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董翠死亡案的内幕


【明慧网2005年3月23日】关于2003年3月发生在北京大兴女子监狱的董翠(又名董翠芳)之死,一直传说不一。在政府部门,有董翠关于揭批法轮功的转化材料、有犯人的看护记录、有狱警关于董翠自伤自残的证词、更有权威部门的验尸报告——董翠死于肺血栓。那么董翠之死似乎成为一个永远推不翻的铁案。事实真是这样吗?

董翠,女,29岁,河北省藁城市兴安镇大法学员,医学研究生。2001年,董翠在发资料讲真象中遭恶人举报被抓,被非法关押在北京顺义看守所达两年之久。后转至位于大兴县的北京女子劳教所受尽酷刑折磨,于2003年3月19日被迫害致死。死时满身是伤,头部还有一个洞。

2003年3月18日晚监区长田凤清及犹大李小妹正在做大法弟子许那转化工作时,李小兵进来说:“田队长,董翠还说李洪志是主佛,怎么办?”正当田凤清犹豫之际,李小妹说:“不行,看来需要加大压力,明天应该带下去。”田凤清一听,便采纳了她的意见。

第二天上午,田凤清将折磨董翠的任务交给了席学会,安排其到浴池教训董翠。尔后便和殷翠兰副监区长去外面签订生产合同。

在2003年3月12日,董翠和现在仍在女监服刑的李关花同时来到女监三分监区。两个人的“转化工作”分别由当时三分监区的恶警陈静和席学会负责。陈静负责“转化”李关花,席学会负责“转化”董翠。“转化”董翠显得比较吃力。但在3月18日,董翠第二次也就是最后一次写出了揭批法轮功的材料后,田凤清、席学会认为董翠的“转化”不可靠。第二天中午12时,席学会召集了李小兵、李小妹等人,把这几个人召集到大教室说:“董翠还是不行,一会儿给她带下去。”

然后这些人分头去吃饭,董翠当时单独在心理咨询室吃饭。大约十分钟后,席学会、董晓庆(原三分监区恶警)带领几个犯人将董翠带到女监以前的平房浴室内,对董翠进行暴打。董翠不堪忍受,躺在地上求饶。一个“犹大”说:“不要相信她的鬼话,总骗人!”然后这些人对蜷曲在地上毫无反抗能力的董翠继续拳脚相加。后来董翠捂着腹部说:“这儿疼!”这些人边打边说:“不要骗人!”不知董翠是感到绝望还是难以忍受,后来就没有声音了。李小兵停下来测了一下她的脉搏,发现有问题。此时大概是下午3:30左右。于是恶警带领这些人将董翠拖回楼上。在进入监舍楼大门时,董翠突然下坠,扶不起来,几个人将她抬着回到心理咨询室,放在小床上。然后有人喂水(在浴室时董翠一直叫口渴,求他们给一点水喝)。喝了几口水后,董翠突然腹部疼痛,于是恶警找来了当时负责三分监区的医生张晓。张晓立即测血压,由于没有血压,张晓惊恐起来,大约几分钟后救护车迅速赶到。一个犹大陪同董翠到了遣送处医院。医院检查后认定人已经死亡。在“死亡通知”的问题上,女监与遣送处又发生不快。原因是女监要求遣送处出具——经抢救无效死亡证明。此举被遣送处拒绝了。

当时的女监监狱长张书顺见到尸体后责骂田凤清说:“你都把人打成什么样了,都是这么转化的吧!”田凤清被从家里叫来到医院来看遗体。当晚监管局高建国副局长来到女监。田凤清向高局长表示:“都是我的责任。”高局长当即表示:“是我的责任。”于是,在女监当时准备了三套方案,以备检察院的调查。在三套方案中,最后采取了所谓最稳妥最合理合法的方案。

由席学会等恶警证明:董翠的“转化”是由干警做的。董翠身上的伤是她自己“自伤自残”的结果。几天后,田凤清、席学会又召集李小兵等人做了一份看护记录。看护记录写完后,根据要求又做了两次修改。并且在每次写好后,都把崭新的笔记本故意弄旧。董翠的尸体最后进行尸检,结论是肺血栓。在一切手续齐备的情况下,董翠就成了“正常死亡”。

真的正常吗?3月19日死亡,5月17日火化,整整两个月,难道等待家属一睹遗容吗?这期间,检察院来过女监曾向李小兵等人了解情况。在检察院来之前,李小兵等几个做假记录的人都被反复叮嘱:不知董翠已经死亡的事情。只是听说董翠在19日前有过焦虑、不安等想自杀的情况,同时对外完全封锁消息。

董翠尸体火化后,监狱管理局自上而下统一口径:“董翠死于正常死亡。”事后,其家属不服,继续向监管局纪检上告,但仍然没有任何结果。正所谓官官相护,谁又能告得下来呢?

事后所有参与此事的恶警都深深松了一口气,认为监管局确实保护了他们,没有被处理。董翠事件处理完毕后,田凤清再也不是3月19日晚战战兢兢的那个样子了,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不可一世。在非典期间,开始分别对袁林、许那、龚瑞萍进行更疯狂的“转化”。

董翠事件发生后,田凤清完全将责任推给了席学会,理由是席学会见李关花“转化”顺利,非常着急。另外,事发当天席学会没有将情况及时汇报,田不知情。

也许是这个缘故,张书顺监狱长卸任,席学会调离,而田凤清却毫发未损。民与官斗凭什么,凭血肉之躯吗?恶警行凶,草菅人命,官官相护,隐瞒真象,天理难容啊!

难道女监的文明执法只是一句空话?怎能再让世人相信这些恶警的欺世谎言?难道监狱管理局只能是包庇凶手、欺上瞒下吗?一个青春如花的生命就这样白白断送在他们的手上吗?苍天在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沾满大法学员鲜血的恶警,你们的良心何在,你们能安稳的如梦吗?

我们只想告诉世人,迫害还在继续,一幕幕悲剧仍在上演。四分监区区长郭迎春、八分监区区长黄清华、十分监区区长郑玉梅就是这一场场悲剧的刽子手!

据说,清河茶淀也有迫害致死的悲剧发生,九分监区区长曹利华就是一个刽子手,迫害了许多大法学员,采用了各种手段强迫“转化”。(迫害致死案件还有待查证)

周英:北京女监副监狱长 13701383101
郭迎春:四分监区长 13671386999
黄清华:八分监区长 13681292668(或13520328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