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对待先生因压力提出离婚及有外遇的

【明慧网2005年3月20日】7.20大规模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不久,由于我先生是在国家机要部门,相比一般人压力大,特别是我已经属于“挂了号”的法轮功学员,随时有失去人身自由的可能,而我又属于那种认准一条路就不可轻易放弃的人,也就是说在我炼功的问题上,谁跟我都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就是要炼下去的。所以,一段时间里,不管我怎么和先生讲,他就是害怕还责怪我不顾及他和家人的利益、感情,最后他以离婚来威胁。

说实在话,我当时心里确实挺凉的。他和家人在我炼了法轮功的日子里看到我身心的变化,都是满心欢喜的,也看了大法书,很认同书中所讲的做人道理。在这时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可我当时并不生气,反而认真的学法背书,真诚的审视自己的内心,最后坦然的和先生说:“你有压力承受不了,我能理解我不怪你,要离婚也行。但是,你要答应我:和你的父母姐妹、单位领导同事、朋友同学等等关心你的人说,不是因为我炼功学坏了变不好了、炼了功不管家和孩子了,你才要求离婚的,是因为当前的压力影响你的前途事业,甚至影响你的交际圈子等等,你才要离婚的。那样的话,我同意离。”但是,接着我说:“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因为我选择继续炼功而要和我离婚,那样,你的心灵深处永远不会安宁的,因为,你亲眼目睹和亲身体会了我炼功后所带给我们家庭生活的好变化。”

思考两天后,先生严肃的和我说:“不离婚了。”在风雨飘摇的日子里,这是我体会到的在大法中修的威严的一点。大法带给人的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怎么会因为炼了功反而要离婚。作为一个修炼人,是要放下对情的执著,但并不是因此而要离婚啊,离婚就表示放下了情吗?婚姻是神给人安排的,离婚肯定不是神希望的,只要我们堂堂正正的,大法是无所不能的,怨缘也是能化解的。当时的情况下,我还想:我要是离婚了,又会给迫害我们的人增加口实,说我炼功的不要家,我不能让他们得逞。

后来,我被非法劳教了一年。在这一年我不在家的日子里,我不能亲眼看到一个破碎的小家庭是个什么样子,年幼的儿子是如何,只是年老的父母每次到劳教所看我的时候很忧伤。从劳教所回家后,我承担所有的家务活,加倍的照顾好他们。但是不久,我发现先生有些异样,婆婆也躲闪着我。终于我知道了,先生有外遇了。

如果在以前要碰到这个事情,我不知道会有什么举动,肯定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可如今,我学了大法了是个修炼人,我得理智的、站在修炼人的角度处理好这个事情,既不回避也不把事情搞坏了,尽量不伤害人。

我和先生坐下来谈。先生问我:还炼不炼功?我严肃的告诉他:修炼是我这辈子最正确的选择,我永远都不会放弃。接着,我说:“现在你在婚姻上对我不忠,是错误的,你得向我道歉,不管是什么境况下发生的,你也是在犯罪。在和我保持婚姻的前提下,你没有再去选择别的女人的自由。要怎么样,得先和我解除婚姻。虽说我现在没有工作,没有经济收入,还在受迫害之中,一无所有,但真正为了你好,我得告诉你,你得为神圣的婚姻负责。而且,我还给你认错和改正的机会,甚至也给你比较选择的机会,可以离婚。并且这次你不要为我考虑,你主要考虑你自己的需要去作取舍吧。”

我不知道先生是如何自我权衡的,反正,从此以后,我们的家庭生活回归正常,现在先生还时常帮我讲真象呢。

在这件事情中,我体会的是:我们要心胸宽大,既不激化问题也不回避事实,事情过去了不要纠缠不放。我并不怕离婚,但是我也并不因此而就去选择离婚。在认真讲清真象的同时,要把人应该有的伦理道德讲出来,婚姻是神圣的要相互忠诚。不要怕因此而离婚了,一切破碎了,自己如何如何,更不要因此而嫉恨第三者。同时不要回避这个问题,容忍这种不正当的关系,觉得只要他还照顾家、回家来就对这种事情不闻不问了。这样是不行的,这不是人的正当行为。我们不是要真正为别人好吗?!明明知道这样做不对,将来是要受到神的惩罚的,就应该把事情挑明了,把问题解决了,在自我的婚姻中归正不正的。这就是在家庭中证实大法。我坚信大法,一切就都在大法中归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