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潼南县大法学员张国珍被迫害致死案事实补充(图)


【明慧网2005年3月16日】张国珍,1950年出生,身高1.55米,重庆市潼南县寿桥乡一村一组农民,是其所在村的乡村医生。在修炼前,被多种疾病折磨,牙已全部脱落,患有子宫脱落、痔疮等,修炼后所有疾病都消失了。坚持修炼大法,屡次遭受潼南国安大队队长张良一伙绑架迫害,于2002年6月被非法劳教,在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遭受残酷折磨,出来后全身浮肿,于2004年腊月25日含冤离世。

张国珍在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的照片,被强制穿的蓝色劳教服上有“XUE YUAN”(学员)字样,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认清身份”,强迫承认自己是“劳教学员”。背景上的白条是定身高的标尺。

一、恶徒高压煽动仇恨和欺骗引诱 张国珍无安身之处

2000年2月29日潼南国安张良一伙闯入张国珍家中,把她绑架到拘留所,进行长达近半年的非法关押。张国珍出来后再次流离失所。在潼南小渡镇一亲戚家做了几个月保姆,又到原居住地一亲戚家投住。

2001年9月下旬国安张良到处搜索追捕张国珍,企图绑架,张国珍只好又到一远方亲戚家投住。张良对她所有的亲戚进行了监控,并恐吓、欺骗和引诱说:没什么大事,我们找她写个东西就解脱了,也不用躲躲藏藏的了;你们谁隐瞒她,把你们也抓起来。而且还引诱周围民众举报她。

江氏一伙利用“煽动仇恨”、“高压恐吓”和“欺骗引诱”的手段使亲人、乡亲仇视张国珍,她曾经在那自由生活的乡村顿时笼罩在一片沉寂的恐怖中,使得张国珍无一个安稳的落脚之处。

以后她又多次换住处,并历经近距离被追捕的险境。一次她看到邪恶又来了,于是跑到山上坐进“笆茅”(芦苇)丛中,这时下起了大雨,张国珍浑身湿透,满身是泥。有时长时间呆在山上,不论白天黑夜、晴天雨天;一次她有好多餐没吃上东西了,就到山脚一农民家讨了一碗饭吃。这期间,她曾经的一位患者给予过她的帮助,保护过她。

后来在大法学员的帮助下,张国珍从那恐怖环境中摆脱出来,但开始一段时间睡觉还是不脱衣服,说:这样邪恶来了,撑起来就跑,不用去穿衣服。后通过学法调整心态,才渐渐摆脱阴影。

二、再次被抓,惨遭虐杀

2002年初张国珍到四川宜宾讲真象,被当地恶警绑架,遭到酷刑折磨、刑讯逼供。约10多天后被张良一伙劫持到潼南看守所迫害。恶徒张良穿着皮鞋踩她的脚,她的脚趾盖被跺成黑色。张国珍不配合邪恶的命令、要求和指使,于2002年6月10日被公安局国安大队非法判劳教两年。

在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恶警和吸毒劳教(帮教)人员对张国珍进行种种肉体和精神的折磨,张国珍曾被折磨得昏死过去,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因不准炼功和残酷迫害,张国珍身体很虚弱,造成旧病复发,子宫脱出,一直流着血水,痛苦不堪。即使这样,茅家山女子劳教所不闻不问,也不放她,直到两年非法劳教期满,2004年2月才叫当地接回。

从劳教所出来后,张国珍生活没有着落,潼南小渡镇她的一徒弟(学医)赵群将她收留,帮着诊治病人和照看药店,有一点小小的收入。期间,当地派出所多次来骚扰,并给赵群施压:叫她把人管好,不准其学法炼功、讲真象,出了问题要找她。

几个月后,由于张国珍全身浮肿越来越严重,不适合在药店呆了,于是住到她的侄儿那里。侄儿是帮某老板打工的,老板惧怕受到牵连,就把她侄儿开除了。张国珍只得暂租一个房子住下来,后来就卧床不起了。经过几个月的痛苦折磨,于2004年腊月25日(阳历2005年2月3日)含冤离世。

三、看透恶党,生前退团

张国珍在五年来的迫害中已深有感触,因此她在离世前约一个月时写了退出少先队和共青团的严正声明,表示坚决与共产邪教决裂,已发送。

张国珍离世后,她的女儿(离婚后跟其父)由于受恶党的毒害,人性被扭曲,自己的母亲被虐杀了,不但不指控凶手,反过来还对被害者发气,把仇恨记在法轮功上,把张国珍的大法书、炼功带等全都烧了。这如“文革”时父子被迫相互揭发、夫妻被迫互斗如出一辙。

到目前为止,潼南县已被证实有4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是:唐云(男,约30岁)、李兰英(女,约42岁)、郭素兰(女,约52岁)、张国珍(女,54岁);除唐云外,都曾被非法判过劳教(明慧都有档案记录)。

2000年,潼南县拘留所干警有:刘仲明(男,所长)、李军华(男,副所长)、陈健(男,干事)、龚福春(男,干事)等。

四、张国珍遭受的酷刑演示图

下面的酷刑演示图是根据张国珍生前的描述以及他人的见证而重组演示出来的。


恶警张良踩脚

恶警罗永红打耳光

恶警张良踢她


图5:部分小监“军训”

图6:室外的“军训”队列

维持“军训”的恐怖因素(根据出所的学员描述,拼合示意)

图5说明:部分小监“军训”(下蹲、站军姿),在隔离的状态下恶警和一群吸毒帮教(也叫“包控”)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种方式,数小时强迫学员一动不动保持某种姿势,若有反抗或动作变形,便是毒打;毒打后继续进行,或换一种动作继续。白天黑夜,数天如此。

图6说明:室外的“军训”队列(拼合示意,由出所的学员见证)。站军姿、三大步法(齐步,正步,跑步),任何一个动作都被它们变成一种迫害方式。强制穿劳教服,戴“学员牌”每个大法弟子的左右都是“包控”,一举一动都被包控监管强制。恶警和值班劳教在场外操控和制造恐怖气氛,具体由包控完成它们所要达到的目的,在恐怖气氛中剥夺人的意志。


潼南县国安大队迫害法轮功的专案组恶警:张良(男,队长)、罗永洪(男)、李恒毅(男)、张世茂(男)、刘勇(男)、李永红(女)。
电话 (023)44582011 44552429 手机 13709428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