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给丈夫看《九评》的


【明慧网2005年3月19日】在九评书来之前,我丈夫基本上还认同大法,但在“是不是在搞政治”这个问题上,时常跟我有争议,我也跟他去辩论,有时还动了气,争的脸红脖子粗的。

因我丈夫在事业单位工作,是党员,还干着一官半职,受了一定的毒害,在对大法的认识上不稳定,一会说好,一会又变了。后来我看见明慧交流资料上有几篇揭露恶党邪恶的文章,写得很有道理,想让他看看。但我知道这正是他的敏感点,就计划选一个他比较轻松时刻给他看。一天早上,他倚在床头上看电视,我就过去跟他说:“有一篇好文章读给你听听。不过有言在先,不准发火,不准冒烟,不准爆炸。”他听后感到蹊跷,我就开始读,刚说出题目,他就喘了一口粗气,随即点了一支烟,但也不好发作,我读了一段,他就开始打喷嚏,一连打了二十几个,自己还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给我净化身体。我接着读下去,没想到读完后,他倒没了言语,我随即又读了一篇类似的文章。我想可能他背后的那个东西被清理下去了,这边他就没有了反感。

过了些日子,来了《九评》,我又想给他看,也是同样的机会,我先给他讲了一段共产党的邪恶历史,这次他又表现出烦躁、发火,因为九评比其他文章更能直接有力的触动他背后的那个邪灵。这次我沉住气,稳住心,我也不跟你争、不跟你犟,也不跟你动气着急,照样继续读下去。他大声呵斥:“你不要强制别人!”我知道,其实发火的不是他,而是他背后的那个邪灵。我又平静的说下去,最后他说:“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说你知道的没有这上面全面,我干脆找出一篇最能引起他兴趣的文章读起来,他不说话了,一直静静的听着似乎睡着了。晚上他有一个睡前看点东西的习惯,我就利用这个机会,又拿出《九评》来给他读,他说:不用你读,我自己看。白天我把书收起来,到了晚上他主动问:“九评呢?”就这样他把《九评》看完了。这次比以往几次更彻底的清除了他背后的那个共产邪灵,从此他再也不反反复复的了。

由此我的体会是:给家人看《九评》,不要带着情,不要带着争斗心或急躁情绪,也不要动摇。对表面的人要和善,对其背后的邪灵,要坚决清除。不要操之过急,上来就让他退党,这样会把他障碍住,先让他明白真象,结合看其他有关揭露邪党的文章,再提退党的事比较好。最好先讲共产党的一段黑暗历史,再慢慢过渡到《九评》这本书,避免直接拿出九评书,一看题目就障碍住。(一般家人并不是认同共产党,只是担心我们做的事会影响他的安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