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津县大法弟子张琼芳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3月20日】四川省新津县大法弟子张琼芳,在江氏迫害大法后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判刑三年,川西女子监狱无法改变张琼芳对大法的坚定信仰,2003年9月将其放回,此时张琼芳已被非法开除公职。2003年10月大法弟子张琼芳再次被新津恶警绑架并非法判刑三年。

2000年9月20日张琼芳因进京上访,被当地恶警绑架,在看守所被恶警毒打浑身青紫,躺在牢号中昏迷两天,因张琼芳拒不妥协,坚持自己的信仰,被非法判刑三年。

* 四川省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

2001年,张琼芳被强行绑架到四川省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这里非法关押着几百名大法弟子,他们分别被关在不同的监区中,张琼芳被关在当时的第三监区,被关的大法弟子被强迫参加繁重的劳动。这个监狱劳动极其艰苦,每天在车间做军用胶鞋的鞋帮,从早上5点左右一直干到夜里12点左右,有的监区一干几个通宵不准睡觉。以前三监区的恶警对初期关押的大法弟子采用了捆绳子,戴镣铐,吊在大门上等酷刑都没奏效,而且遭到大法弟子的坚决抵制,因此三监区恶警采取伪善与惩罚相结合的转化方式,先找大法弟子谈话,让她们同意服从干部,见干部要打“罪犯报告词”,并欺骗说这只是一个形式,并不代表这个大法弟子就妥协转化了,而且这算给监区干部一个“尊重和面子”,那么他们就不再对此人采取极端的手段强制转化。虚伪的后面是欺骗和谎言,如果承认自己是罪犯不就是承认邪恶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侮辱与迫害了吗?不就是变相转化的第一步吗?张琼芳没有答应邪恶的要求,他们就强迫张琼芳每天出工时挑两桶半人高的热水经过很长的一段斜坡路,挑到三层高的车间,以此作为惩罚。

在2001年底的冬天,他们又罚张琼芳所在牢号的所有刑事犯人在每天工作到晚上将近十二点左右收工后不准睡觉,冒着严寒和极度的困乏,全体在监区的院坝中间陪张琼芳“学习”。恶警采用群众斗群众的卑鄙手段以此挑起刑事犯人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仇视,他们甚至出手打张琼芳以此逼迫她妥协。几天后,他们又强迫张琼芳每天冒着严寒和大风面墙站在院坝中,从早上犯人5点左右起床开始一直站到晚上11、12点收工之后才让张琼芳回去睡觉,张琼芳两腿站得很肿,走路得一步一步慢慢挪动。因为天太冷,而且张琼芳被折磨得十分消瘦,犯人戏称张琼芳为“风美人”。

三监区蒋监区长多次在大会上批判法轮功,还教唆犯人上台发言批判法轮功,在监区的黑板报上写出批判法轮功的文章。监狱每个星期定期强制大法弟子到监狱狱部参加批判法轮功的学习,强制大法弟子听邪恶的造谣、诬蔑,每次还要强制搜身,并多次找到邪悟的原法轮功学员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做转化工作,对大法弟子进行强制的精神折磨。

* 在四川省川西女子监狱遭到的迫害

2002年初,四川省女子监狱将张琼芳等14名各监区拒不配合邪恶的大法弟子转到四川省川西女子监狱继续进行迫害。川西女子监狱的墙壁上到处张贴批判法轮功的宣传画,大法弟子多次找有关监狱干部及领导讲清大法真象,要求监狱取下贴在墙上,毒害众生的画,但恶警们却不理睬。大法弟子张红琼撕下一张画,激怒了监狱的恶警,王欣亚(音)监区长带领全体恶警召开全监区人员批判法轮功的批斗大会,会上大骂法轮功及大法弟子,并要求多名刑事犯人上台揭批法轮功,表决心。恶警王欣亚还带领犯人高呼口号批判法轮功,为此蒋年丽(音)、陈西平(音)、张志琼(音)、姚元贞(音)等6名大法弟子冲到人群前面护法,其余在人群中的大法弟子也集体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口号。当场6名大法弟子被关入小监受到残酷迫害,张志琼被酷刑折磨后转入简阳女子监狱继续迫害至精神失常。

几天后,大法弟子张琼芳、苏南、王建辉,因不配合邪恶,拒绝劳动、拒绝佩戴罪犯标志牌和参加罪犯培训班,被恶警陈建梅等捆绳子(用浸水的麻绳从手腕一直紧紧的缠到肩膀,在将双臂从背后捆紧提到后脖子,因血液不能流入胳膊直攻心脏,一般半个小时左右被捆的人就会昏死,长时间捆绑会导致人死亡,一般被捆后很多人留下后遗症,轻者长期骨头疼,重者残疾,此监狱常有刑事犯人被捆死,或因不堪忍受折磨而被逼自杀)关入小监。张琼芳等被双手反吊在窗户铁栏杆上,双脚踮起,上半身及头部朝下弯曲,痛苦万分,(每天三次10分钟吃饭及上厕所,半夜一次上厕所,其余时间昼夜反吊不开铐)。每天恶警及看管的犯人不停的做转化工作、或辱骂。大约一个星期后,张琼芳双腿全肿,而其余被关的大法弟子均出现身体危险,恶警才将她们由反铐变为双手正面吊铐在窗户的铁栏上,人不能坐下,只能站着,一直持续近一个月,才允许晚上躺在地上睡觉,一直绝食生命垂危的苏南被送入医院抢救,从四月到十月张琼芳一直被关在小监中。大法弟子刘英被关入小监,在6月刑满时因惧怕刘英将川西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带出监狱公布于众,监狱又以刘英在监狱传播经文为罪名加刑三年。送简阳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此期间,监区多次开批判大会并强制大法弟子参加,监区张政委(现已退休)亲自主持迫害大法弟子,并邪恶的说监狱是教育和惩罚相结合的机关,教育不过来的法轮功修炼者就应该采取暴力酷刑折磨镇压,这是符合法律的。在10月,监狱开办强制洗脑班,强制大法弟子进行军事化训练和听诬蔑法轮功的报告,因大法弟子拒绝配合邪恶,被拉到操场上由三名刑事犯人强拖一名大法弟子快速奔跑,三名犯人累了,马上换三名犯人继续强拖,常常持续一个上午,大法弟子高红香(音)因拒绝配合被拖昏过去、还遭到捆绳子等酷刑,许多大法弟子都受了伤,张耀琼(音)摔倒摔伤腿部,绝食抗议的苏南被强制灌食,张红琼(音)、蒋志清(音)、金少芳(音)等被捆绳子,大部分被剃了阴阳头,蒋年丽(音)、冯静被关入小监,冯静绝食后被强制灌食出现生命危险,送医院抢救,医院下了两次病危通知书。

同年大法弟子郭启荣(音)被秘密迫害致死,而监狱严密封锁消息,张琼芳被秘密带到恶警的办公室,监区长王欣亚(音)、副监区长高梅(音)、何琼芳(音)股长,三人逼迫张琼芳妥协,因遭到拒绝,他们将张琼芳捆上绳子,还用手抽张琼芳的脸,不断辱骂大法及大法弟子张琼芳,副监区长高梅还强行给张琼芳剃了阴阳头,说:“你不是不承认犯罪了吗?我就给你剃个罪犯头。”持续了几个小时,才解开绳子,恶警王欣亚(音)威胁到:“不准将捆绳子的事说出去,否则我们脱不了,你也脱不了。”在几个月后,因张琼芳将被捆绳子的事反映到监狱教育科,冲在迫害大法弟子前面的教育科恶警何科长,找到张琼芳谈话,非说张琼芳撒谎,说根本没有警察迫害张琼芳。

川西女子监狱一直采用各种酷刑及伪善的方法迫害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近一百多名大法学员,为了得到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奖励几千块(甚至上万块)的奖金,他们甚至说如果法轮功修炼者写了“三书”,他们也跟着“修炼”法轮功等等。以此诱骗学法不深,有执著的学员走向邪悟。

由于大法弟子张琼芳拒绝妥协,在她临满刑的时候,恶警仍不死心,叫新津当地公安局等部门来人到监狱威胁张琼芳如不“转化”,不让回家,或回家也继续关押,在2003年9月20日,川西女子监狱无可奈何的放出了拒绝“转化”的大法弟子张琼芳。此时张琼芳已被当地开除公职,生活没有着落。2003年10月大法弟子张琼芳再次被新津恶警绑架并非法判刑三年。

迫害大法弟子部分恶警名单

四川省简阳养马河省女子监狱
张监狱长 (男)
郑监狱长 (女)
原三监区蒋监区长 (女)
原三监区王副监区长 (女)

四川省成都龙泉驿文安镇大包村川西女子监狱
原监狱张政委(男) 现已退休
张监狱长(女)
教育科 何科长(男)
教育科 袁科长(男)
十二监区 监区长 :王欣亚(音)(女)此人因年轻时捆男犯导致多人死亡而一度双目失明,后进庙求菩萨忏悔才使眼睛复明,后又子宫长瘤被切除,却不知悔改,继续对大法弟子行恶。
十二监区 副监区长 :高梅(女)此人迫害大法弟子后经常腿痛走不动路,却不知醒悟。
十二监区股长:何琼芳(女)此人与一周姓的女恶警搞同性恋被发现。
陈建梅 陈薇(音)等

川西女子监狱在雅安苗溪期间,长期贪污国家拨给监狱犯人的伙食费,他们从不买菜,只给犯人吃犯人自己种的菜和养的猪,每顿菜没有一点油,常常漂着一层蛆,一星期两顿肉全是长毛的几片肥肉,而在食堂外面黑板上却公布每月的伙食都是超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