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劳教所及单位党委是如何扭曲人心的

【明慧网2005年3月21日】下面记载了河北张家口市王志军是如何在老鸦庄派出所、十三里看守所、马路东派出所、高阳劳教所、河北燕兴机械厂中共党委不法人员惨无人道的肉体和精神的迫害下,从一个善良正义、理智健全的法轮功学员被扭曲为助纣为虐、理智全失的人,并在恐怖的威胁下诬蔑法轮功,也不敢承认自己遭受的酷刑。

2001年12月8日,河北省张家口王志军的丈夫因在宁远村张贴法轮大法真象时,被恶人毒打抓走,非法送入老鸦庄派出所扣留迫害。当夜王志军去派出所要人,派出所开始撒谎说不在,一会儿又说明天来接吧。她要立即见人,派出所吓唬要扣留她,不得已她只好返回。次日她又去要人,见丈夫被手铐铐在老虎凳上,被毒打得鼻青脸肿,眼睛乌青,嘴巴高高肿起。一个警察问她丈夫的工作单位在哪,说:只要你说了我们就放人。当王志军告诉了警察后,警察却不放了。她问:你们怎么说话不算话?警察们得意的说:“对你们就这样的,就骗你们。”

王志军坚决要人,警察们非法把她扣留,强行搜身,把随身带的家门钥匙和40多块钱搜走,将她押回家中非法抄家,当她捡起被恶人扔在地上的师父的法像时,恶人对她连打数次耳光,打得她眼冒金星,头昏脑胀,耳朵也嗡嗡作响,把身上的衣服也撕烂了。他们在屋里翻的乱七八糟,把所有大法资料全部抄走,并抄走了一台电视机,三台录音机,一台VCD,连家里的存折也拿走,甚至把她的结婚时的相册也拿走。

在派出所,警察开始时哄骗、威逼、恐吓王志军说出大法资料来源。她不说,就对她打骂,拳打脚踢,用电棍电她的头和脖子,派出所邪恶指导员李刚还用围巾勒住她的嘴,把她两臂分开来,夹着老虎凳前方的木板,然后用手铐把她双手铐住,用力把双手并在一起,坐也坐不直,站也站不起。一天晚上,两三个警察把她拖在雪地上连拉带拽的迫害了两个多小时,强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大法。

恶警们多次刑讯逼供她,还找来已被洗脑的人来欺骗、迷惑她。一次,派出所所长和指导员李刚及五六个恶警对她拳打脚踢,打得她昏死过去,不省人事。第二天(2001年12月17日),派出所将她和丈夫送到十三里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十三里看守所里,王志军绝食抗议非法迫害,恶警让刑事犯史菊梅、王玉梅把她拖在地上拉出去,在看守办公室门口掐鼻子、捏嘴、揪住头发对她强行灌浓盐水迫害,她挣扎和反抗,被呛得满脸,鼻子里和衣服上都是浓盐水。一次她和几个大法弟子一起学法,被一个姓郭的恶警发现,把她拖出去,用脚踩着她的头,踩在地上,恶狠狠的让几个刑事犯对她搜身。

家人不忍她们夫妻二人吃苦,怕她们挨打,只好请老鸦庄派出所的恶警们吃饭,被派出所勒索一万多元,看守所敲诈了饭费300元,于2002年1月7日左右将她夫妻二人“赎”出,出来时王志军受尽折磨,两条腿青紫,亲人们不忍心相看。非法抄走的家电、自行车等物品,派出所勒索5000元后让取回。

从这之后,老鸦庄派出所对王志军及其家人在经济上的迫害和精神上的恐吓、威逼、要挟变本加厉,多次到王志军父母家骚扰恐吓。王志军夫妻所在单位,河北燕兴机械厂也恐吓其家人对她夫妻二人严加看管,加重处罚,拿开除公职来威胁其家人,以达到邪恶迫害法轮功的目地。

为了反迫害,王志军走上了天安门,要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她被北京便衣拳打脚踢,非法抓捕送到北京某拘留所。因给她照相,她不配合,恶警们就抓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张家口市马路东派出所、燕兴机械厂公安人员接回后,把她扣押在马路东派出所,指导员邓大平非法审讯,并串通老鸦庄派出所恶警李刚和马云启,拿着1000元的假罚款单(实则敲诈一万元)来强迫她签字,直到威逼得逞后,李刚和马云启狂笑着扬长而去,随后,又将她送至十三里看守所非法迫害,没几天又判她劳教三年送至高阳劳教所。

高阳劳教所是邪恶势力的黑窝。一进门就非法搜身,恶警刘惠丽训斥她把衣服脱光,如果不脱就指挥刑事犯打你。随身带的物品全部搜遍,连卫生纸都抖开,带的食物及洗衣粉等随身物品全部扣留不给。警察赵艳萍私审王志军,见她不配合就踢她,用拳头打她,恐吓她。

在劳教所里,一次王志军发正念被发现,监控她的刑事犯阚春莹和李玉萍把她拖到厕所角落里拳打脚踢,专打她的小腹部位,打得她下身流血,十分疼痛。王志军拒绝背监规,赵艳萍拷打她,用折扇打她,而且还用邪恶的语言迷惑她。

劳教所不法警察对王志军进行强制洗脑,让三四个邪悟者围着她,往她脑子里强行灌输歪理,念邪恶者的文章,连续八九天,白天晚上轮番换人围攻洗脑,她的正常思维被打乱,处在崩溃的边缘。恶警马莉、赵艳萍对围攻她的人说:你们要不行的话,就动刑。在强制洗脑至精神极度紧张的情况下,挨打到身体也极度疲惫,王志军想早些摆脱眼前的痛苦,违心的写了四书。

2002年10月1日左右,上级到高阳劳教所检查,恶警让她作证写:“所内无打人现象”时,神志仍部分清醒的王志军没有按恶警教她的谎言来回答,而是回答说有打人现象。马莉和男警梁保科责难她,说她因为说真话而影响了劳教所的声誉。后来,她被加重强制洗脑,变得神智不清,甚至做出对其他大法弟子进行洗脑的助纣为虐的事。在50多岁的坚定的大法弟子徐素霞被恶警梁保科用电棍电、打耳光,遭女恶警张燕燕用脚踢,徐素霞的手上被电起鸡蛋大的水泡。王志军不但不制止,还做了邪恶的帮凶,劝说徐素霞离开大法。2003年她还多次演节目攻击师父与大法。一次,记者去采访劳教所是否用酷刑时,她理智全失,否认了这些事实。

日复一日,她的精神几乎崩溃,她彻底的迷茫、绝望,躺在床上痛苦得起不了床。劳教人员见她身体不行了,通知家人来接她回家。单位组织部长郭海、公安花建英、杨毅对她及家人再次恐吓、威逼,逼迫她写与大法和师父决裂的保证,一次一次的让她写思想汇报,分厂厂长李树全和党委书记高山禄在她周围安排了人监视、监听。一次,王志军的丈夫双腿失去知觉摔倒在工作台上(被高阳劳教所惨无人道折磨的后果),她向单位请假照顾丈夫,恶人黄杰、高山禄、郭海等人再次利用此事强迫她六十多岁的老父亲监控她。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燕兴机械厂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原党委书记房树辉,正值年少的独生子,患白血病不治而死。警告房树辉及其它恶人,你们的恶行必然遭到恶报。


相关恶人与电话:
燕兴机械厂:
朱京良 4089858(宅电) 13703139993(手机) 4089868(办公室)
郭海 4089628 13932381600 4089623
花建英 4066227 13191914862 4089647
房树辉 4089869 13903130875 4089876
高山禄 4089459 4089461
黄 杰 4088550 13703138723 4089485(被欺骗不明真象)
高阳劳教所恶人:
女:叶淑仙 马莉 赵艳萍 赵媛 段广惠 张燕燕 刘惠丽
男:梁保科 杨泽民 王志台
老鸦庄派出所:
指导员李刚 手机13503137505
马云启
原马路东派出所指导员,现调任南站派出所:邓大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