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共产邪灵,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明慧网2005年3月23日】铲除共产邪灵,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师父对我们要求的三件事,兑现史前誓约洪愿,助师世间行“反迫害 救度众生 神道行”(《洪吟(二)》,这是我们大法弟子的神圣职责和历史的使命。

下面是我个人最近在正法修炼方面的体会。

我出生在所谓的旧社会,从少先队,青年团到加入共产党,在共产党邪灵和党文化的宣传和教唆下,对这个邪灵组织和毛泽东非常崇拜 :唱着歌颂党、歌颂毛泽东的歌曲;听党的话,听毛泽东的话;一心一意跟党走,党指向哪里就奔到哪里,所以,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也都走在前头。为了名为了利,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在部队上我更是积极肯干,学雷锋、学毛著、跳忠字舞、搞政治宣传、战场上出生入死火线入党等等。我被部队领导看作是有革命朝气的优秀共产党员,立过功,受过奖。可以说,我是真诚的为这个共产党邪灵出过力,卖过命。直到88年退休为止。

退休前,我身患冠心病、高血压、气管炎、骨质增生、关节炎、肠胃病等多种疾病,工作干不了了,才被迫病退回家。回家后,有时生活不能自理,需要子女照管。每年住院治疗药费7~8千元,受了无数的苦,遭了无数的罪。

就在我痛苦交加的时刻,96年有缘得大法。修炼后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所有的病不翼而飞,从得法到现在没吃过一粒药,没花一分钱药费。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师父太慈悲伟大了。我感到我真是太幸运了,我决心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坚定实修,跟着师父走回家的路。

99年7.20以来,江泽民及中共邪灵组织对法轮功進行了全面的疯狂的镇压和迫害,喊什么“共产党一定要战胜法轮功”。为了证实大法,我進京上访,要求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在讲清真象,救渡众生中,我8次被抓,被罚款2万多元,抄家,退休金扣发。先后被抓到镇政府、镇派出所、区公安局、区看守所、市公安局、市劳教所、市洗脑班,省劳教所。我坚修大法的心谁也动不了,师父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任何时候都不配合邪恶。我就是听师父的,听大法的。它们对我拳打脚踢,耳光,电棍,皮带,木棍,铁筋,等酷刑拷打。脚戴大镣,手戴铁铐,捆绑在一起,站不能站,坐不能坐,扔進厕所里或床下,或捆绑在铁椅子上,或吊起来,或捆绑在死刑床上。我给他们讲真象,我高喊法轮大法好,我绝食抗议,我要求无罪释放。它们7~8人死死的摁着我,强行给我打针,插管,撬嘴,灌食,灌药。我咬紧牙关,求师父帮我,绝不能叫它们灌進去,虽然我经常被它们迫害得鼻口淌血,但都没有灌進去。当食管从鼻子里插進去,根本不入食道,管头自动拐弯倒扣,我用牙咬住管头,一滴也不往里進,它们用竹针或铁钩撬嘴,我死死的咬紧牙关,它们根本撬不开,它们用拳头狠砸我的下巴骨,只听得砰砰的象打皮球一样,我也不疼,也没有砸开。我深深地知道这是师父为我承受了痛苦,师父真是太慈悲伟大了。我深深感到师父的佛恩浩荡,大法的法力无边,太神奇了。正如师父所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在市劳教所里,它们更是心狠的让我长期罚站,蹲坐,不让大小便,不让睡觉,扒光衣服冰冻,头顶浇凉水,经常是拳打脚踢,打耳光。40多天不让我睡觉,眼一闭就撕眼皮,捣眼睛,干毛巾磨擦眼。有几次甚至往我眼里放辣椒,我两眼血红,眼珠子凸得老高,疼得我撕心裂肺的惨叫,它们还用皮带狠抽我的双眼。我被抽得昏倒在地,两眼什么也看不到了,鲜血泪水顺着两眼流到地上(写到这里我的眼泪哗哗就来了)。要不是师父的呵护,为我承受了一切痛苦,我的眼早就瞎了,生命早就不存在了。为了不让我睡觉,恶人强逼我在一间大的房间里来回转跑,我的双脚下腿肿得和大腿一样粗,黑不黑紫不紫的,光着脚,什么鞋也穿不上,不跑就打,摁着我的头撞墙,我经常被撞得头破血流,头也抬不起来了,身子也变了形,爬也爬不起来了。它们就一人一边把我架起来,后边一人推着我跑,在两人一人一边拿着话筒对着我的耳朵狂呼乱喊,直到看着我不行了,上气接不上下气了才住手。它们害怕了,生怕我死在里边,才把我送回家,称为保外就医。这就是中共邪灵对我的残酷迫害,这就是我一生实实在在跟这个中共邪灵走,为这个中共邪灵出力、卖命得到的结果。

师父说:“中原大地 五千文明 风浪不止 西来幽灵 害众生 破古风 人快醒 神州大法开行”(《洪吟(二)》)。党文化宣传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带来了马列主义。实际就是传来了那个共产主义幽灵。中共继承了马列主义,再加上中共自己的“特点”加以发挥,就成了一个彻底反人类,反宇宙,反传统文化,败坏道德,毁灭众生的那个邪灵。这个邪灵鼓吹的所谓斗争的哲学,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什么以阶级斗争为纲,暴力行动,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枪杆子里出政权,人民民主专政和无产阶级专政等等,等等。中共的历史,就是斗争的历史,如三反、五反到文化大革命,从六四事件到镇压法轮功,靠谎言欺骗,靠打砸抢,靠假恶斗,靠警察监狱,靠机枪坦克,对全国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

在党文化宣传和教唆下人类的道德急速败坏下滑,你争我夺,唯利是图,是非不分,世风日下,你告诉他真象他都不听,你一提到那个党他就说你搞政治。我们是修炼的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堂堂正正,在各行各业都要做好人,根本就不参与政治。政治是搞权力,搞斗争的。我们修的是宇宙大法,常人的政治权力我们根本不要,常人要的东西我们根本就不稀罕。我们没有任何政治口号,没有任何政治诉求。而是江泽民及中共邪灵组织诽谤栽赃陷害我们为其镇压找借口。我们有多少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被判刑劳教,被迫流离失所。

我们讲真象、揭露邪恶为的是叫它们停止迫害。当我们看到多少众生、多少生命迷失在常人的大染缸中,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活着,不知道对大法不敬、跟这恶党走的恶果。我们大法弟子才是他们得救的唯一希望。你能坐视不管吗?你能见死不救吗?你还不伸出手来拉他们一把吗?你修炼人的慈悲心哪去了?一想到这些我就泪流满面。师父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清醒》)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多学法学好法,同化法才是真正提高心性的关键。当你的心态很纯正没有自己的一丝观念,完全为了别人好,根据对方的接受能力,理智的、智慧的救度,他能不听吗?他的心能不动吗?一旦这个人明白了真象,他会无比的感激你,用常人的语言是表达不出来的。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如果你真能做到就无所不能。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来救渡众生的,正一切不正的,任何生命都不配来考验大法。善恶有报是天理。中共选择了一条反对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自我毁灭之路。常人有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就直接牵扯到是人退党退团的问题。如果你是它的一分子,你就带有它的兽记,它要走向灭亡不祸及到你吗?你还不赶快跳出来么?摆脱邪灵的控制,选择一条回归的正道吧。在讲真象中,一位老党员跟我说:1958年大跃進,大炼钢铁,本来是个丰收年,不让往家收,粮食都烂在地里,结果造成了三年大饥荒,我们有一家饿死7口人到后来饿死的都没人埋了;有的说他的父亲和他的亲人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整死了,被逼死的;有的说我的同学就是在89年64在天安门被枪杀。共产党太邪恶了,太狠毒了。

所以我们在讲真象中根据对方的接受能力,不同的人群,不同的环境,理智,智慧,慈悲的化解对方的心结。

我们修炼人也都深受共产邪灵的毒害,每个人也都曾经受到过它的毒素的影响,如:不好的思想念头,魔性,去不掉的心,放不下的情,共产邪灵的言行,歌曲,等等,有时不知不觉的反映出来。当这些念头一出,要马上正念铲除。当邪灵歌曲一出口,马上改唱大法弟子的歌曲,一正压百邪,消掉它。我们的修炼环境也要严格清理,凡是共产邪灵的书籍、报刊、章记、字画全部清除干净,销毁它。以免这些灵体继续散发毒素干扰。

例如,当我想要写篇修炼体会的时候 ,由于自己的心性差,学法不深,有不好的思想念头,邪灵毒素就来干扰,提起笔来就不知道怎么写,几次提起笔来再放下,反反复复要写成文字上的东西对我来说是太难了,要不是师父点悟我,我根本就写不了,也不想写。师父说:“修炼就是人要上天、成神,不难能行吗?”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走的是神的路,不难能行吗?难行也得行,谁也阻挡不了我这颗坚定修炼的心。写出来就是更有力的揭露邪恶,清除共产邪灵的一切毒素,救度更多的被中共邪灵毒害了的世人,助师正法,正念正行。一天,我从一座小学校门口路过,看到校门口两侧挂着两面少先队队旗,两边的小学生排着整齐的队,戴着红领巾,打着队礼入校门,校门两边有专门负责迎接的队员值班。中间站几个校方负责值班的,发现不戴红领巾的,不打少先队礼的,不让進校门,严格盘查和训斥。共产邪灵是来毁灭众生的,连这些天真活泼不懂事的孩子也不放过。看到这些我的眼泪流下来了。我们大法弟子的责任多重啊!我想还没走出来的同修啊!正法已经到了最后了,机缘不多了,师父说:“机缘只有一次,放不下的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退休再炼》)

赶快走出来吧!救救这些迷失了的众生和可怜的孩子吧。

我敬请祝愿我们所有的同修,大法弟子一个也不要落下,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勇猛精進,跟着慈悲伟大的师父圆满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