸泡大的我,从不敢怀疑。

三.为想说一句真话而沦为阶下囚

我爱人是劳动模范,我是优秀教师。在名利的争斗当中,我们都疾病缠身。寻医求药不能解除痛苦,于是我们开始练气功,仍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最后有幸得炼法轮功,这才达到了真正祛病健身。几年来,我们为国家节省了几万元人民币,以更充足的精力不求名利的投入工作。可是一九九九年的七月,共产党却要战胜手无寸铁的法轮功民众。为了说一句法轮大法好,爱人被拘留被劳教被开除了公职。

党把上亿人推到党的对立面,当时我想:这还了得!于是我去北京上访,想向党汇报真实的情况。可是党不准我说话,竟然抓住我不放,把我关进了看守所,送进了教养院,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我开始怀疑共产党了。而看守所教养院里黑社会头子横行霸道,干警贪污受贿都达到了疯狂的程度。干警伙同罪犯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更是令人发指。我对共产党彻底失望了。后来得知我被开除出党,真的有一种解脱感。

我很侥幸能在有生之年看透几乎愚弄我一生的共产党的邪恶本质,能够摆脱共产邪灵的控制,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