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凉山州一教师遭迫害 被注射有害药物


【明慧网2005年3月22日】我叫吴世海,四川凉山州越西县人,凉山州昭觉县民族中学教师。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几年来被当地的不法之徒连续的迫害。

1999年7月20日,我被昭觉县610系统指使越西县610系统非法审讯,7月22日被昭觉县政保科田茂其等人非法审讯,后指使人24小时监控我,开学后不准上课。

同年10月,我到北京上访,被遣返回县政保科,受到行刑逼供,非法关押49天,罚款5000元。12月7日出狱后,受到学校的全面监控:白天由学校行政领导送到文教局门卫处受到门卫监视,晚上送回学校宿舍,受到学校派的人监视,他们并从我的工资中扣10元钱给看管人。由于坚决不答应他们所谓的“不上访、不出昭觉县城、不与同修交流等”无理要求,2000年4月28日,我被昭觉610系统刑拘1个月,出看守所后还是不答应邪恶的要求,7天后又被刑拘1个月,出来后仍不答应邪恶,一星期后又被抓去刑拘2个月,于8月14日被昭觉610劳教1年,送到四川新华劳教所。在劳教所里受到管教指使的犯人的强行超极限罚跑、站军姿等体罚,致休克多次。

每天从早上一直站军姿到夜2点钟,有时甚至通宵。还受到警绳捆、电棍击、灌食等各种折磨。后因我炼功、抗工等被延教4个月,于2001年12月16日出狱。

出狱后,我仍受到以前同样的监控。2002年8月因我到攀枝花做资料工作,9月6日受到攀枝花610系统张柏林等绑架,在受非法审讯中遭吊铐、电击等行刑逼供。2003年1月15日再次送新华劳教所劳教2年,受到超负荷的上、下蹲、罚站军姿等体罚,由于我坚决不“转化”,2003年4月被新华劳教所送到绵阳第三人民医院(精神病院),注射有损神经中枢的药物,强行吃药,致很长时间行动迟缓、反应迟钝,面部肌肉呈轻微面瘫状,流口水、麻木等。2004年8月出狱。

从1999年7月20日到2004年8月期间,邪恶的昭觉县委副书记吴锦平、政法委书记杨通才、国安大队田茂其等人,以及公安、派出所、文教局、学校四个单位负责对我的监控,指使学校书记张利非法控制我的工资,每月给订个餐馆吃饭,从我的工资中付钱给餐馆,一分钱都不给我,他们所迫害我的花销全部从我的工资中支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