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六旬老人自述遭恶警折磨的经过(图)


【明慧网2005年3月16日】我叫董长好,农民,四年文化,今年60岁。我原来身体不好,96年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但懂的了怎样做一个好人和返本归真的道理,而且各种疾病不翼而飞,从此无病一身轻。然而疯狂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之徒,连我这个60岁的老人也不放过。

2004年12月13日早8点多钟,我去孩子开的商店给孩子送早饭,刚到屋,就来了两个恶警,要我跟它们走一趟,我不去,他们不由分说把我架到车里,绑架到公安分局,同时到我家非法抄家,结果什么也没找到。

在公安分局,恶警对我進行威胁、非法审问,它们拿出一张照片,问我是否认识,她给过我什么东西,我不回答,并绝食抗议。这样反复审问了一天一宿。14日晚,恶警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把我拉到市北山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还威胁说凭我炼功就可以判三年徒刑。

在看守所,我继续绝食抗议,恶警所长尹忠良,外号叫尹老狼,非常狠毒。它让全号的犯人动员我吃饭,我不吃谁也不能吃。还让全号的犯人骂大法师父。它走后我开始给犯人们讲真象,我说:“我60岁的人好坏还是能分得清,我学法身体健康,身心受益,我不能忘恩负义没有良心,我要说句公道话,常人都讲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身体受益了怎能不说真话。”犯人们明白后谁也不骂大法。

12月16日早饭后,恶警所长尹忠良看以上办法不灵,就派了四名恶警察把我带到里边的一个空房子里,房子外边用比大拇指还粗的铁栅栏封闭着,有一个小铁门,阴森恐怖。姓邱的恶警说:“你怎么不吃饭?”我说:我只能用这种方式抗议对大法弟子的不公平。他二话没说张嘴就骂,我说骂人可耻。恶警常成领着其余三人窜到笼子里,对我大打出手,我高喊:“我是好人。警察不许打人!法轮大法好!”监狱的人都能听到我的喊声。恶警强摁着我,把手铐子扣到我背后猛打。这样不停的打了10多分钟,手铐子勒到肉里去了,我的嘴在出血……我耳边想起师父的话:“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它们终于停下来,打开我的手铐,叫犯人把我抬回号房。我心想,有师在有法在,我什么也不怕。

下午2点多,恶警所长尹忠良带人把我拉到西侧无人区,恶警尹忠良说你打警察骂人,我说修炼的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上来就是几个耳光,把我这60岁的老人打倒在地,用脚猛踩我的头和脖子,还喊着“谁打你了”,边说边打。我真没有想到共产党的干部如此无赖、残忍。我强喘一口气,手指踩在我脸上的脚说:“你的脚现在干什么呢?大家都看到了。”他心虚了,把脚拿下来了。这时我的脸肿了,牙也活动了,嘴里流着血。

21天后拍摄的嘴、臂腕伤疤照片

恶警尹忠良打累了,开始叫人给我灌食。第一次被我扒洒了,他就叫 来更多人按着我的四肢、身体和头,捏着我的鼻子不让喘气,用矿泉水瓶去掉瓶底,强行灌食。那种残忍的手段使我几乎窒息过去,从没有经过的痛苦一拥而上,我只觉得天旋地转,两眼发黑,就昏过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醒过来。

我坚持绝食抗议,坚持炼功,不穿号服,不参加点名,不坐铺,坚持发正念。它们每隔三天就把我抬出去插管灌食,我坚决不配合,它们把我的舌头、口腔多次弄出血和痰来。有一次他们把管插到我的气管里,抽出来的管子上带着血,那种痛彻心肺的感觉真是难以忍受。在我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时,我想起师父的话:“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心里感到很坦然。我想,做好人没有错,邪恶不配这样对待我。

12月30日,我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回到助师正法的行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