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唤大家快醒来


【明慧网2005年3月2日】翻过历史的篇章,人类已跨進新的纪元,神州大地的儿女正在觉醒。凡有缘能看到“九评”的读者,我想定能从心中得以深刻的启示,本人当然也在其内了。看着“九评”,渐渐的把我带回少年时代的梦乡——

我是1952年生人,我们家是满族。小的时候懂事起,就看我们家供祖先,供观音。妈妈坐了11次月子,活了我们8个孩子。妈妈经常跟我讲:生下我很不容易,怀我时就闹大病,那时我家条件不好,妈妈每当发高烧犯病时,就缩成一团,蹲在水缸根下来缓解痛苦,再喝些凉水,根本没什么营养来补身体。我呢,在妈妈的肚里更是艰难的活着,妈妈就以为我即使生下来也难活命,没想到,刚落入凡尘的我一双大眼睛很快便睁开了,特别好看,讨人喜爱。降生人世的我让爸妈费尽了心血抚养,经常闹病,半夜三更背我去看病。记得我9岁上学时又得了怪病,不痛不痒,就是睡觉,上课趴在书桌上睡,回家还是睡,妈妈找人看,说我是魂被什么仙给领走了。我也记不清是用什么办法看好的,反正我活了。妈妈说是神佛保佑了我,捡了一条命。

我们家供的祖先总是用黄布盖住,不让我们看,里面有家谱,一根黄绳系着很多布条,五颜六色很好看,听妈妈讲是祖辈传下来的,每当家族中添了新的生命就往上面系一块布条,就连给我们每个孩子取的名字,也都是从家谱中排下来的,上面还摆有小盒子。不知装些什么?妈妈说不许偷看、会头痛,吓得我想看也不敢看。记得有一次,天刚下过大雨,我同小伙伴们到我家旁的河套去玩,看涨水,当时水很大,我还捡了几条小鱼,玩得正开心,爸爸把我拽回家,没打,没骂,让我给祖先和观音跪着,说以后危险的地方不准我再去。小时候从不记得爸妈打过我,但跪祖先却是常有的事,1960年我上一年级,三年饥荒,开始挨饿,瘦得皮包骨,放学就去找野菜,扒榆树皮,凡是能充饥的都吃过了。爸妈为了我们8个孩子,连稀饭也喝不饱,差点断了性命。我也在忍饥挨饿中渐渐长大。

1968年上中学时,开始全国大串联,上山下乡,十年动乱,文化大革命开始。那时宣传毛主席指示不过夜,经常三更半夜的被同学叫醒上街,排成长队集体高呼:宣传毛主席的最新指示,一遍接一遍的喊,搅得街坊四邻不安宁。每人手中必须一本毛主席语录,唱语录歌,忠字舞,照忠字像,不爱红装,要爱武装,那时的我,经常穿的就是一件只有两个上衣小兜立领的草绿色假军装,不让留长发,梳革命头。破四旧时,红卫兵把我家最受保护、也是我家最珍贵的东西:祖先、观音像、座钟、帽筒等许多贵重东西都给毁掉了,无论上学回家走到哪都是“打砸抢”,搞武斗。那时曾流行一时的抢军帽,看谁头上若是戴着真军帽,二话不说抢了就跑,真所谓各显其能,每个人都被搅在其中。无论做什么事,吃饭,购物,见面必须三请示,喊“×××万寿无疆!万万岁!”当时我们就是“一帮哄”什么都不准你想。回首往事,历历在目,事已过去30多年,我如今也年过半百,但少年时的回忆,难以抹去,美好的年华,太多的疑惑,与我年龄相仿的人,都会记得那时的岁月,

全国上下一派大乱,空气都是紧张的。记得全国大串联期间,毛主席天安门城楼接见红卫兵,全国各地学校红卫兵都去北京接受毛主席接见,记得本校有个男生,是学校团委会的,又是排里干部,只因上北京串联回来,没去北京的同学围着他,让他讲一讲去北京的所见所闻,他如实的说着经过,(简单说点)他说:上北京没什么意思,火车上挤得水泄不通,座席下,行李架,就连厕所里都排满了人,车厢里寸步难行,好不容易等到了接见那一天,天安门广场很混乱,都有被挤倒、踩伤的,鞋挤丢的。同学着急的问:天安门好吗?这个同学就说了一句:天安门城楼的颜色像棺材油子的颜色似的,我看不好看。可坏了,就被人告到学校了,就说他反中央,反毛主席,当时就给他定了一个罪名“反军小爬虫”。给关進了学校的黑屋里(破教室),从此天天在学校挨批斗,戴大牌子,大尖帽,跪着,在地上爬,到处游街。无中生有给人家定罪名,遭到非人的对待,往日的同班好友,一夜之间成了敌人。

因为当时我与他都是学校文艺队的,又是学校排委会的,他的笛子吹得很不错,文学水平很好,写的作文总上板报,他大我二年级,同我二姐一班,所以我挺崇拜他。看他遭受这样的不幸,我很同情他。记得有一天,我到黑屋偷着去看他,正巧看管他的红卫兵不知干啥去了,我从破门缝往里看,他当时正在挑豆种,学校种地用的,我小声叫他名字,他很害怕的看看我没说话,我说你别害怕,我很可怜你,你有什么需要我帮的吗?

他犹豫一下走过来,从上衣兜掏出一个不知是啥时已写好的小纸条,从破门板缝塞给我,轻声说:求你把这纸条交给我班某某,一定要交给本人,说话间我看到他眼里转着泪光心情很难过,我赶忙用手指接过纸条,心跳到嗓子眼,这让红卫兵看到还了得,紧紧握住纸条,快步离开。至今我还记得他写的那首小诗:“吹起我那心爱的小笛使我精神振奋,斗志昂扬,想到你,幸福与乐观充满了我心房。”后来出校回家乡,他同这个女生相处很好,由我二姐提媒,几年后结婚,听说生了3个女孩,生活很好。虽是这样,想到往事,总有苦涩的滋味。只因说了句实话,就付出了这样的代价。在很小的心灵中已刻上了无名的烙印。

此时,我想起了同修的几句话题为“眼”:肉眼看红尘,心眼看乾坤,心眼若被肉眼骗,日月反背永难明。是啊,人世中的悠悠万古事,能有几人跳得出这个迷的烂泥潭呢?人类的道德在沦丧,良心在名、利之间变得一钱不值。只因我们的心眼都被人世中接触的假现实所蒙蔽,即便是掌握了全人类的知识,也是难识庐山真面目,只能无可奈何的在人世的名利情之中挣扎,争斗,互相残害。尘世的悲欢离合,恩怨情仇,从人类历史的长河,步入今朝,有谁能揭示它的谜底?

写到此,笔难收,即使用尽了我的语言,也是败笔的文章,唯有奉上师尊的二首诗,与其共享。《回首》:“悠悠万古事,造就迷中人;谁言智慧大,情中舞乾坤。”《大法破迷》:“悠悠万事过眼烟云 迷住常人心,茫茫天地为何而生 难倒众生智。”

过去的时光难以追回,时间不会倒流,是师尊的洪大慈悲,醒了天地唤宇宙,把真善忍的种子播撒人间,洗净了我们的灵魂,开启了我们的慧眼。我在师尊的佛恩浩荡中,象初生的婴儿偎依在母亲的怀抱,吮吸着母亲的手,不肯自立,让母亲日夜的为我操劳。8年的修炼旅途,每走一步都是紧跟着师尊的教诲,才会不迷方向。我与千万个同修们一样,也有着一部归真途中的“岁月随想”,但我再不会象从前那样—幻想-追求-与放荡-感情漫天飞翔-找不到方向……

师尊说:“大家继续努力吧!人类的历史不是为了当人为最终目地的,人类的历史也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人类的历史是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致2005年欧洲法会》)

让我们珍惜所剩下的分分秒秒,用神的正念解体干扰宇宙正法的“恶党”,从生命的深处清理掉人世间强加给我们的“变异包装”。“九评”的问世,又为我们加大了步伐,更快的翻去历史的旧篇章,为迷中的生命抖掉束缚已久的枷锁,增添了新的力量!此时,恶党再也无处躲藏,人间处处都是正念的佛光。不管你是青面獠牙,还是用面纱遮挡,我们定会识破画皮,扒去那层层假的伪装,我们肩负着史前的重任,人间本是为众生得法而开创,怎能容你指使“恶党”在此逞狂。我们是“正法弟子”,是新宇宙的保卫者,救度众生是我们神圣的职责,破掉途中“妖阵”的障碍,给心向善念的世人指明归真的方向。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