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外部环境如何变化 我们都要修好自己


【明慧网2005年3月2日】近一段时间,随着正法洪势的急速推進和另外空间邪恶因素被大量清理,加上海内外大法弟子全力讲清真象,有的地区环境相对宽松了。本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抓住这一有利时机,让更广泛的世人了解大法真象,持之以恒的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救度一切可救度之人。然而我们看到周围有许多同修在执著的人心驱使下,有的失去了理智、安全意识;有的偏激的理解师父的讲法;有的执著心被邪恶黑手利用、无限度的放大,直至最后被邪恶抓到了迫害的借口。有的大法弟子被抓捕,有的资料点全部被邪恶破坏,给当地正法工作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面对这些惨痛的教训我们不能不猛醒了,不管外部环境如何变化,我们都不能掉以轻心,我们不能总是等到被迫害后才冷静下来找自己。

下面我们就把看到的一些现象、和个人体悟写出与同修交流,偏颇之处请同修谅解。

* 环境好转更要清醒理智,不能用人心看待正法

2002年东北某市资料点被大面积破坏,多人被非法判刑、劳教等,一度使本地区正法工作处于半瘫痪状态。

2003年当地大法弟子在艰苦的环境下突破重重阻力,建立了资料点、上网点。面对困境,大家齐心协力、互相配合,使得走出来参与证实大法的弟子越来越多,形势逐渐好转。2004年初有一个受邪恶迫害非常严重的乡,有一名从劳教所回来的坚定的大法弟子,他不断的利用各种方式向周围人讲清真象,以自己良好的言行博得了乡亲们对大法的理解和支持,并带动了当地同修走出来证实法。

看到了师父的评注《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后,当地大法弟子利用一切机会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那位坚定的大法弟子首先用自己的真实姓名写出了自己受迫害的经历,并上明慧网曝光。接着他又把自己受迫害的事实做成当地真象散发,在全乡大法弟子的共同配合下,当地过去邪恶之徒有所转变,登门给过去受迫害严重的大法弟子送面粉并当面道歉,许多村民看到了大法正的力量,纷纷主动了解大法真象,还有的走入了修炼。

该市大法弟子看到这种情况,就多次组织同修与他交流,他开始频繁的参加各种法会,赞扬声也开始不绝于耳。在这种环境逐渐好转的情况下,他不知不觉的生出各种心,用人心看待正法:执著时间、执著圆满、执著自我、欢喜心、显示心膨胀,逐渐丧失了安全意识……他开始心情浮躁,每天不能静心学法找自己,严重时连腿都盘不上了,而他依然掩盖自己的执著,还在谈自己过去做得如何好,而周围同修也有的不理智还在赞扬他。

2004年7月邪恶对他又一次迫害,面对邪恶非法抄家,他当时失去了修炼人的理智、正念,与毒打他家人的恶徒争斗起来。之后他遭受了邪恶更严重的毒打、迫害,最后被迫离开了家流离失所,同时也失去了稳定的修炼环境,当地讲清真象工作一段时间内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该地区的大法弟子经历了风风雨雨成熟了起来,整体的力量也显露了出来、2004年2月当地被国际追查的主要对象市委书记、市长、市610主任、市公安局长先后被免职或调离工作岗位。有些明白真象的警察也开始保护大法书籍和大法弟子,有些过去迫害勒索大法弟子钱物的有关部门开始退还过去曾勒索大法弟子的钱物,还有的被超期关押的大法弟子家属到省委、省政府、司法厅、劳教所依法要人,还有在监狱被迫害严重的大法弟子经过整体配合被营救出来……。

接着在大陆法会交流、提供迫害证据和酷刑照片、收集遗孤资料、整体营救同修等方面,当地许多大法弟子都参与到其中,大家整体上紧跟师父的進程,当地正法环境越来越好。

然而在这种环境宽松的情况下,很多大法弟子没有一如既往的理智、清醒的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而在一些“成绩”面前又生出了自满的心,还有的同修不清醒的说:我们地区的正法形势走在了全国的前列……当时整体上处于一种“盲目乐观”的不理智状态。

还有的同修觉得正法时间马上要结束了,机会不多了,邪恶躲藏了,得抓紧时间讲真象否则就来不及了。2004年11月该市多名大法弟子固定在早市集体讲真象、挂条幅,被邪恶长期蹲坑、录像后抓捕。其中有一大法弟子一年多来一直在早市量血压,并利用一切方式讲清真象,效果很好。周围有的大法弟子看到这一情况后,也陆续有人加入共同讲真象。这一局面维持了一段时间后,大家认为这样做很安全,就开始无所顾忌的在早市周围集体讲真象、挂条幅等。其中有一大法弟子看到这种情况后,就提出长期在一个地方固定这样做是否存在安全隐患,那些讲真象的大法弟子听后不以为然的说:都什么时候了,你有怕心我们可以原谅你。第二天除了提出安全疑问的同修没有被抓外,其余多名大法弟子均被邪恶非法抓捕,四名被非法开庭审判,给当地正法工作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 “修口”也是修心的一方面。

还有的做资料的同修不注意修口,什么都说,连不修炼的家人都知道他在哪里干什么。同时也不注意别人的安全,无意之中经常谈起:谁谁是协调人,谁谁长得什么样,谁谁是家庭资料点……也有的同修在外地开交流会时,当着许多人的面就说自己是做资料的。当有的同修善意指出这种说法不合适时,这位同修居然说:没事,发正念,正念否定它。2002年时,该地区正法形势也曾一度“形势大好”,当时的主要协调人在被邪恶抓捕之前,大家也都很依赖他,认为他正念正行做得好。他本人也曾说:邪恶根本不配迫害我,我一想邪恶就得死……后来他被判重刑,在压力面前妥协。

还有的在家同修,打电话不注意什么都说,直呼同修的名字,说一些敏感的语言。当自己的亲人(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时,根本没有考虑同修的安全,在电话里就直接告诉给某某发正念。还有的同修有事没事就凑到一起,不是共同商量如何做好证实法的事,不是抱着善意帮助同修的想法,而是“东家长、李家短”的谈一些与正法修炼无关的,找其他同修的执著和不足,传播各种小道消息。

还有的做资料传递方面的同修没有保持应有的单线联系,而是互相交叉频繁在资料点间走动。还有的刨根问底寻问资料来源,而没有考虑到同修和资料点的安全。

师父早已在法中讲过:“我们张口讲话,都按照炼功人的心性去讲,不说些搬弄是非的话,不讲些不好的话。作为修炼的人要按照法的标准来衡量自己,应不应该说这话。”(《转法轮》)做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一思一念都站在正法的基点上看问题。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不正常的状态呢?是否我们没去掉的执著心、或根本没有意识到的执著心,通过我们的嘴表现了出来,严重的甚至被魔心所利用。其实正法走到今天我们也应该理智、清醒了,我们的心性提高、强大的正念都来源于大法中。要想圆容好整体,时刻体现出修炼人应有的状态,就应多学法并清楚的意识到:“修口”也是修心的一方面。

* 不给不正的因素生存空间,纯净我们的整体修炼环境。

东北某地有一大法学员,2000年以前一直在做讲真象工作,他也曾在天安门因坚定证实法,几乎被恶警迫害死,他正念正行摆脱邪恶,回到当地继续做证实法的工作。后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也表现得很坚定。他一直学法,但炼功很少,很少遇事向内找。只注重做事的多少,而在这过程中也多采用人的办法。

2003年他与一未婚女同修做了不该做的事,2003年5月他被邪恶迫害,还连累了一位与他配合的同修。两个多月后,他因身体出现病状后向邪恶写了保证被放了回来。那一未婚女同修看了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后意识到了自己犯了严重错误,就把她和这位男学员之间发生的事,告诉了其他大法弟子。然而那位男学员却矢口否认,还反过来说是那位未婚女同修“诬陷”他。正在大家对这件事准备進一步认识时,这时他们当地一位搞协调的同修,采取了不声张、不扩散,“宽容、理解”做错事的同修的做法,使得这个“严重的问题”暂时被掩盖、平息了下来。接着这位男学员在没有认识到自己错误的情况下,因当地缺乏有关这方面的人员,他又到资料点做起了大法真象资料工作。

因为没有认识到自己的严重问题,又没有及时静心学法不断修正自我,致使自己人的执著被邪恶无限放大,在显示心、欢喜心、干事心的作用下做大法的工作。他在为资料点租房的过程中,由于怕心等,一次敲门或一个电话,就在一年之内竟搬了十来次家,损失了大量用于做大法真象资料的宝贵资金。因为不能学法修心,他还经常传播一些小道消息,标新立异的做一些大法“饰物”等,勾起其他同修未修去的执著,为自己树立威信,影响了当地讲清真象、救度众生这一主线。

最近他们当地许多大法弟子,重温了明慧编辑部的《站在正法修炼的基点维护大陆资料点、上网点的稳定运行》、《关于男女关系和婚姻问题》、《警醒:走正我们的路》后真正认识到:做大法资料工作的同修首先必须是一个心性高的实修者,是一个能将救度众生视为己任的修炼者。经过整体对这个问题的交流,大家认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严肃性,之后就有当地大法弟子找到他,劝其立即停下资料点工作,静心学法找自己,并告诉他自身面临的是如何首先赎回自己用肮脏行为玷污大法弟子名声、污辱师父的罪责的问题,是如何对自己的生命负责的问题,而不是做大法工作多少的问题。

还有一地有一上网的男同修,大家都认为他非常坚定,只是法学得少一些,最近才知道他上网非常困难。经过了解才知道,他一直还在喝酒。当地同修觉得缺乏技术人员,还想让他继续做。

大陆某地有一个二十多岁的资料点男学员,与一资料点年龄很大的女同修做了不该做的事后,当地只有几个大法弟子知道这件事,有的当面善意给他们指出,但他(她)们根本不听劝阻,还继续做着违背大法原则的事。在这种情况下,其他同修没有认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把他们的事掩盖了下来,这样做不但给“不正的因素”提供了生存空间,同时也给邪恶迫害授以借口。不长时间他们二人被邪恶抓捕,那位男学员走脱,资料点被破坏。

还有一地一女同修发生了这种事情后,另一做资料的男同修当面指出她的严重问题,她也表示痛改前非,那位男同修在看了八遍明慧编辑部的《站在正法修炼的基点维护大陆资料点、上网点的稳定运行》、《关于男女关系和婚姻问题》文章后,果断的停止了与那位女同修在资料点的工作和联系。但不久这位男同修发现,那个女同修仍然背着他和其他做资料的同修联系。这位男同修与她接触的资料点同修交流,希望他们不要再让那位做错事的女同修做资料工作,而应停下来静心学法。而资料点那几位同修则说:改了就可以了。他们不听劝阻继续与其往来。没过几日除了那位指出问题的男同修以外,他们(包括做了违背大法原则的那位女学员)全部被邪恶抓捕。有的被判劳教、有的被判刑,最多被判重刑12年。

往往做着违背大法和大法原则的学员,有的自己当时是不清醒的、不理智的;有的明知道错而不能自拔的;还有的在执著心的驱使下,继续无知的干着破坏、损坏当地整个证法环境的事……当我们听到、看到周围出现这种不正的状态和现象时,不管是协调人、资料点的大法弟子、还是其他每一位大法弟子,我们都应本着为法负责、为整体负责、为同修负责、为自己负责这样一个原则,不要觉得周围发生的不正常的事与我们没有关系。凡事要站在正法的基点看问题,考虑整体,而不应把个人感受、个人提高放在首位。因为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如果都能认清在正法修炼中,什么是不符合大法的不正确的状态时,一方面就能善意指出、帮助对方及时改正错误,另一方面对不正(邪恶)的因素站在维护大法的基点上坚决抵制,不给其生存空间和市场,这样不正(邪恶)的因素就会在我们大法弟子强大的整体正念之场下被解体、销毁,这样就会使我们的整体修炼环境越来越纯净,同时也能减少许多不必要的损失。

* 默默补充、圆容整体、携手同行

几年来我们大法弟子整体上都走过了个人修炼证实法的阶段,现在我们越来越清楚的知道,坚定的维护法永远是我们大法弟子的使命,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是新宇宙标准对我们的要求。

我们同修在整体配合时出现矛盾,往往都是认识不同,做法不同,但很可能目地都是一致的。这就需要我们看到同修有问题时,首先找自己,并善意指出对方的问题和不足,但我们不能抱着非要改变对方的想法,否则会产生间隔,从而影响了做证实法的大事。不是同修之间我们非要改变对方,而需要在矛盾中修出来修炼人的善心,真正站在对方角度抱着理解、宽容的态度思考问题,抱着大家共同把证实法这件事做好的诚意,看到同修的不足、漏洞及时的给予默默补充。对那些至今还没有完全走出人来、落下的、没有跟上正法進程的、不精進的同修,我们要和他们共同学法、增加交流、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携手同行,兑现我们“同心来世间”的史前大愿。

做为大法修炼者当我们时刻按着大法的要求去做时,大法就会赋予我们无限的智慧。

其实我们不管在什么环境中都应心态纯净的、平稳的做好各项大法的工作,同时在这其中不断向内找修正自我。“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理性》)走正、走好今后正法修炼路上的每一步。

以上为我们一点个人体悟,如有不足请慈悲指正并给予补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