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六旬老人十天就被恶警折磨得奄奄一息


【明慧网2005年3月24日】我是贵州大法弟子,叫周丽琼,2005年2月26日,我和一同修到乡下救度众生,被恶人举报,遭被贵州省独山县国安、公安非法抓捕。被恶人非法抓去的那一天我是一个非常健康的人,不到十天就被他们折磨得差点死去。

当时,国安队长罗国来将我的两千元钱非法没收,并造谣说我私人的钱是活动经费,晚上由队长罗国来、帅锋、书记员王华灵等人将我们两个老太婆送到当地看守所分别关押。

在看守所期间,我坚决抵制恶人对我的非法关押,头天我就开始绝食、绝水。开头三天,我坚持起来炼功,身体还能维持,第四天看守所的恶警不准我炼,说再炼就拿脚镣手铐铐我,我由于四天没有進水米,身体非常虚弱,只能躺着立不起来,并且口吐浓血。管女监室的叫李隽的女恶警强行叫我起来,我确实动不了,恶警李隽一把抓住我的头发,用穿着大皮鞋的脚在我的背上使劲踏了几脚。李隽又私自用我的钱伪善的买两筒饼干和一瓶水,我强撑着说,我自己的钱自己会支配,不用它管。第五天,看守所的另一恶警警号(017346)上班喝酒,想拿我的手到铁炉子上去烧,也是穿着大皮鞋在我的背上使劲踏,喷着酒臭味的嘴里还胡说:“打死法轮功没有关系。”

在我绝食的十天中,女恶警李隽叫人把我抬出去,叫7、8个年轻力壮的人用一根粗尼龙绳把我捆在一张椅子上,强行给我灌食,恶警李隽用瓶子使劲敲我的牙床,然后将准备好的食物用一个瓶子塞入我的嘴里,又把水往我的嘴里灌,我当时难受极了,差点窒息,恶警李隽毫无人性的说拿起子撬牙齿。我一个将年近60岁的老太婆,被7、8个强壮的恶人残忍的折磨。

迫害期间恶警使出更毒的招数,把我抬到医院,由一大群恶人使劲压住我的全身,将一种不明药物和牛奶混在一起,把管子从我的鼻孔硬插到胃里去,将这些肮脏的东西往我的胃里灌,我的胃里、嘴里一直都在流浓血,第9天,我已是奄奄一息的,看不清一切东西,只觉得有人把我拖走,放在一张铁床上,把我的四肢全铐死,然后把不明药物往我的手背上输,女恶警李隽还说:“把她的两千元钱输得差不多,就送她去火葬场!”

我被恶人非法抓去的那一天我是一个非常健康的人,不到十天就被它们折磨得差点死去。

修炼前,我一身的病,修炼大法后,一身轻,全身疾病不翼而飞。后来恶人又拖我去输不明药物,看到我生命已经垂危,不但不退回非法没收我的两千元钱,又从我家人那里勒索了三千元,一共五千元钱,才放我回来,在我奄奄一息,人事不知的情况下,强拉我的手在它们写的什么书上按下手印,我是一律不承认的,全盘作废。

由于我遭受了这种极度的严重迫害,非常虚弱,但邪恶之徒还上门骚扰我的家人,搞得我的家人那几天不得安宁。

另外,贵州省独山县看守所利用大法弟子及刑事犯人做伪劣产品,小闪光灯泡。不准休息,有一68岁老年妇女为赶它们的任务,通宵不得睡觉,第二天照常在号子里干活,不干活就不准吃饭。每个人的手被铜片划破,流血也得干。据看守所内部透露,里面还关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