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强大正念才能彻底清除邪灵的一切


【明慧网2005年3月24日】我想起2002年的时候,我写信给单位领导,告诉他们我信仰法轮大法。由于作为修炼人,我当时的心态不够正,被钻了空子。他们要给我办一个学习班,并在领导内部会议上宣布了这个决定。

我觉得不能够让他们办成这个学习班,那样会导致单位同事对大法产生更大的误解,而我应该让他们了解的是法轮大法如何的好,而不能让他们觉得法轮功炼不得。过了几天是单位运动会,有人告诉我,领导可能在开会期间找我谈话。

运动会那天,我一直发正念,那时候还不能够很正,因为有强烈的争斗心,还因为害怕做错事情导致不良后果而紧张。但是我记得,领导在操场对面宣布运动会即将开始,要升国旗时,我想起中共在低层次的代表是红色恶龙,就认为国歌既然是它们的,那么国歌后面一定有它们的因素,所以我就准备发正念铲除那个因素。等了半天没动静,忽然听见喇叭里传来领导的声音说:“不升旗了,磁带坏了。”于是没有升旗运动会就开始了。当时我没有更多的想这件事情。

但是从那以后,我意识到中共的一切因素在世间都体现在它的标志、音乐、言论等等里面。我扔掉了家里的一切中共理论书籍,包括马恩列斯毛邓的作品、苏联时期的小说;有一个作家好象是外国共产党,我也把他的小说扔了,就像处理伪气功书一样。中共领导人的像章,是我姨母给我的,也扔了。我要求我的孩子不可以唱中共的一切歌曲,不可以背诵在幼儿园学会的歌颂共产党及其旗帜的歌谣。

有一阵子,我连续几天做梦梦见自己在看毛选(我从未看过这个东西),甚至在一个类似党的什么会议上发言。醒来后感到吃惊,后来发现我儿子胸前居然戴着一个毛泽东像章。我问孩子像章从哪里来,原来是一个长辈亲戚送的。我把那个像章处理掉之后,就不再产生类似的梦境。

在班级里,我不要求学生一定佩带红领巾,结果因此而扣分,几乎每周分数评比都倒数;语文课本里描述中共及其领导人的文章,我几乎不做任何讲解,尤其是那篇描写江魔的文章。我记得在一次期末考试中,有几个填空题考的就是我没讲的那几篇课文的题目和主要人物,我班没有一个学生答得出来,结果领导说我知识传授不到位;我从不让学生唱歌颂党、歌颂红领巾或者其它“革命”歌曲;学校要求各个班级每学期开两次队会(领导检查),队会的仪式就是中共的典型程序,又是宣誓,又是敬礼。队会结束前,班主任老师要举右拳宣誓:“准备着,为了××主义事业而奋斗!”学生则举右拳齐答:“时刻准备着!”——我认为一个正法修炼的人,不可以向邪恶宣誓,就取消了这个步骤,结果被领导质疑,所以我只好找各种理由回避开队会;每周一的升旗仪式,我有时候发正念,但是效果不是很好;我不愿意写国旗下的讲话;我在单位里经常要出板报,我不画中共的一切标志,包括星星火炬、团旗。——这些都是在2005年前做的。那时候只知道中共是反宇宙的,是它们在世间的代表制造了这场邪恶的镇压,所以本能的对它们产生排斥和要铲除它。但是毕竟对中共还没有更深入和更系统的了解,对铲除中共邪灵也没有更彻底的重视,尤其是没有站在法上认识,结果很多事情做着的时候都带有一种厌恶鄙视之情,效果也不是很好。

我尤其记得2002的一次文艺演出,学校选了一首歌,是歌颂江魔的,什么“改革开放的领路人”。我极力反对,可是没重视发正念,于是歌曲仍旧被选上了。我站在同事中间,他们唱歌我就背诗,背的还是常人写的古诗。事后才回味过来,其实这件事情可以不发生。

那么,我们帮助大陆民众退出中共的一切邪恶组织,就得重视铲除它的一切因素,而它们的因素几乎是无处不在的,所以我们就要经常警惕自己的思想。在2004年的时候,我背诵 “百年红朝一路杀 乾坤倒运戏中华 看明此时红花盛 可晓他日开莲花”时,仍然有一个念头不断的在头脑中说:“反诗。”并反复出现宋江写的“敢笑皇朝不丈夫”。我意识到这思想不对,一边反复背师父的诗,一边告诉那个念头:“你才是反的。”后来它就没了。——我一直对中共没有任何好感,它的言论几乎打不进我的思想里;我从不相信它的任何说教,它们的一切文化在我眼里都是可怜可笑的;我从未把它们的任何一届领导人当回事,一向认为有没有它们,中国还是中国。

可是,尽管如此,我发现自己还是不够清醒,我毕竟生活在中共无处不在的社会里,每天耳濡目染的就是中共的各种言论和行为习惯,中共的因素仍然能够无意之间被我接受,在某些问题上,我甚至也用中共灌输的理论思考,尤其是对政治的敏感。写完退党声明后,我感到自己头脑一下子清醒了很多。而学了师父近期讲法之后,才真正的对退党以及挽救被党文化毒害的中国民众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这种认识不是以往那样建立在个人的反感和片面的认识上,而是有了更宏观和更深远的理解。这使我觉得要在任何时候尽最大的努力卫护佛法,使一切都以最正与最完美的状态走入未来——这不仅仅是个人脱掉“兽记”修炼成为神的问题。

我觉得要重视看《九评》,九评分析中共很透彻,至少我看了《九评》后,对中共的认识更清楚了。可是九评不是法,修炼的人做任何事情都要“以法为师”,站在大法弟子的基点上去做。其实师父讲法中早已经告诉我们中共是什么,通过学法可以知道中共是反宇宙的,中共的理论都是逆天理的。宇宙中的佛道神魔都想铲除它,它的存在是众生得救的一个强大障碍。师父一再给它机会,可是它到今天依然诬蔑大法,迫害大法弟子,那么它就一定要被彻底的清除。所以很希望有的老年同修,如果受到中共的毒害很深,甚至认为中共早期的某个领导人不错;或者有的同修认为写退党声明是“搞形式”,甚至认为参与了政治,或者认为有参与政治的倾向等等,我认为都是没有认真的学好法。

神做任何事情的理念是人的观念衡量不了也解释不透的,希望所有的同修都能够真正的认识到铲除共产邪灵和写退党声明的重要。还有,我们遇到任何问题都要向内找,但是中共邪灵与宇宙中一切旧势力的邪恶因素本身都不同,即使一个修炼人没有什么漏洞,中共邪灵也是要极力干扰的,因为它就是反宇宙的。所以我们在对待如何铲除中共邪灵的问题上,必须非常清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