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奸邪政党 回归善良本性


【明慧网2005年3月21日】从小我就是个很听话的孩子。上小学后很早就入了“少先队”还当过什么队长。虽然现在已经六十多岁了,但它也是我修炼中的一个污点,我严正声明退出“少先队”。

半个世纪以来,中共各次运动中我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波及,土改时我家被划为“富农”,尽管那时我才几岁,同样被共产党排斥在外。事事“以阶级斗争为纲”,反右时我也似懂非懂的受到牵连(因我父亲在工作中与当时他单位的党支部书记有分歧被说成是反对党的领导,加上“富农”成分就被打成右派,致使我考高中没被录取)。第二年我远离家乡到外地考上了高中,继而又考上了大学,学生时期一直是个学习好“守规矩”的学生,也写过入团申请书但没批(现在看来很荣幸)。大学毕业后正是文化大革命期间,被分到边远的牧区,那时只专心自己的业务——治病救人。由于业绩突出几次被评为“先進工作者”、“三八红旗手”等。84年被提拔当了系统领导(算是中层干部吧)。师父在“向世间转轮”中讲“那时在大陆,中国就是中共,中国的中上层社会阶层就必须是党员的阶层,这已经是一种自然的社会形式了。”当时有人动员我入党,我说“不够条件”,她让我先写个申请,很快就填了表,一年后又写一次“转正申请”开会全票通过,就这样入了党。说是被动入党可当时也很激动,以后在工作履历表“政治面目”一栏中就填上了“党员”二字。也因工作成绩突出被评为过“优秀共产党员”,我并没把它当回事,其实是它们把我好人的一面当成了“共产党员的优秀”。

共产党邪恶的本质注定了其成员的行为腐败,我越来越感到自己和它们不是一类人,但当时认识不清,所以表面上还维护着它,后来党的一些活动我就不愿参加,选我当书记我也以身体不好推辞不干,还被人说成“傻”“不知好歹”等。

98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受益很大,学法后更觉自己真正找到了正路,我想方设法请到了师父的《转法轮》,每天除吃饭、睡觉外全部投入看书,早上到炼功点炼功,我身体变化很大、心性提高很快,全家都支持我,老头买录音机,女儿从外地往回寄师父讲法的各种书。99年中共和当权小人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修炼的环境没有了,我独自在家炼、学。有人说“你是党员怎么还炼呀?”我说:“我想炼谁也管不着。”“那你在法轮功和共产党之间选择哪个?”“我选择法轮功”。有位学员劝我:“你应该说两者都要”。我说再有人问我时我可以说两者都要(当时出于怕心)。现在看来后者是绝对错误的,当时我最开始选择的那一念、脱口而出的真心话,宇宙中的众神一定能看到。当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没想到写退党声明这件事,只是在发正念时彻底清除自己思想中、身体内从微观到表面各层空间残留的中共灌输的流毒影响因素。行为上从退休到现在已有5年没交党费了,早就不承认自己是党员了。看到师父新经文后,我立即严正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组织,从此与共产党没有任何关系。

还有,不管前生前世和旧势力有什么约定,我都不承认、全盘否定,我只跟着尊师修炼法轮大法,坚修到底。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要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绝不辜负历史赋予我的伟大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