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是我智慧的源泉

文革初中生在高科技培育领域中的建树

【明慧网2005年3月20日】我从小争强好胜,不能落在别人的后头;长大后,处身于名、利、情的大染缸中更是如此。不敢说给我个总理也能干,总之,干什么总能把它干好。我的付出一直没有得到重用、提拔。用心灰意冷来形容那时候的我是再恰当不过的了。心里那个苦啊,就别提了。

1996年我喜得大法,当我看第一遍《转法轮》的时候,就觉得师父说的那些话简直就是说我,是大法抚平了我多年不平的心,打开了我心中多年的死结。得法后我认识到:从现在起就得从法理上严格要求自己,时时处处要用“真善忍”来衡量自己,做好人中的好人。

大法在医学方面的神奇与超常,众多的同修们已证实过,我自己更是亲身体验过。而现在我想通过我所从事的工作证实大法在农业科技领域的神奇与超常。

1999年我们地区成立了一个高科技培育基地,下岗后的我在这个基地找到了一份工作。植物的“组织培养”在其它领域早已推广、应用,而大樱桃优良品种的“组培”生产在我们地区还属于探索阶段。都说樱桃好吃树难栽,它的生长培育过程真是非同一般。

我是个大龄下岗的女工,只有文革时期的初中文化,对这种高科技的新生事物真是空前的陌生,别说没干过,就连听说也没听说过。组培楼里,都是些中、高学历的年轻人,不知怎的,当时我就想:我能干好!不凭别的,就凭我是大法弟子我也得把它干好。

平时我时时处处用法来衡量自己(这是我得法后的人生信念),虚心的向指导教授学习,从严从难学起。老师的身体不是很好,只要有机会我就向她洪法,给她讲大法在医学方面的神奇与超常,尽管她半信半疑,但还是听得很认真。工作很紧张,我就利用午休学法炼功,但有时还是不够精進,不象现在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学法、学法、再学法”。

几年来,当初的那些大中专生都因耐不住此行的枯燥与劳累先后都各奔前程。我经过几年的实践,虽掌握点实践经验(我从没学过植物学),但生产出来的组培苗子还是始终不尽人意。按培养老师的要求去干,试管苗对环境的要求实在太严格,而我们的培养室又很难达到科技的要求,为这事着实让我费了不少心思,也出了不少的力。

那时候在学法上,对法的理解也只限于消业、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上提高自己的心性,而工作中出的问题,就没有在法理上悟一悟。后来在发生的一些事情中才开始想到这一点。一次经我培养出来的小苗发生了超常生长的现象,生长得非常好,真是不可思议。当时没从修炼的角度去想,只当是偶尔的一次工作失误造成的一种变异现象。后来又三番五次的出现了同样的现象,我在不断的学法中,不断的悟,我明白了,这不是偶然发生的事,现代科学也不是最好的,我们是大法弟子,是用“真善忍”这个超常的理来要求的,所以大法弟子所做的事可能就是超常的,是常人想不到的。所以我决定再试一次,经过一周的培育,小苗在试管里长势喜人,达到了最佳状态,并得到了指导老师的认可。而且是在组培大樱桃领域里的又一次新的飞跃。

如果不是大法赋予我智慧和力量,仅凭我这个文革时期的初中生,可能吗?师父在《论语》中说:“如果人类能从新认识一下自己和宇宙,改变一下僵化了的观念,人类就会有一个飞跃。”真是千真万确的!

大法是神圣的,能净化人类的灵魂,是超常的科学,能破除一切谬见而予以正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