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真象资料以及我们的生活中彻底清除邪灵毒素


【明慧网2005年3月24日】读过《九评》,认识到了共产党不只是人间的一个普通政党而已,还有着其非常邪恶的本质,但因为本人一向对政治和政党不感兴趣,觉得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做为修炼人就更没关系了,所以认为这只要知道、了解就可以了。但学习了师父的新经文后才发现原来我们在潜移默化中受了太多的党文化的灌输,而且在心中还有对其难以察觉的认可,面对恶党毒害宣传都有些麻木了。

其表现之一就是在中国大陆长大的人,看问题的方法、思想方法、语言习惯、甚至个人卫生习惯等生活习惯,都深深的带着党文化的烙印。自己已经很难察觉。把大陆人写的文章和西方人写的文章对比一下,就比较容易看出来。

另一个表现就是,在中国大陆的影视、音乐作品中有大量的对共产邪灵歌功颂德的东西存在,而这其中有很多都是我们从小就看、就听,都已经接受并喜欢的。现在有时接触到了,还会感到亲切,还会想看、想听,这已经是在受其毒害了,即使我们是充耳不闻、视若无睹,那不也是给了其一个随意散发毒气的窗口吗?即使是那些揭露共产邪灵阴暗面的作品,不也是站在其恶党的立场上去讲的吗?最后不也都归功于其党的领导了吗?我们要注意此问题了!我们每一次的任它放毒,就是在给它市场,而这个市场就是它的一口气。在围棋中,要想杀死一条大龙,是要堵死它所有的“气眼”的。特别是家中有常人的同修,更应和家人讲清共产邪灵的危害,阻止其传播,这样我们可以更有效的窒息邪恶,消除其对正法的干扰和对人类的伤害。

其另一个表现是在我们的真象资料中也会不时的会看到它的影子。我在整理察看以前下载的真象资料时,发现了许多这种情况:如某同修挂职锻炼,作为党委书记下去扶贫取得了佳绩,在其中给人以很强的“党为人民服务”的印象,而做为一个大法修炼者的风采——修炼大法后的道德升华、如何无私无我、自觉的为他人着想,严格要求自己等等就不突出;再如讲到江××时,为衬其恶,而夸其它的中共领导人,象朱××等;还有在提到邪恶之首将它的画像和毛××、邓××并列陈列时,用了一个“竟”字,其实它们都是一丘之貉,排在一起倒也恰当;另外在讲到刘少奇、彭德怀等人所受的迫害时,也不可将其与大法和大法弟子所受的迫害混为一谈;在我们谈到当年迫害老干部的警察被枪毙时,我们只是在讲害人者恶有恶报的下场,但是有些所谓的老干部也是欺压百姓的官僚,枪毙警察也不过是在法律之外在替罪羊身上发泄私愤。在一篇报导纽约悼念赵紫阳的文章中,有一个前中共党史专家说到:我不想说他伟大,做过共产党的人都是有罪的。(大意如此)做为一个前中共专家都能有如此认识,那么我们大法修炼者就更应清醒,不能再有意无意的传播中共党文化毒素了。

但是我们要揭露共产邪灵的邪恶,要揭露其假、恶、斗的面目,就一定会涉及这些问题,怎么办呢?首先我认为要从自身的根本上认清、分清党文化对自己的浸染,通过学法、发正念铲除它。我个人认为这其中的关键就是要分清什么是邪恶党文化、什么是真正的自己的思想。

师父在《转法轮》中“主意识要强”这个问题中讲到:“还有一种强大的业力,对修炼者影响非常大,叫做思想业。人活着就得思考。由于人迷于常人之中,时常在思想中产生一种为了名、利、色、气等而发出的意念,久而久之,就会形成一种强大的思想业力。因为在另外的空间一切都是有生命的,业也是一样。当人要修炼正法时,就要消业。消业就是把业消灭、转化。当然业力就不干,人就会有难,有阻力。然而,思想业力会直接干扰人的大脑,从而在思想中有骂老师、骂大法的,想出一些邪念和骂人的话。这样一来,有的修炼人就不知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自己这样想的。也有人以为这是附体,但这不是附体,而是思想业往人的大脑上反映而造成的。有的人主意识不强,就随着思想业干坏事,这人就完了,掉下去了。但大多数人可以以很强的主观思想(主意识强)排除它,反对它。这样,就说明这个人可度,能分明好坏,也就是悟性好,我的法身就会帮助消去大部分这种思想业。这种情况比较多见。一旦出现,就是看自己能不能战胜这坏思想。能坚定者,业可消。”

其次从具体的做法上,我们只客观的讲它们的假、恶、斗的事例,而不去评价某个人的功过,当然邪恶之徒除外了。更不能为了表现恶首的恶而有意抬高其它党魁。

在这里我有一个建议:大家在发放真象资料和当面讲真象时把好关,不再使有此问题的资料流通;存在电脑上的,能够修改的就修改一下,不好修改的就删除。使我们的真象资料更加纯净,使我们的心更加纯净,使我们的宇宙更加纯净,在讲清真象、救度众生中具有更大的威力!

以上为个人认识,提出与各位同修切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