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寿光政府不法人员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3月20日】我是山东寿光大法弟子,没得法之前一身疾病,患有头晕、腿麻木、肺结核、神经衰弱,不知没病是什么滋味,睡不着觉累的哭,睡觉全身都痛。自从我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炼功人的标准做好人,与人为善,病不治而愈全都好了,生活得有滋有味,一身轻松。八年一分钱的药也没吃过,身体特别健康,老伴看到我的身心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也非常支持我,说法轮功真好。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流氓集团镇压法轮功学员,没收大法书籍,叫我们每天早上到片上去报到。剥夺我的人身自由权利,不让走亲,不让赶集,不让上访。一次,一天没去报到,被派出所非法抓去罚站曝晒我们,晚上逼我们看栽赃法轮功的电视,逼家里拿上钱才放人,还叫女儿当保人写保证书,逼我按手印,他们没完没了,三天去骚扰,五天去抓人,抓去非法敲诈钱,抓了之后,拿了钱才放人,放了再抓,把家里吓得活也干不了,还在大喇叭上点我的名。

1999年12月14日,又把我非法抓到派出所,问我还练不练,我说炼功不做坏事,我做好人没有错。派出所的恶警逼我晚上脱下棉衣光着脚在冰雪水泥地上冻到半夜多,逼交上一万元钱才放人。

2000年农历5月24日,我和同修依法到北京上访,被人举报了。镇派出所进京把我们抓回,把我们四人用三副手铐连在一起锁在车上,拉到太阳下曝晒我们,他们去大吃大喝。走时说把我们晒死。他们吃喝玩乐呆了很长时间才回来开车往回走,回来时天已经黑了。他们把我们拉到派出所,把我锁在铁椅子上,蒙上眼睛打我的头部,审问我到北京带多少钱去的,还剩下多少钱,然后他们非法翻我的兜,翻出我的《转法轮》和一本手抄《洪吟》,还有250元钱。审完后,他们把我们锁在暖气片上,有睡觉的,有值班的恶徒们看着我们不准互相说话。

第二天,恶徒把我老伴非法抓去罚站曝晒,用手点着老伴的头说:“你管不了你老婆拿上五千元路费,拿不上钱就不放你老伴。”晒得他受不了,就说去借钱,恶徒就放了他。从那以后,老伴就流离在外一个月,女儿也不敢在家住。恶徒弄不到钱就把我送到寿光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们绝食抗议,白天背法,晚上炼功,被恶徒们看见,就用皮管子打。看管监室的一位叫李平的恶徒和副所长星期三和星期五上班,这两个恶徒最凶恶,他们看到我们学法炼功就拳打脚踢,多次叫犯人按着水龙头皮管子用水刺我们的头和鼻子,刺得喘不上气来,每次灌水墙上地上睡觉的炕上都给刺得满满的,29个大法弟子都在水里坐着,也有倒着睡觉的,就这样过了好几个晚上。还没等干了炕,又给放上了水,这都是李平和副所长干的事。每天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不写就给加期。每次家人去看望都必须交上200元生活费才让见,吃饭时连双筷子都不给。在拘留所里关押29天就交上生活费400元,老伴找了熟人交上1000元钱后恶人才放了我。

2001年,恶徒在我们当地办了洗脑班,恶警去抓我没抓到,就叫我女儿去做妇科检查,这天不是妇科检查的日子,目的是抓住我女儿就可以找到我,这事被我老伴给识破了,女儿不配合都离家出走了,好长时间不敢回家。

2001年10月的一个夜晚,我们家里人都睡了,猛听见有人叫老伴的名字,一开门,闯进8、9个恶警把我非法绑架到孙集送到胡营派出所,派出所的恶警李孝明和房士平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家里送饭李孝明则说:炼功还吃饭?我女儿抱着孩子给我送饭,我接过孩子,李孝明则说:说练法轮功还吃好的。女儿说炼法轮功哪里不好,李孝明大骂把女儿也抓起来撵出大门外,他们不敢去抱孩子,找别人把孩子抱走,李孝明说以后别抱个熊孩子来。李孝明说一天交生活费一百元,另外再交3千元,我说没钱,就打了我三个耳光,然后把我踩头发跺倒在地,爬起来再跺倒在地,为了要钱,李孝明和房士平像疯狗似的打我,坐在地上跺我的头,李孝明和一个戴眼镜的两个人使劲跺我手腕,以后脚腕肿的不敢走路,打耳光打得我脑袋嗡嗡眼也看不清,头也发晕站不住。还叫我打电话叫家里送钱,这简直就是一帮土匪!打了我三个晚上。因为家里刚安上电话,我也记不清家里的电话号码,又叫我往大队里打电话通知家人,因大队里没人,又叫我往村书记家打电话,因打得我头晕脑胀耳朵也听不清,他们也没给我传信,家里也没去人。后来,我妹妹拿了500元钱去说了很多好话,恶人才放了我。

2003年10月12日因功友被抓说出我,他把很多真象资料送给我,恶人又去抓我,我没在家,他们非法把我家的锁给拧了,把家翻了个遍,衣口袋都翻了,拿走录音机、师父的法像,还有生字本,床上被子、床下翻了个遍,连厕所都去看了,这致使我流离在外三个月不能回家。2004年刚回家过年不几天又流离在外,正月19日回家看看,没想到寿光公安局又来了四个恶警,听说有个叫王干事,他们撬窗砸门,我说什么他们也不听,他们撬开小窗户往里爬,说:自己出来宽待,等他们进来抓住我从严处理,我看不行就出去把门带上,他们要我开门,我说没有钥匙,锁坏了,有钥匙也开不开。这时我抱起小孙女平平,我说你们都坐下我跟你们谈谈:我说我们只是炼功做好人,不干坏事,你们为什么抓好人。他们不坐,我放下孙女就跑,四个恶徒在后边追,追到大街上我就大声喊救人,“法轮大法好!”这时大街上站满了人,当着众多人的面,光天化日之下恶徒踩着我的头发,把我强行拖到公安车上,我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将我踩着头发按着头爬在座位上堵住嘴不让我喊。女儿在车前面趴着大哭,说:求求你们等我爸爸回来行不行。这时4岁半的小孙女拉着司机的衣服叫:你把我奶奶拉到哪去,不要把奶奶带走。这时开车的司机把4岁半的小平平推倒在地,她赶快爬起来又拉住开车的司机,街上有个青年妇女看着不合理说:你们把这么小的孩子拥倒在地,你们这是干啥?你们能熊到哪去!邪恶之徒们撵着这位十七八岁的青年妇女说也把你抓起来。他们打电话叫派出所的人来抄我的家。拉着我走到半路上,他们说派出所的人来了,叫老王下车一块去抄我的家,也没有翻着东西。

恶人们把我非法拉到派出所,把我锁在铁椅子上打耳光,电我的手、头、嘴和前额,脚也全被电伤,用火红的烟头烧我的腿,更凶的是掀起上衣电击我的心脏,一边电一边说今晚上就叫你死,说了很多遍。邪恶的凶手又往我的胸部电,这时没有电了。恶徒将我绑在铁椅子上锁了10个小时。老伴怕再把我转到别处去,就买上两条好烟打上礼,这时他们还不放人,又非法敲诈勒索3000元钱才放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