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同修的“过早离世”看我们自身的不足


【明慧网2005年3月22日】最近我们地区有一位比较精進的同修过世了,同修初闻此事深感震惊。痛定思痛,有一些不成熟的想法,将其写出来与同修切磋。

我目睹了D同修越过阳界的一瞬间。那天下午,突然接到同修的电话,说是D同修已说不出话了,你去不去看看?

我立即出发,乘汽车一个多小时到D同修家,他已不认识人了。当时还有另外三位同修,我到后,我们四人简单交流一下就开始发正念,同时也给D同修放师父讲法录像。这时D同修呼吸很困难了,我们说着安慰D同修的话:“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你要有信心,坚信师父啊!可D同修没有任何反应。我们本想与D同修对话交流,让他闯过这一关,可没能如愿,只好又去发正念20分钟后,过来一看,D同修已停止了呼吸,面容憔悴,全然没有了往日的红光满面和神采奕奕,就这样遗憾的离去了。

笔者认识D同修是在二年前。那阶段我附近洪法资料较少,我想再找个洪法资料途径,或许是师父的安排,偶然认识了D同修。通过了解,觉得D同修心性、悟性都较高,而且还有洪法资料,为了洪法虽距离较远,我也宁可往返来取。

D同修是1998年得法,得法前也是一个气功爱好者,曾练过许多别门气功,可一遇法轮功,才觉得这才是自己要找的,“没有认识过程”,“拿过来就修”了。邪恶镇压后,真做到了“坚修大法紧随师”。他去北京证实法打横幅,提审他的警察都很敬佩,把他给放了,安全返回。贴标语、发资料,给各界人士写信都安然无恙。可在一次与同修参加法会切磋时被邪恶抓捕,关進看守所20多天后也正念闯出了,后来也遭邪恶多次骚扰,曾多次搬家,在证实法中走得堂堂正正,风风雨雨的走过来了。为建立资料点,为同修送资料,为帮助同修精進,江南江北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他家里生活很困难,老弱病残,就靠他夫妻俩微薄的工资维持生活。可为大法资料的钱款在他手中数字不小的周转,却丝毫不含糊。有同修看他家困难随便给买点东西,多数都被他谢绝。用同修的话说在证实法的路上他做得很伟大。虽然他已是70多岁的人了,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许多。

同修愿与其切磋,无论是平时交流,还是在法会上,他都坦诚直言,而且悟性较高。我曾多次与其交流,获益匪浅。他文化不高,但谈起修炼的事,别人觉得他有一定的文化水平。最可贵的是帮助同修洪法尽力而为。我曾多次去农村洪法所需大量的护身符等资料,多数都是他帮助筹备的,师父的多篇讲法资料及照片都是经他帮助我才得到的。这阶段洪法真的很顺利,而且修炼的悟性也有提高,真是与D同修的帮助分不开的。

总之我从心里非常感激,也十分敬佩D同修,有什么事也愿与其切磋,主要原因,我觉得他的言行基本上是站在法上。虽有些执著心,但对大法与师父的坚信,对洪法的贡献功不可没。

可是从去年夏天以后,我逐渐觉得与D同修交流时,发现他滔滔不绝,我有些不爱听,心想这是帮我提高心性吧,也就没好意思说什么。

秋天以后,我附近有资料了,我就不打算舍近求远了,我通过别人转告D同修不要他那边的资料了。这样联系就少了。

去年12月的一次交流中,D突然对我产生很大的意见,不管他说的对与否,我都本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可他说:“咱们认识二年了,现在缘份也尽了。”我觉得这话说的太过份了,接受不了。(虽然在这之前好友事先给我打了预防针,但我也没想到这么严重)事后我使劲向内找,确实我做事不细,考虑不周,伤了他的心。最后他也给我提两条:“一是要站在法上;二是要修口。”可我感觉到他的执著,听不進劝告。

据说在几次与同修的切磋中,关于发小本《转法轮》收不收钱的问题产生了分歧,同修坚持收成本费(后来明慧网有通知),D同修坚持不收,他坚持己见,一气之下把传送资料的工作也全辞了。我们劝他不必这样,未奏效。他主张洪法自己写信,不传小册子,理由是有人不看乱扔。这也明显体现出只证实自己的东西。当然写信是必要的,但发小册子效果同样是好的,不局限写信这一种形式。后来又产生疑心,怀疑别人说他什么,同修试图劝他,他听不進去。

其实一直有点化,D前一阶段曾走路摔倒,接着身体不适越来越重。同修曾为他多次发正念,他又说些不好的话:“快要死了!”

我听了以后觉得这阶段他很危险,真得找个机会跟他交流一下,以前有同修也曾指出过,但都没能打开心结。

我也想农历新年以后再去D同修家,刚好接到同修电话,就想利用这个机会推心置腹的交流一下,万没想到,就这一瞬间,机会再也没有了,永远的遗憾!

有同修说,他是圆满的,就是以这种形式先走了。

其实圆满与否是有标准的,只有师父知道谁是圆满的。他先走了,可能就是旧势力以此对我们设了一个考验。我们从师父的法中已知道修炼主要是修心性,哪一颗心不去都是一堵墙,“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真修》)正法还没有结束,还有那么多众生要救度,“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失去一个大法弟子谁高兴?这不是旧势力迫害的吗?这个同修最后的路没有走完,也是我们整体的损失。从发现其执著到现在过世已有半年的时间了。沉痛的教训,“岁月蹉跎一念中”(《洪吟(二)》)熟悉D同修的人都知道他修得不错,而且带动了许多人,可是前阶段因故显露出执著心,如果同修能这时多次耐心严肃的指出来,D同修本人也能及时认真的向内找(这是很主要的),事事都站在法上看问题,是否不至于误在同一层次那么长时间呢?结果也许不是现在的这样。

当然,我们不是从任何意义上为了旧势力而做好,而是我们作为大法弟子,就应该做好,坚实的做好三件事,这是师父的要求。

教训是深刻的,“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你得自己去要求自己。……差一点都不行的。”(《转法轮》P39—40)我们同修之间一定要互相搀扶着,一旦发现谁有执著,不管能接受与否,都要及时严肃的指出来,这是对同修负责。我有执著时,如果自己不悟,诚恳希望同修慈悲指出。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