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见证共产邪党的恶行


【明慧网2005年3月2日】为了铲除共产邪灵,在此揭露邪党在历史上所做的几例坏事,以做证明。

我由于年龄的缘故没有经历过大跃进、文革,但我的祖母、父亲都是这个时期的见证人,祖母虽早已去世,但她老人家所谈到的经历却犹在耳边。58年“大跃进”、60年大饥荒,百姓被迫大逃荒,饿殍遍野,死人无数。我的祖籍在河北某县,当时村里的树皮已经被剥光,而公社大食堂给人们吃的是用烂土豆、粟谷皮(不是糠,糠在当时是好东西,这是指长在庄稼上包粮食的那个外壳)等放在碾子上碾一下,给人熬糊糊喝。就是这样的糊糊也不能吃饱,当时给人盛饭用勺子,一勺子为一两,每人最多给吃七两。当时在食堂干部嘴里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干活不好好干,七两七两喝糊糊!”当时人们还有吃观音土、臭煤的。臭煤是软的,咬在嘴里是粘的,许多人吃臭煤竟然保住了命。

当时祖母带着父亲几个艰难度日,当时父亲饿的几近昏迷状态,姑姑虽比父亲大,依然年幼,可以从肚皮上看见黑青色的肠子在蠕动。

有一次,祖母她们在碾房给食堂碾吃的(就是烂土豆、粟谷皮等),因碾好的需要倒在地上再往口袋里装,于是大家便用扫帚把地上的浮土扫到一边,希望少沾些土。可被一个村干部看见后,两脚又把那些土踢到了碾好的“面粉”里。因为祖母她们几个人的成分是富农,谁也不敢吱声。

当时的豆饼、苜蓿是给牲口做饲料的,根本不给人吃。

有一年秋天土豆大丰收,满地都是白花花的土豆。在地里干活的一个妇女饿的不行了。就用膝盖压住一个土豆,用土埋住。准备半夜来拿,被一个干部看见后,就用大个的土豆往那个妇女头上砸,那妇女就被打得昏迷过去,抬回家两天后就死了。百姓没有一个人敢吱声。其实说当时的社会风气好,就是在这种恐怖的打压下形成的,并不是人们真的道德高尚了。祖母说那几年那里的粮食几乎年年丰收,但不给人们吃,却不知弄到哪里去了。但每天喊的口号是:“备战备荒,准备打仗,打倒美帝,打倒苏修!”到了80年代,人们从山洞里发现了许多长了绿毛的粮食,原来那时把粮食放到山洞里后就把山洞给封闭了。

当时有工作的人和队干部吃供应粮,都另开小灶,他们的米面吃不了。那时的百姓是靠出劳力挣工分。有一个人年轻饭量大。有一个工作人员说:“我拉一泡大便,你吃了。我就给你三十斤粮票。”年轻人就真的吃了他的大便(因有钱人吃的少便的也少),这个工作人员又不想给粮票了,年轻人也拉了一泡让他吃,这个人不得不给了他三十斤粮票 。

当时人饿的已经没有一点精神了。有饿死的。家里人就拉出去,往身上盖上几铁锹土,往往盖不严,半个身子在土里,半个身子在土外。几乎天天有人家往出拉饿死的人。当时有一个女人生了一个小孩,大人饿的没吃的,更没奶喂孩子,孩子就被活活的饿死了。这个女人当时说:“孩子,你胖乎乎的,娘舍不得扔你,娘把你吃了。”这个女人真的把孩子吃了。后来这个女人饿了就半夜到埋死人的地方从死人身上割块肉回家煮着吃,因此而活下来了。在88年祖母回老家时,这个女人还活着。从这件事,我对老人说的“没的吃顾不得亲生子,没的烧顾不得象牙床”有了新的解读。

当时在管制上达到了极限。晚上人们在家睡觉时,窗外就有人偷听说话。我初中有个姓张的同学,他的祖籍和我是一个地方的。当时他的五爷爷说过一句话:“毛主席老婆是江青,古代纣王有个妲己,毛主席是不是听了老婆的话了,怎么国家会弄成这样?”就这一句话被判了8年。

由于祖母已经去世,老人们有的已多年不见或去世了,详细日期和人名什么的也无法再核实了。但这却是祖母经常说的几件亲身经历。父辈因为祖母的英明决断偷跑出了口外,靠吃野菜和菜根才保住了性命。

在我少年时,祖母经常和我说:“人们说共产党好,我一辈子也不会说它好,它把人们祸害苦啦。大年三十还不让人们过年,还要让人们刨冻粪,烧火时还得在灶堂里烤黄土块积肥。它宣扬说:旧社会人们当牛当马,如今翻了身当家做主人。什么当家做主人?现在才是当牛做马呢!”

上两代人遭受了共产党的迫害,我现在也同样遭到了共产党的迫害,而许多人还浑不自知,因此将这几件事写出来,让更多的人认清共产邪党的害人本质和真面目,共产党的社会其实就是人吃人的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